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让我母亲往哪转化?

致迫害我家人者的公开信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

妈妈悉心照料被病痛折磨的我

我叫黄欣,今年23岁。家住广西桂林市翠竹路东莲小区2栋一单元2-2。从小患有先天性蓝巩膜脆骨症。

我出生时,小腿很软,摸上去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而左腿的大腿骨象秤勾一样是弯的。就在我出生后,医生一直让我的父母将我遗弃,送给他们做实验品。但是我母亲没有同意,她执意要把我这个累赘留下,并对父亲说:“我就留下她,即便以后她不能工作,我捡破烂我也会养活她。”

母亲为了我的腿能变直,在我还没满一百天的时候,就带我去了桂林中医院作推拿。这一推拿,左腿骨折了。听母亲说,那时候我的腿上着石膏,吊着,动也不能动。她看着我,守着我,疼在我身,痛在她心。

接下来的十年,也因为我的病,一直给家里、亲人带去了很多的烦恼和痛苦。母亲为了我到处去打听,哪里有治我病的良方。桂林的医院,她跑遍了。身边的好友,她也问遍了。但国内国外终无法根治我的病的良方。

我从小渴望着自由,我希望有一天能够自由自在地在外面的天地里奔跑、玩耍,不会因为自己的病而被关在家里。1996年的时候,我父母带我去做了骨头校正手术。手术后,我可以行走了,我以为自己的病好了,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就在97年1月31日,我高高兴兴的来到了热闹的球场,和别人玩着一种叫“开城”的游戏。有一位男孩子推了我一把,当时我摔倒在地,右腿骨折了。自己向往的、渴望的自由,再次被病魔给剥夺了。

最后又在我另一条腿上做了手术。当时,我就只有一个想法,我心里跟着上天说:“上天啊,你为什么要让我得这样的病,我宁可成为一个傻子,也希望我能够走路。因为我不想爸妈流泪,不想妈妈因为我而请假在家,也不想让爸爸在外面拼命的赚钱,更不想自己的外婆责备自己,没有把我照顾好。”这样的想法,让我萌生了想自杀的念头,我于是就把杯子打坏,爬到床前,捡起了一块碎玻璃,使劲的往自己的手腕上割,但终无出血。等父母看到打碎的杯子时,我不敢说是我要自杀,只说了被我无意中弄坏的。

修大法做好人,妈妈无端遭迫害

就在那年,我们家有幸的知道了法轮功。我、妈妈、外婆和舅舅相继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以后,我从每年骨折两三次,到每年只骨折一次,接着不再骨折,渐渐的,我也变得开朗起来。

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以后,父亲让我家不受迫害,不再让我和我妈修炼法轮功。随后我一直都无法行走。2002年6月2日,我父亲去世后,我因身体不好,又从新开始修炼,渐渐的,我能走路了。那时,学校老师和同学知道我父亲去世,他们为了学雷锋,就给我们家捐了将近一千块钱。我妈跟我说:“我们家的钱是够用的,这些钱我们给更需要的人用吧!”那时,新疆正发生着地震,我们就将这些钱捐了出去,给新疆那些受灾的人们。

今天,我看了母亲被绑架的消息,在网上才得知,秀峰区分局,丽君派出所,以及政法委的人进了我家,拿走了《转法轮》和师父法像。他们还说,我妈太痴迷了。不转化、就关久点,要不就劳教。我妈哪个地方没做好,哪个地方违法了?凭什么让她劳教?她作为妻子,对我爸是体贴入微;作为媳妇,她不会因为我爸不在了,而不管我奶奶。每年逢年过节,我妈还寄钱给我奶奶;我外婆一直在我家住,和我们一起吃住,妈妈作为女儿更是无微不至的服侍着她;作为外祖母,她任劳任怨地将小外孙女缘圆从出生那天起,就一直照料着;作为母亲,她疼爱着我和姐姐,承担着家里的所有家务,让我姐放心工作,让我能安心学习。那些想让我妈转化的人啊,我想问一下,像这样的好人,你们要让她往哪转化?

根据中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那么我妈及我们一家人修炼法轮功,你们就不应该干涉我们的信仰自由。既然干涉了,你们就等于公开地违反法律。

在这两个星期里,你们抓捕了桂林的数十名法轮功学员。他们哪一个是坏人了?你们口口声声说炼法轮功的,都不管家了,如何如何的。可是就拿我们家来说,是你们绑架我妈妈,逼迫着让她转化,不让她回家,又暴力闯进我家,把书拿走,还把我90岁的外婆吓病。现在就只有我姐一人在家,她又要上班,又要管老又要管小。是谁破坏了我的家庭?又是谁让我这个残疾人,有家归不得?还逼迫我姐,想让她说出我的下落。

正告迫害者停止做恶

你们知道吗?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为指导来修炼的,要求人要做到真善忍。所以你们应该清楚和了解,谁才是真正的好人,谁是真正的坏人。也不要因为仗着你们现在有权有势,为了能得到奖金,就随意的迫害好人。别忘了历史上,任何做过坏事的人,都会得到惩罚。就拿首恶江泽民来说,已有30多个国家控告他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罪名成立。西班牙法庭已经公开要引渡江泽民。你们想想,你们还能行恶到几时?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给自己多一条活路。请善待大法弟子,退出中共吧!

我知道你们现在到处找我,我会回去的,那是中国大陆没有迫害、人民能自由的拥有自己的信仰的时候,同时也是你们不再行恶之时。我告诉你们,我妈不会转化,我姐也不知道我在哪里,请你们不要再白费心思了。我如今所做的事,是不让你们继续行恶,不让你们罪恶的行为将桂林秀丽的山水玷污。请不要再想让我妈转化,因为我们家的人和所有的大法弟子,能制止住这场迫害,当迫害停止的时候,你们会发现,我们能将这一切转变得更加美好。

善告那些参与迫害我们家的人,希望你们能早日明白真相,能够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