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赤城县法轮功学员梁瑛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57岁的法轮功学员梁瑛,在经历了十年邪恶迫害之后,2010年5月14日上午含冤离世。2006年5月9日,家人从千里之外的河北女子监狱把她接回时,她已经不是先前那个又说又笑、身体健康的梁瑛了:目光呆滞,下颏不停的抖动,身体虚弱不堪。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流着泪说:“我女儿被折磨坏了。”

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多次被评优秀先进

梁瑛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一家祖孙三代五口人,夫妻都是干部职工,八旬的老母亲,一双天真烂漫、品学兼优的儿女。过去夫妻俩都疾病缠身,丈夫因患萎缩性胃炎等多种疾病,每年都要花去数千元医疗费。梁瑛因患严重的肾病,不能上班,医生让带十万元押金立即住院,全家人忧愁万分。九五年二人为了祛病健身修炼了法轮大法,时间不长,身体就发生了神奇的变化,一身大病不翼而飞。卧床的梁瑛重返工作岗位了,全家人悲去喜来,其乐融融。

更使他们感到欣慰的是,通过修炼大法,他们懂得了人为什么来在世上,人活着为了什么,人生的真实意义是什么?修炼中他们坚持以“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断提高心性,处处为别人着想,事事做好人。在单位里她勤奋工作,看淡名利,无私奉献。单位搞福利给职工买辆自行车,她悄悄的把自己的300元工资存入单位帐上。南方发大水,她把给孩子准备的1000元学费全部寄走;在社会上她遵纪守法,帮助他人,乐善好施;在家庭中她孝敬公婆,抚育子女,和丈夫相敬如宾。给公爹治病每年都要花去工资的一半以上,负债累累也毫无怨言。因此,他们在单位多次被评为优秀先进;在社会上也受到了大家公认好评。

遭中共当局绑架、人格和精神的侮辱

2001年4月她的丈夫第三次被公安非法绑架,在丈夫被迫出走后不久,梁瑛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因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非法拘捕。

2001年的8月3日,当地政府召开公判大会,强迫梁瑛参加枪决死刑犯的公判大会,她拒绝参加。冲上来的五个恶警和犯人,抓住手脚和头发把她强行抬到院内,上身的衣服全被拽起,背、胸、腹部裸露在外,裤子由于没有腰带往下耷拉着。恶警们强行往她的脖子上挂牌子,她竭力地拼命挣扎着,就这样将她连拖带拉地弄上了车,拉到了公判大会的现场。公判结束后又将她拖上了一辆大卡车,在县城游街示众。当她被拉下车时,两腿已不能站立,脸色苍白、神情呆滞,如同小死一场,其情其景惨不忍睹。

大街上围观的群众议论纷纷:“这么好的人被折磨成这样,这世道也太可怕了。”“是啊!现在已经好坏不分了,贪官污吏逍遥法外,好人都受屈。”对于一个只是想通过炼功祛病健身做个好人的普通民众,竟如此不择手段地大动干戈,强迫她同杀人的死刑犯站在一起接受审判,对其人格和精神的侮辱是何等的巨大!

在看守所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梁瑛为了抵制和抗议迫害,她多次以绝食的方式进行抗议。一次次忍受着被强行灌食的痛苦,身体被折磨得每况愈下。体重已经由原来的75公斤下降到不足40公斤,经常浑身浮肿,心慌气短,胸闷憋气,血压升高,长期不能平卧睡眠,饮食难进。即使这样,迫害仍不停止。

被非法判刑五年、家破人亡

2002年8月27日,梁瑛被非法判刑五年,她不服判决提出了上诉。同一天,她的丈夫也被从外地拉回宣布劳教两年,他拒绝在劳教通知书上签字。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公安才同意让他和妻子见面。丈夫看着被折磨得如此瘦弱不堪、形容憔悴的妻子,他肝肠寸断,强忍着泪水与妻子话别,嘱咐妻子千万要珍重,珍惜自己的生命和身体,期待着夫妻团聚的那一天。

梁瑛年迈的婆婆已于半年前在思念儿子、儿媳的心碎中,在公安三番五次抄家的惊吓中悲恨离世了。在孤苦的老人痛苦地期盼着儿子儿媳回来的那段日子里,好心的街坊邻居和许多善良的人们都自动来到老人家,或端来热腾腾的饭菜,或塞给老人点钱让老人买口吃的,或安慰上老人几句话。这和那些人性全无的邪恶之徒形成了多么鲜明的对比!

梁瑛的父亲是一位离休老干部,为了把女儿保出来,老人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到处奔走,流着泪向有关部门领导哀告苦求,得到的却是女儿五年的刑期。女儿在看守所时常出现病危,需要到医院救治。按规定应由看守所负责治疗并承担费用,却屡次通知她的父亲拿钱治病。女儿是父母身上掉下的肉,可怜一对年迈老人每天为思念女儿以泪洗面。

逢年过节是合家团圆欢乐的日子,可几年来她的一家人很少有团聚的时候。夫妻双双坐牢后,双方单位立即停发了工资,经济收入分文没有了,两个上学的孩子只好靠亲友们资助。逢年过节时孩子们无家可归,父母儿女不能相见,好端端的一个幸福家庭顷刻间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了。街坊邻居、社会上善良的人们都在为这一家人伤心、惋惜、掉泪。

2003年8月初,在身体已经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梁瑛被送往保定满城监狱,差点死在半路上。后又从保定满城监狱转到石家庄第二监狱,最后转到河北女子监狱。经过五次辗转迫害,她已经是九死一生,靠灌食和药物维持着她那虚弱的生命。

2006年5月9日,梁瑛被她的丈夫和孩子从河北女子监狱把她接到家中时,她整天少言寡语、目光呆滞,下颏不停地抖动,身体虚弱不堪。

回到家之后这四年中,她又先后三次被非法绑架关押,身体越来越不好。2010年4月,在看守所时留下的心衰、哮喘和肾病又复发了,5月14日上午9时,梁瑛突发心肌梗塞停止了呼吸。在遭受了长达十多年的肉体和精神迫害之后,结束了她那本不应该结束的生命。当天下午和晚上天不停地在下雨,苍天也在为这个无辜遭受迫害的好人掉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