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黑窝的过程,也是我们实修的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建议有条件的同修能够持之以恒的到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等处近距离发正念,那里是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的地方。我们应该重视起来,形成金刚不破的整体,发出强大正念,解体邪恶,加持被迫害的同修,让他们正念正行,闯出魔窟。其实解体黑窝的过程也是我们实修的过程。

跳出常人的情,破除干扰

前些日子,我在同修甲家学法,同修乙来了,提议我们第二天去离本地一个多小时车程的黑窝近距离发正念。我反复问自己,去还是不去?这几天家里矛盾挺突出,事情又多,孩子上幼儿园怎样安排,有点为难,没有马上答应同修。无论怎么样,我还是想去,解体邪恶,营救同修進而更好的救度世人,是我们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

回到家,我给大儿子打电话,让他去幼儿园接弟弟,午饭自己安排。他也知道是啥事,就说:行,你去吧,别担心我们。儿子的爽快使我这个做母亲的惭愧起来。自从我修炼以来,他很支持我做证实大法的事,有时也同我一块去做,可自己却放不下情。

第二天六点发完正念后,开门一看,细雨绵绵。怎么办呢?心中请师尊加持,坚定一念,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雷公、电母该止雨了,不能干扰我们去做正事。一小时后,雨停了,我谢谢师尊、众神,体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在去同修家的路上,我骑电动车重重的摔了一跤,身子的左边全是泥水,从地上慢慢爬起来,心里难受极了。向内找,原来是对孩子们的情太重了,左也不放心,右也不放心。孩子前脚出门,自己后脚跟上,总想在路上或在早点摊位上看到他们,骑车左顾右盼。想一想,自己干啥去呀?如果思想纯正时,能会这样吗?有什么好担心的?跳出常人的情,才能修出佛的慈悲来,不能再执著人的情了,必须把它割舍、看淡。

到了甲同修家,乙同修已在那儿等候了。我清理了一下衣裤上的泥土。同修乙关心的问了几句,我顿感修炼的艰难,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我怕影响同修,出院呆了一会儿,想起师尊在《转法轮》里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法理明白了,树立起正念,状态也好起来了。

本来还有几个同修要来,可半小时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来。同修乙见我心情不好,说改天再去吧,他自己前几天干扰也很大,近几日才好些。其实这两、三个月来,我的家庭矛盾很突出,自己的心性没有提高上来。我说还是去吧,就这么点事还过不去吗?能过的去,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徒,什么也影响不了我们清除邪恶。

我们三人出门打上出租车刚要走,同修乙突然脑子里出现一个电话号码,拨通正好是一位准备去发正念的同修家的电话,还有一位准备去的同修也在她家,他们以为下雨不去了,正在家学法呢。我们会意的都笑了。在师尊的加持下,我们五个人形成一个小整体,正念正行出发了。

发正念清除邪恶

因路上又下雨了,我们去了同修丙家,他家住在目的地附近。到那里已十点五十分了,我们各自坐好,先清理自己五分钟,然后立掌,我们发出强大的正念,黑窝空间场黑压压的,没有一丝缝隙,下面还有一条下水道,水乌黑乌黑的。我不急不躁,一小时之后,黑云慢慢在移动,一团一团的邪恶逐渐被解体,又出现了大黑人、小黑人,还有一些蠕动的邪恶生命,全部被我们清除掉了。

这时,空间场亮了起来。十二点全球同步发正念过后,我们稍息片刻,整体六人又向黑窝发出强大的正念。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邪恶一次次的攻击,被我们一次次的全部解体。我刚要松懈,停下来,突然又出现了一只狂吼的恶狼。我集中念力,发出一念,一定要清除掉它,请正神、护法神加持,瞬间恶狼不见了。它是否被解体了,我当时还有些疑惑。这时,我的整个空间场被金色的光芒笼罩着,屋内屋外一片金黄,可屋外还下着蒙蒙细雨呢。我什么都明白了,是师尊在加持弟子清除邪恶呢。我抑制着激动的心情,享受着金光的沐浴,身体轻飘飘的,软绵绵、暖暖的,真是无以言表。

在回来的路上,我想了很多很多,感到师尊时时刻刻都在慈悲的呵护着弟子,加持弟子,而自己又那么的不争气,总觉的修炼环境复杂,不好修,修的又苦又累。是呀,同修说的没错,争斗心、怨恨心那么重,还有欢喜心、显示心、怕被别人说的心,离佛的境界差的太远、太远了。人世间的一切一切,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唯独直接长在自己元神上的功,才生带的来,死带的去,那是自己曾经吃了苦,遭受了痛苦得来的。只有把执着心看淡了,舍弃了,心性才能提高上来。

以上只是个人体悟,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