师父呵护我过难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八十七岁,是一个目不识丁的职工家属,十五岁我就过门,生育了十三个孩子,只成活四人,父辈是一个信奉耶稣的基督教徒。四十年代我就跟随丈夫在抗联做过妇联工作。我自小体弱多病,三十六岁就患软骨病,瘫痪卧床三年,治疗后留下脊柱弯曲(佝偻病残疾后遗症),背成罗锅状,身高由原来的1.5米,缩至1.3米,同时伴有低血压、心脏病。

1997年7月我修炼法轮功不久,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身上带的各种疾病都一扫而光,更神奇的是我这个由软骨病导致脊柱变形,只能双手下垂弯腰走路的人也能直起腰杆走路了,邻居们见了都为之惊叹!

我每天都积极参加炼功点学法炼功,用自己的亲身感受逢人就向他们介绍法轮功。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2000年2月我因参加集体学法交流,和四十四名同修一起被绑架,我坦然的向公安讲述了我修炼法轮功后的变化和神奇的亲身经历,当天晚上我和大多数同修都回到了家。

十年多来,面对外来的压力和亲人的不理解,我坚定的信师、信法不动摇,坚持学法炼功从不间断。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体会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揭露中共媒体毒害世人的造谣宣传。

为纪念“513”世界大法日,我将自己在师父呵护下几次闯过生死魔难关的事情写出来,以此证实大法。

一、22路公共汽车轮下的奇迹

1999年5月13日下午我乘坐昆明22路公共汽车到终点北站,我象往常一样,让别的乘客先下车我再最后一个从前门下车,我的双脚刚刚落地,突然从后面驶过来一辆刚進站的22路公共汽车猛的将我撞倒,车轮顺着我的右脚一直碾到了我的右侧面部。我大声喊了起来:“车别再走了,再走我脑袋就开花了,车底下有人!”这时车停住了。

我躺在乌黑的车轮下面,车子的左前轮子紧紧压在我的胸部和脸上。这时站上的人们都跑过来想把我从车轮下拉出来,但我被车轮压着,拉不出来。有人说:只有倒车,可司机已吓坏了,不敢开车了。大家就一齐往后推车,车轮又碾过我的腹部压住我的右脚,还是拉不出来;最后还是另外一个司机上去把车往后倒,才把我从车底下拉出来,慢慢扶我坐起来。

我看到他们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周围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们。我动了动脚,感觉还好,脚能动,就挣扎着站了起来说:“没事,没事,你们走吧!我要回家了。”

这时公司的领导闻讯赶来,交警也来了,他们要送我上医院检查治疗。我对他们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没事,不用上医院,你们看我的手、脚都能动的。”一个交警说:“我知道,炼法轮功的不让吃药”,我大声说:“我们炼功人身体好,不需要吃药,李洪志老师哪本书上都没有说不让吃药,真正修炼的人没有病、身体好,所以不用吃药。”但交警仍然坚持说:“老人家,去医院检查检查吧,反正是公费医疗,没有关系的”。当时我想:国家的钱也是人民的血汗,我不能花,自己的难,自己承担,就说:“我真的没事,不用上医院。”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都劝我上医院。有一位女工作人员忍不住含着泪说:“大妈,你不去医院,我们心里过不去啊!”我说:“你们不用担心,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有师父在保护,没有事。”

交警挤过人群,拿着相机要拍照,并问我的名字、住址,说要立案。我想:照了相,立了案,司机就要遭殃了,我举起右手把肿得很高的右半边脸遮住,心想:师父说大法弟子处处都要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做事首先要为别人考虑,我决不能让那个司机受到处分。这时我的肩膀已痛得麻木了,我仍然努力抬起小臂,活动活动手腕和手指给他们看,告诉他们:“你们看,我啥事都没有。”

汽车公司的领导将我让進了办公室,对我说:“你不上医院,那么我们给你一点钱吧!”我说:“钱我更不能要。”他又说:“是不是打个电话叫你家里的人,你的儿女他们来。”我连忙说:“我的儿孙三十多个,他们大多都不是修炼人,让他们看到我这样子,他们不会饶过你们的,跟你们提这个条件,那个要求,和你们没有个完,千万别让他们知道!”

大约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反复解释,他们才同意把我送回家。临走时我怕公司要处分驾驶员,对公司领导说:“你们不要为难驾驶员,他也不是故意的,我不会找你们麻烦的。”他们送我回到家时,我怕邻居看到我肿得象个脸盆似的脸,我就脱下外衣顶在头上,他们扶我上到二楼,我忍着痛,坚持独自爬到了四楼,進了家门。老伴当时没看到我被遮住的脸,不知道我遭到了车祸,还请他们坐下,问付钱了没有,我赶忙说:“谢谢你们,你们工作忙,赶快回去吧!”

他们走后,我叫老伴看我的脸,说明情况,他才知道,但不知那么严重。炼功时间到了,我催他快去炼功,他走后,我躺在床上,先是胸部特别难受,接着就吐,吐了很多脏物,接着肚子又翻江倒海般的难受,我扶着墙壁,挣扎着上卫生间就拉,为了不让老伴看到这些,我忍着痛,自己摸索着用拖把把一切都打扫干净了。

我的右眼、右侧半个头肿起大约10公分,都变形了,右眼只剩下一条缝,两个眼眶和上半个脸都成了紫黑色,右侧胸部也肿得高起10多公分,右腿全部成了紫黑色,右脚趾成了黑色,皮肤肿得发亮。

我始终守住心性,坚持学法,七天后,肿就全部消了,我再次体会到师父的大慈大悲,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大法在我身上出现的奇迹,不仅鼓舞了同修,也让世人看到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2000年10月28日,我突然腹部象刀割一样剧烈疼痛,儿媳闻讯后都赶来了,二媳妇带来了输液瓶、注射器、止痛药,由于我没有守住心性,使用了人治病的办法,打了针,又被孩子们送進了医院,开始诊断说是:“急性阑尾炎”,上了手术台,医生打开腹腔后发现阑尾没发炎,两个小时也没有找到原因,随后叫来老医生,再次打麻醉开刀,说是:“肠梗阻”,把小肠切了一米。结果折腾了很长时间,吃了很多苦才好了。

再现大法神迹,家人观念转变

2009年也是入春的一天,我在家到卧室柜子上去取衣服,不小心将放在衣服上面的小孩摩托车用的5-6公斤重的蓄电瓶带落下来,一下砸在我的头顶上,马上就流血了,我一边想着“没事”,一边拿条纱巾随便包上,很快血就止住了,不两天就完全好了。

2010年1月24日中午,我上卫生间给小孙孙洗袜子,刚進门,脚下一滑,右脚便滑進了蹲坑,右膝盖硬碰硬的撞在蹲坑的边沿,小腿骨与膝关节错开,向后侧撬起二指多高;小腿骨中段和右踝骨两处骨折,整个小腿变形,(后来在睡梦中师父点示我有三个地方骨折)随后右下肢肿胀、疼痛不止。这时我悟到,由于上次腹痛没有守住心性住院做手术,这次魔难加大了。心想:这次我一定要守住心性,我就这样忍住钻心的剧烈疼痛,心中默念着师父“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的警句,用手托着受伤的脚,大约在卫生间呆了一个多小时,一直到同修来了,才把我从卫生间背到床上。同修们与我一起发正念、一起学法、一起谈心得体会,帮我一起向内找导致跌跤的真正原因。

夜里天冷,我拖被子护盖膝部时,突然听到膝部骨头“咔咔”在响,我知道是师父在为我调理伤肢,以后每天夜里都能听到这样的声音;到第四天夜里,师父给我调理完伤肢后,我就觉得舒服极了,小腿不再疼了,我安稳的睡了一宿好觉。

第十二天,我试着用手扶着圆凳子向前走,并自己上卫生间,進厨房做饭,开始做家务活;大概第十六、七天的夜里,在似睡非睡的朦胧中,我看见师父在我受伤的部位给我点滴象葡萄似的液体,然后听到“咔喳”一声,骨折错位的地方归位了,太舒服了,我能下地站立几分钟了;第十九天我能走路了,完全能做家务活了;第二十二天,我就能单盘打坐半小时;第二十三天,就开始双盘打坐了。

我的长孙女在我2010年腿受伤的前几天下楼时扭伤了脚,也没骨折,只是瘀血肿痛,脚不能触地,经过各种内服、外用药、打针治疗一直不见好转,瘀血肿痛长期不消。她父亲给她讲了我受伤后出现的奇迹,她不相信,非要亲眼看一看,过年时她和丈夫一起来看我,一到家就说:“奶奶,你下床走走路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我从床上下来走路给她看,她相信了,她亲眼目睹了大法的神奇,感慨万分,一下就消除了几年来受中共造谣宣传对法轮功的不理解。

我修炼大法后历经的魔难和在我身上展现的奇迹,使家里亲人的观念都转变了,他们从对法轮功的不理解到对法轮功的支持,有的还走進了大法修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