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虐待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导)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是全国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地方之一,恶警亲自或唆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残酷的迫害,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致残、致死,手段非常残暴。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犯人都说:“我判刑加一起几十年我都没有怎么怕,到绥化劳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两回事呀!这里太黑暗,恐怖让你神经绷得紧紧的,都要喘不上气了,我这辈子到这才相信中国还有这样的地方。”

绥化劳教所对待被关押的人进行残酷虐待,强迫干十个小时以上的活,不用说应当有相应的报酬,就连最起码的正常生活条件也给剥夺了,吃的米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时候是七成熟,炒的白菜、土豆、粉条等没有一滴油,和猪食一样的味道,咸菜和咸盐一样的咸,除了买手纸才能让去超市外,其它都用各种借口不让去。家人来看望拿的水果、食品等除衣服外都不让带进去。

下面是绥化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经历和所见,只是冰山一角,暴露出中共治下绥化劳教所恶警天良殆尽,希望所有法轮功学员共同正念铲除绥化劳教所的恶行。

对姜炳志的残酷虐待

姜炳志,男,五十多岁,黑龙江省克山县石泉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二月被当地派出所绑架押到绥化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到非法关押期间,受到体罚、打骂、羞辱、恐吓、等手段的迫害,致使姜炳志身心受到很大的摧残。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新换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警察班子,大队长潘巨英,教导员范晓东,中队长石剑,他们都是前几年的恶警。由于新换了班子,大有三把火的气势,加重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将近有一个半月的时间没让洗澡和换衣服了,一中队三十多名犯人和五十名法轮功学员,共八十多人,有五、六人生了虱子,姜炳志身上的虱子爬满了整个被单,身上衣服上到处都是虱子,恶警李建当着所有人羞辱姜炳志给起了个“虱王”的外号,犯人也都跟着叫起来,很快虱子又爬到其他人身上,恶警中队长石剑听到连某个恶警身上也有了虱子,这才用药灭虱子,连续药了五次以上才灭了虱子,不得已的让洗澡换衣服了。

在恶警的纵容下恶人孙志海在卫生间将姜炳志毒打了一顿,还有几次因有虱子内衣内裤都让恶人孙志海给扔了,同修只好帮助姜炳志换洗衣裤、内衣。由于受恶警、恶人长期迫害压力下,姜炳志身心受到伤害。到二零零九年五月,姜炳志整个身体出现麻木状态,这期间一直在编织汽车坐垫,由于姜炳志身体麻木,手脚不听使唤,干活就慢下来了,就招来了打骂,后来被送进医院检查,结果是“小脑萎缩”。

不长时间姜炳志身体更加衰弱,出现了上下楼走台阶不稳、吃力、恐惧、害怕。走路得有人扶着他走,恶警指使恶人孙志海、孙茂坤等严加看管姜炳志,不让同修帮助甚至不让和他说话,只能在恶人到卫生间吸烟时,才能跟他说话帮他。

二零零九年七月,姜炳志身体恶化,走路很慢了,意识不清象机器人一样,你扶他往哪走就往哪走,但是要是上楼就不能走了,只能手抓住楼梯扶手停在那里,为了让他走,恶人用拳脚使劲踹、打他抓扶手的手迫使他松开手,架着他上、下楼,有时姜炳志神智不清象小孩一样跟犯人有说有笑,等到姜炳志头脑有点清醒了,就又受到了打骂等。在他神智不清的情况下,仍然被逼迫每天干十个小时以上的活,因为编垫子是坐在椅子上编织的,一天就一直坐在椅子上十二个小时。晚九点睡觉才休息。

有一天大家吃完午饭站排往车间走,恶警石剑让搀扶姜炳志的犯人放手把姜炳志放倒在食堂门口倒在地上,恶警石剑走到姜炳志跟前辱骂道:“我让你装,我让你精神精神,清醒清醒。”用脚一顿踢踹,然后叫那两个犯人扶着姜炳志回到车间。

恶警潘巨英有一天在食堂门口骂姜炳志说:“你××的跟我装吧!你××的小脑萎缩只能造成走路有点不稳,根本不象你这个样子,你不想干活,想保外,你还没钱。你不是不走吗?给我拖着走,拖死他我看还怎么跟我装,你××的打听打听,我潘巨英从来没有讲过理。”

恶警范晓东也辱骂姜炳志:“我××的第一个拿下的就你这样的,跟我整事,我击沉你,让你永远浮不出水面来。”然后唆使恶人孙茂坤等人要严加看管他。

二零零九年八月,姜炳志身体虚弱根本走不了路了,每天从寝室到食堂得用四个人抬着姜炳志吃饭。姜炳志因身体状况已经干不了活了。八月上旬某天,姜炳志的家人来看他,恶警没让家人见,便把家人打发走了,恶警把家人送来的十个苹果,四个香瓜分两袋拿给姜炳志。恶人孙茂坤骂着姜炳志说:“这水果给你吃都白瞎了,我吃了都比你强”。于是,孙茂坤吃了七、八个苹果和一个香瓜,将剩下的苹果和香瓜给了姜炳志。

恶警为什么不让家人见姜炳志呢?因为姜炳志被非法关押来的时候身体没问题很健康,可现在这样了,所以恶警们怕家人指责他们干的恶事,怕把这里的事都暴露出去。

也是在八月上旬,某一天恶警石剑叫姜炳志到他的办公室谈话,大约半小时恶警石剑叫犯人把姜炳志抬回寝室,大家看到姜炳志嘴角有血迹,下身已尿湿了,还顺着裤子往下滴尿。同修帮他换上内衣内裤,恶警石剑叫犯人把姜炳志尿在办公室地上的尿擦干净,有可能恶警偷偷对姜炳志又做了什么恶事,在给姜炳志换洗衣服时看到身体上有多处青一块、紫一块的。

八月中旬,姜炳志被迫害的已经不能吃东西了,身体非常虚弱危险了,闭着眼睛,嘴喘着粗气,根本不清醒了,在八月上旬,姜炳志已经是大小便不知道了,经常尿床,这时只能吃同修给的一点吃的,不吃饭了,能喝点水。但恶人孙茂坤还不让喝水,怕姜炳志尿床。此后,姜炳志什么也吃不下去了,恶人孙茂坤看姜炳志很紧,这样还认为姜炳志装的,用脚狠狠的对着姜炳志的软肋踢了一脚,姜炳志用很弱的声非常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将近四、五秒没喘上一口气,所有看到这场景的人都指责恶人孙茂坤是禽兽、不是人。

八月下旬,姜炳志身体出现很危险的状态,八月二十四日,下了一天的雨,晚上恶警们看姜炳志是真的不行了,抬头纹都开了,经所同意把姜炳志送医院抢救,二十五日家人把姜炳志接回了家。不知姜炳志现在情况怎样,希望克山的法轮功学员查找到他的近况。

对高永军的残酷虐待

高永军,男,四十多岁,黑龙江省鸡西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五月份,被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到绥化劳教所。当时受到恶警金庆富、王伟,犯人齐国军、李英军等恐吓,恶警金庆富,王伟拿出电棍、手铐、绳子威吓道:“不老实把你挂起来用电棍电你个半死”等威胁辱骂着。

二零零八年开始干牙签的活,到九月没完成生产任务,恶警中队长刁雪松骂道:“偷懒不想干活加你期”。于是,给高永军加了五天期。十月开始干编织汽车坐垫的活,高永军学得慢经常遭到打骂,下午四点三十分晚饭后,一直被逼着一动不动坐在小凳(俗称‘码坐’)直到半夜十一点后才让睡觉。恶警还令恶人王维林、孙志海等严加看管,不老实就打,星期六换洗衣服完毕,就让高永军直溜地站着(俗称‘码站’),其他人可以上床休息,高永军一直要‘码站’到恶警刁雪松发话不码了为止。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换了以潘巨英、范晓东、石剑这几个恶警为首的班子。因高永军编得慢先拿他开刀,没有完成规定的任务,先加他一天期,用来威吓他人,哪个不老实打沉他、拿下,给你们来点黑色恐怖。

恶警中队长石剑指使孙志海、孙茂坤等恶犯人,严加看管高永军快点干活不听就打,在恶警的纵容下恶犯人看管法轮功学员常用的口头语运用到实际中:“让你吃饭不知饥饱,睡觉不知颠倒,走路不知迈哪只脚,让你活着死不了”。恶铺头经常勒卡法轮功学员的吃、穿,偷吃的、日用品、穿的衣服、鞋等。

二零零九年五月,恶人孙志海刁难高永军,大便时看着他,没便完或还没便呢,就骂到“你干活慢、拉屎也慢”,走过来打两个大嘴巴子,踹两脚,拽着脖领子快点擦干净,然后从大便器上给拉下来。还对干警说:“高永军蹲着不大便在那玩呢!”就这样过两天弄一次。直到二零零九年六月末,恶人孙志海到期回家了才完事。

高永军在这期间被迫害的大便没有规律,三到四天大便憋得肚子痛了,报告干警上厕所,这样才能痛快地便一次。高永军同样受到恶警恶人体罚、打骂、耻笑、恐吓等最邪恶的迫害。恶警给恶人孙茂坤的任务,就是随便打骂法轮功学员,高永军经常遭到此恶人打骂。

二零零九年六月份,由于邪恶的迫害高永军从腰到脚整个下身出现麻木状态,腿脚无力,一直到期回家还是这样。

对李丛俊、基先安等的残酷虐待

李丛俊,男,不到五十岁,鸡西法轮功学员。被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到绥化劳教所。到绥化劳教所他一直处于病号状态,走路有些慢。从二零零九年二月到十二月,身体越来越不舒服,从一百八十斤瘦到一百四十多斤。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到医院检查出贫血、肝、胃等病态。恶警、恶人骂他是装的,不想干活,恶警教导员范晓东,中队长石剑等人给李丛俊加期处理,因干活慢没有完成定额的任务,令犯人孙茂坤对李丛俊严加看管,从到绥化劳教所李丛俊受到体罚、打骂、恐吓,加期等迫害,恶人孙茂坤经常打骂他,现在李丛俊身体比较弱,走路比以前还慢,抬不起头来,全身瘫软,他现在还在经受邪恶的迫害之中。

基先安,男,三十至四十岁,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四月,被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到绥化劳教所,受到新上任的恶警中队长刁雪松,金庆富等,恶人孙立峰、孙成富、李刚等人的严重迫害。有体罚、打骂、加期、恐吓、严加看管等迫害。

基先安有一次跟某个犯人讲真相,被汇报给恶警中队长刁雪松了,恶警刁雪松把基先安毒打一顿,后告知大家对其加期处理。二零零九年二月,基先安被恶警、恶人迫害得全身麻木、走路吃力身心遭受着痛苦。就这样他还被逼迫干活,直到期满回家。

刘高峰,男、四十多岁,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月份,被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到绥化劳教所,他学编织汽车坐垫,学得慢一些,恶警刁雪松指使恶人孙立峰、范志忠一边打嘴巴子骂着“快点编。”恶人孙立峰更是火冒三丈,拿起刘高峰坐的木制椅子狠狠往他头上一顿砸,把椅子都砸碎了,恶人也砸累了才住手,刘高峰昏倒在地上。刘高峰受到体罚、殴打、辱骂、恐吓等严重迫害,目前他还在魔窟迫害之中。

高振江,男,四十多岁,黑龙江省拜泉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被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到绥化劳教所。来了就让学编织汽车坐垫,他学得很慢,一不小心就编错了,就得拆了从编,恶警石剑唆使范志忠、葛洪武、杨世举等恶人,天天在车间打骂他,在寝室也天天打骂,耻笑,拿打高振江取乐。高振江在这期间受到体罚,被打骂着取乐,羞辱、恐吓,等严重迫害,一年后到期回家了。

希望知情者曝光绥化劳教所的恶行,提供绥化劳教所恶警照片、姓名、住址、个人手机及单位电话。

绥化劳教所地址: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

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 克山县石泉镇 姜炳志,男,50多岁 始于 2008年12月
黑龙江省 鸡西市 李丛俊,男,不到50岁 时间不详
黑龙江省(具体不详) 基先安,男,30-40岁 始于 2008年4月
黑龙江省 牡丹江市 刘高峰,男、40多 始于 2008年10月
黑龙江省 拜泉 高振江,男,40多岁 始于 2008年11月
黑龙江省 鸡西市 高永军,男,40多岁 始于 2008年5月份

恶警:
大队长:潘巨英
教导员:范晓东
中队长:石剑
中队长:刁雪松
金庆富、李建、王伟

恶人:
孙茂坤、孙志海、孙立峰、孙成富、李刚、范志忠、葛洪武、杨世举、齐国军、李英军、王维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