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农垦总局石孟昌被绑架折磨骨瘦如柴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农垦总局建三江法轮功学员石孟昌于四月十九日被建三江警察绑架到五常市洗脑班,短短十天,就被迫害出现冠心病、高血压、十二指肠溃疡、末梢神经炎等症状,人骨瘦如柴,直到他不能行走,命在旦夕,洗脑班主任付彦春等让警察将石孟昌抬回家。

四月三十日晚七点多钟,石孟昌年近八旬的老母亲和妻子看到石孟昌被警察拖架到院内,嚎啕大哭,说:人在家时好好的,十天的时间就给折磨成了这个样子,你们怎么给迫害的?警察赶紧推责任说,不是他们给迫害的,他们只是负责把人给接回来,其余的事和他们没有关系。

家人不接收。就这样僵持了二十多分钟,石孟昌的老母亲禁不住嚎啕大哭,无奈的大声悲呼着:是谁这么缺德把我儿子害成了这样?妻子韩淑娟抱起仅剩八十多斤的丈夫说:这叫我这么活啊?屋里还有七十多岁半身不遂的老父亲,这是什么社会呀?!

石孟昌被绑架、折磨始末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九日晚七点多钟,建三江七星公安分局的袁新尧、孟繁华等十几个警察,到石孟昌家中将他和妻子韩淑娟绑架。当晚石孟昌被劫持到七星拘留所。次日下午四点多钟,建三江警察孙振军等人强行给石孟昌戴上背铐脚镣,经过十多个小时一千多里路的颠簸,于二十一日凌晨四点左右被送到黑龙江省五常市洗脑班。

建三江警察孙振军等人离开之后,五常市洗脑班主任付彦春、副主任莫振山对石孟昌进行非法审问,付彦春威胁石孟昌说:这地方是“转化”基地,不“转化”也得“转化”。石孟昌告诉他,修炼法轮功是在做好人。

恶徒不但不听还叫手下拿来电棍“啪啪”闪着蓝光高声恐吓、威胁着说:不写“转化书”就上大挂(是一种酷刑方式),四十分钟叫你大汗淋淋,电棍在全身上下全部排满,这时叫你说你就得说、叫你写你就得写、叫你骂你就得骂。避孕套给你套头上,一分钟你都过不去。还有钉牙签不转化我们有的是办法,叫你家倾家荡产,让你老婆改嫁、叫你家破人亡。每天给你打六十元钱的药,会算你八百元,不打针几个人按着给你强行打,一个月就是几万元;不转化整死你,一火化再开个病例条。中国十多亿人少你一个也不算少。

恶徒见石孟昌还不写“转化书”,四个人蜂拥而上,电棍闪着蓝光,扇嘴巴子、拽着胳膊、把头按在桌子上,把笔强行塞到指缝里,强制写“转化书”。写完后,又强行按手印。接着,几个人狞笑着说:这回你掉下来了,我们会把它发到明慧网上,叫你师父不要你了等等一些嘲弄、羞辱、诋毁之类的话。几分钟后,几个人又蜂拥而上,又强行写“悔过书”、按手印。几分钟之后,再次用同样的办法强行写“决裂书”。在这种高压、恐吓、威胁、恐怖中,石孟昌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每况愈下,出现冠心病、高血压、十二指肠溃疡等多种疾病,无法进食,吃啥吐啥,人瘦的皮包骨,行走时得扶着墙。

就在这样的状况下,付彦春还说,这里不是养病的地方、不是养爹的地方。二十八日晚,莫振山又逼石孟昌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见他不写,四个人蜂拥而上,按着头、肩膀、胳膊、手强行写“三书”,又暴力按手印。这时,付彦春进来了,高声恐吓道:把他师父像拿来,让他自己扎。这几个人又扑上来,把钉子塞到石孟昌的手里,他们拿着相片使劲往钉子上捅。付彦春还来扇着嘴巴子。石孟昌被折磨的歪倒在床上,副主任莫振山用钉子扎石孟昌的人中,后给灌救心丸。第二天,石孟昌已经不能行走,付彦春怕他死在洗脑班担责任,赶快让建三江来接人。

石孟昌遭迫害经历

石孟昌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去北京上访说明真相被绑架后押回七星拘留所,在拘留期间。警察赵雨军对石孟昌殴打、侮辱。头朝下,胳膊手从后背使劲上举,头使劲往下按鼻子底下挂火柴棍,搁不住赵雨军就使劲往下按头,如果站不住倒了就用脚连踢带踹,旁边就是便桶,把石的脑袋踹到了便桶里。

后来农场开所谓的公审大会,石孟昌被戴着手铐,脖子上勒个绳,不让说话,你要说话就把绳子勒紧。后被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劳教二年。送去劳教的路费还强行让韩淑娟(石的妻子)交了四百元车费钱,还强行收了在七星拘留所的伙食费九百元。(一天给四个馒头,市场卖的一元钱四个的那种馒头,一瓶凉水)

在佳木斯劳教所,石孟昌因为炼功被警察申岩殴打,用铁衣服架抽打,用铺板拍后腰,把上衣脱光到零下二十度左右的室外冷冻,头朝下,胳膊从后背朝上举,腿向两边劈。(开飞机)。申岩说这里不是风口,又把他俩弄到风口处,姿势还那样,这时又给他俩浇凉水。很多刑事犯看了都说这警察真是没有人性了。

在佳木斯劳教期间,石孟昌多次被铐在暖气管子上和床上,坐铁椅子。吃的是黑馒头,多时三个月不见一滴油,喝菜汤时碗底不是有泥就是有苍蝇等物。石孟昌期满后被建三江警察周记等人接回建三江,又非法关押在七星拘留所四十多天,家里妻子和老母亲多次要人才回到家中。

回到家二十多天以后,到田宝玉家串门,又被绑架,他们的理由是说:石孟昌三个人集会。在中国大陆,不让炼功人三个人在一起,在一起就说你非法集会,他们就要非法抓人。

石孟昌被非法抓捕后,一直绝食抗议。警察周记带领多个警察还有医生(包和平)多次强行灌食,导致他呕吐和吐血,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瘦得皮包骨,身体极度虚弱。十八天后农场欺骗他的老母亲说,把你儿子接回家,你儿子没罪,公安局盖公章,武装部部长(李振标为“六一零”主任)签名,还有公安局局长签名,无罪释放。由三分场派出所所长董茂忠开车把石拉到五十里路远的老母亲家中。第二天晚上来了一帮警察,两辆警车,董和老母亲认识,骗老人说,您把门开开,我看看石哥的身体怎么样了,老人相信了他,开开了门,董茂忠进来后,叫外面的警察都进来强行绑架石,关进七星洗脑班。

第二天凌晨一点左右,石孟昌被戴上手铐由警察周记等人送到绥化劳教所。一进劳教所的集训队,七、八个普犯一拥而上,将早已经准备好的凉水,用盆和水管对石孟昌连浇带泼,说这就是警察让他们这样做的。

劳教所吃的是黑捂面,蒸出的馒头是紫色的,由于长期营养不良,加上多次灌食,石孟昌的胃和十二指肠都被插坏了,出现了十二指肠溃疡,还有末梢神经炎,有天晚上大口大口吐血,身体急剧消瘦,皮包骨,也不能行走,不管到哪里都得背着去,长达四、五个月。

老母亲和妻子多次要人,三江和劳教所推脱不放人。在绥化劳教所警察个个如狼似虎,用各种酷刑残忍折磨着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石孟昌这样虚弱的身体,还经常被警察和普犯辱骂,恐吓。

三年非法劳教到期,建三江警察袁新尧等将石孟昌接回到三江,又关进七星拘留所,石孟昌再次绝食抗议,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恶警到第五天才放人。从回来后,居委会、派出所、“六一零”人员等多次上门骚扰。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晚八时左右,七星分局李树才、李建等八、九人以所谓保奥运为名,闯进石孟昌家,非法抄家,绑架了石孟昌和韩淑娟,把他俩关押到七星拘留所。当时石孟昌岳父半身不遂躺在家中。

在拘留所里,石孟昌绝食反迫害,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狱医黄新利和十几个警察把石摁在地上,强行灌食。石昏迷过去,黄新利多次掐他的人中,叫一个刑事拘留人员把石背上警车送到医院,四个警察把他抬进医院做检查、透视。然后拉回拘留所打点滴。就这样被关押了三十九天后,石又绝食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这才回到家中。

妻子韩淑娟遭迫害事实

妻子韩淑娟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绑架到七星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七十多天,勒索一万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二年四月被绑架到七星拘留所(洗脑班)二个多月。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晚五点多钟,十多名警察闯入家中绑架韩淑娟。当时只有韩淑娟和她那位患有半身不遂的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在家。韩淑娟不听从警察非法要求,带头的刑警翟长坤竟动手打她。韩淑娟高喊:“警察打人了!”随后翟长坤再次殴打韩淑娟,并且口中脏话不断。不法警察把韩淑娟抬到车上。家中只剩下老父亲一人无人照顾。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九日七点多,再次绑架了韩淑娟和丈夫石孟昌。石孟昌被绑架到五常市洗脑班迫害,在亲属强烈要求下,韩淑娟当天晚上十点多回到家中。

其他家人遭迫害事实

弟弟石孟文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劳教两年。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一日晚上,石孟文、陈东、田宝玉,于凤仙和孙艳五名法轮功学员在青龙山农场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当夜每个人被分别关押在一个屋里,在建三江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彭勇,青龙山公安局局长王继松的指挥下,遭到了七、八名警察毒打。石孟伟、陈东、田宝玉被打的身体不是紫茄子色,而是黑色,最少有一名男法轮功学员被打得小便便血。

石孟文被冤判五年半徒刑,被关押在佳木斯监狱遭受迫害。

石孟昌被劳教一共五年,韩淑娟也被非法劳教和多次非法关押,家里十三岁的孩子没人管,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孩子上学需要钱,石孟昌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只好拿钱供孩子上学。还有二儿子石孟文被劳教迫害,二儿媳在外地打工不在家,十岁的孙女也得老人去照顾,孩子不会自己做饭,每天尽吃方便面。孩子的奶奶看不下去,只得三个地方来回跑(因为家里还有老父亲需要人照顾)。石孟昌的孩子十六岁时,他说不能总花奶奶的钱,自己就不上学了,打工挣钱维持生活。

八十岁的老父亲,近八十岁的老母亲经过这一次次的打击,每到年节时,家人都是团团圆圆的,而老人却以泪洗面,这些年的泪水呀用盆都盛不下。到现在二儿子还被关押在佳木斯监狱遭受迫害。这十年多的苦难,奔波,今天去劳教所明天去监狱,楼上楼下找这个单位那个领导,客车火车,风里雨里经过这一次次的打击,给这个家庭和老人造成巨大的痛苦。

诚心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人:不要再参与迫害了,无论你们今天在法轮功问题上,有多大的“业绩”,获得多大的奖赏,这都是你们将来被审判的罪证,甚至殃及到家人。只要能明辨是非,利用自己的职位善待法轮功学员,不再替中共参与迫害,释放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才是明智之举。

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

付彦春,五常“610”邪恶洗脑班头目,手机13936017177,宅w-0451-53526327
莫振山,五常“610”邪恶洗脑班,手机13945764423

五常“610”邪恶洗脑班迫害责任人:朱宪福、李红等

王金会,建三江管局邪党书记 办0454-5790243、宅0454-5802199
王甲林,建三江管局政法委书记 13903645528、宅0454-5790335、13763633399、宅0454-5802881、办5802366
李博, 管局政法委副书记 0454-5790507
李春耀 建三江管局“610”头目 宅0454-5725790
于文波 管局国保大队 0454-5808019 13845433088  0454-5710509
刘继宏 七星农场公安局局长 0454-5794878 13845482666  0454-5809666
李绪东 七星农场公安分局610 13945444313
孙 鹏 七星农场党委书记 0454-5794999  0454-5790976 13946488777
吴国民 七星农场党委副书记 0454-5794224  0454-5808809 15331967678
孙成尧 七星农场场领导  0454-5715798  0454-5794008 1303964900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