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韵 破除观念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四日】连续四年我都有幸亲眼看到神韵演出。今年第一次看到神韵是在新唐人电视里,当时看到的时候吓了一跳,感觉和前三年有一个地方不太一样,就是色彩的运用,舞蹈演员衣服的颜色和背景的色彩更相近,比如演员的衣服是鲜艳的橘红色的,背景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是秋天的草原,也是橘红色的色调,但是比较暗;背景是粉红色的花海和绿色的树,演员服装上也有很多粉红色和绿色等等。

我在大学学建筑的时候,也学过绘画,也有色彩搭配对比之类的内容。我刚一看到舞蹈和背景色彩,以前的一个观念马上就跳出来了:“这样的背景太抢眼了,前景和背景的对比太小,背景抢了演员的风头了。应该前面的颜色和后面背景的颜色形成一个对比,才能突出前面的。”这个念头一出来,我又想到,神韵是最正的,而我的这些观念都来自于常人的知识,现在常人社会很多东西都是不纯正的,我的观念和神韵相抵触了,那肯定是我的观念不对啊。

后来有幸又一次亲眼看到神韵,才亲身体会到,这样的色彩搭配是多么的赏心悦目。灯光打在舞蹈演员身上,背景的灯光是比较暗的,这样,色彩鲜艳的背景一点儿都不会过多地吸引观众的注意力,恰恰相反,正因为背景和服装上有相似或着相同的颜色,所以这些舞蹈演员都好象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媒体报道中看,很多观众都提到,服装和背景天幕非常协调一致,象一个整体一样。还有人说,看出了人与大自然之间的和谐。

四年前第一次看神韵的时候,我就被她绚丽的色彩所震撼,因为在日常生活中,尤其是在德国,人们服装的色彩非常单调,比如在冬天,在地铁里放眼望去,几乎都是黑色和灰色,即使在春天,夏天,服装的色彩也是素色为主。很多人认为这样才有品位。

我在国内上大学学建筑的时候,建筑系的学生也追求“酷”,很多人就以黑色为“酷”,墙上的装饰也找什么竹席枯草之类的,好象是一种“凋零的美”、“古朴”。出去写生画寺庙,专门找那些没有维修过的古庙,雕梁画栋上很多地方都褪色了,这样才觉得“有味道”。那些维修过的,色彩非常绚烂的寺庙从来都没有人去画,认为“俗气”。

后来修炼了,我发现,当我心里阴暗的东西越来越少的时候,我对服装的眼光也不一样了,买衣服的时候,我的目光更多地停留在色彩亮丽的衣服上,我柜子里的衣服,黑色、灰色的也越来越少。

但是这么多年的观念并没有完全清除,在遇到神韵演出的时候,我才真正明确地意识到我对色彩有这样的观念,以及这些观念是如何来的。

我想到唐代,唐代服装的色彩很丰富,当一种文化走到巅峰,非常有生命力的时候,一切都给人以愉悦的感觉,色彩纯而丰富。而文化走向败落的时候,就非常悲情,色彩也给人败落的感觉,比如现在中国大陆的文化,其实欧洲的文化也是如此,也是走到了尽头,很多艺术作品的色调都是很黯淡的。

神韵演出正在把文化——不只是中国文化,而且是世界文化——恢复到最纯净、最美好的状态,而神韵演出中的绚丽的色彩,正是这种最纯净文化的外在表现,没有丝毫的阴暗,全是光明的。当我一次一次看到神韵的时候,我觉得我也一次一次地被大法净化。人的观念放下的越多,就越能看到神韵的美好和神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