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协调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八日】我一九九四年有缘参加了师父的传功讲法学习班,修炼十五年了。我知道自己离法的标准还很远,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更要珍惜这宝贵的分分秒秒,做好三件事,圆容整体,尽最大的努力救度众生。

一、参与协调

“七•二零”之前,本地修大法的人很多,洪法形势非常好。迫害发生后,我被邪恶非法抓捕,关押半年多,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我被无条件释放。二零零零年我几次進京证实大法,每次都能放下生死、不配合邪恶,都是无条件释放。在北京期间,我遇到了各地進京证实法的大法弟子,大家在一起学法、交流,悟到要整体走出来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真相。二零零一年初,我回到本地,与同修交流达几十次,对本地整体進京证实大法、向当地民众讲清真相起到了促進作用。同年,本地同修第一次整体大范围协调配合,一夜之间挂出了上千条大条幅,每个劳教所、看守所安放定时广播,对邪恶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

二零零三年新年,同修到我家交流,来的都是当时对法非常坚定、修的比较精進的同修,谈论我们当地要形成整体并希望我也能参与协调,虽然我并没悟到形成整体的重要,还是勉强同意了。但我在参与协调的过程中,因坚持自我与部份同修产生了间隔;又冒出了求安逸心,放松了精進的意志,没有珍惜自己走过来的路。每次参加学法小组,同修交流自己的修炼心得或者协调配合时,我都不愿暴露自己的不正确状态,掩盖着自己的执着、封闭自己,虽然也感受到师父的多次点化,但都没有因此重视。

结果,我再次被绑架。这次我在迫害中用人的勇气对待,绝食后被送医抢救,又在野蛮灌食时起了怕心,在承受不住时向邪恶违心的妥协了。回家清醒后,真的是生不如死,无法表述那种痛苦。师父慈悲,通过在家学法、发正念、深挖自己的根本执著,七个月的时间我才走回正常状态,这个大跟头摔的我一生都忘不了。

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每天静心学法、发正念,下班后发真相资料,给身边的人讲真相,自己明显感到在做三件事中得到提高。有时同修也来交流我市的整体协调问题,希望老学员都能参与协调。当时我的认识是修好自己,认为我们地区大,修的好的、有能力的同修多,自己又走过一段弯路,不愿承担应尽的责任,就敷衍同修说现在是正法时期,大陆的修炼形式不能和海外及和平时期相提并论,大的方向看明慧网,学员都知道怎么做。

二零零六年我市出现严重的乱法行为,发现后立即在明慧网上曝光。在了解情况的过程中,发现被此事带动的同修多,波及面广。此事在被曝光前,有同修也看到了问题,但大家接触范围有限,没能及时的沟通、交流,邪恶就钻了我们整体的空子,因此事被迫害的同修也很多,对本地证实法、救度众生造成很大干扰。

这件事对我的震动非常大,向内找发现自己隐藏很深的一个“私”字,我悟到要彻底放下自我圆容师父所要的,基点都要以法为大,以整体为重,同时也主动找同修交流。很多同修也悟到我们没有形成整体被邪恶钻了空子。于是,很快本市一批一直能出来证实法、讲真相的同修更加注重了相互协调。在广泛恢复、组建学法小组的基础上,形成整体配合。各种形式的学法小组遍地开花,各片区的协调人也组成一个学法小组,固定时间在一起集体学法。每个小组都是先学法、发正念,然后交流自己的体会和修炼中遇到的问题,最后再交流事务性的协调工作,大家在整体的环境中逐渐成熟。

例如:有个区分成了几大片,大家协调配合近距离发正念,把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各级“六一零”、派出所、公、检、法、司、国安、邪党各级组织以及街道办、社区等等全部都列出来,每个地方都不落的,协调同修每周一次近距离发正念,出现问题时高密度发正念,一段时间后环境明显好转,很多从没走出来的同修也参与進来了。他们的经验在本市得到推广,现在我们除每天四个整点全球发正念外,另每晚八、九、十这三个整点针对本地发正念,还每周一次的整体近距离发正念,配合的非常好。

二零零七年初,我地十几位同修去外地发真相资料,被人诬告,多数同修走脱,但有五位同修遭绑架。有的走脱同修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当地派出所附近的旅馆发正念除恶。当晚刚发完十二点正念,我接到同修从当地打来的电话,当即找公用电话将该情况通知了各片的协调人。第二天,我市“六一零”头子及被绑架同修所在区的“六一零”头子和派出所警察开了几辆车,去将同修从当地接回,并逐个送回家中,整个过程中没有问任何情况,也没有提任何要求,事后也没有去干扰同修,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大家对此進行了交流,悟到这件事情得到善解,是因为我们整体配合,符合了法,大法显神威。当得知情况后,我市同修们都发正念,加持被绑架同修,许多同修整晚高密度发正念除恶,彻底否定旧势力对同修的迫害;当地同修近距离发正念;而被绑架同修也是整晚不断的给派出所警察讲真相,如此形成了强大的整体。当时的表现是:当地警察开始很恶,明白真相后表示不愿参与迫害,只是通知市“六一零”接人,而市“六一零”人员在大法弟子整体的强大正念中完全被抑制住了,这样就有力的破除了邪恶的迫害企图。

二、在协调中实修

二零零八年一种新的讲真相的方式——手机短信群发——在我市推广。这种方式面广、效率高,但也面临诸多问题如:技术、购卡、编短信内容等等。近两年的整体协调配合中,我市同修逐渐成熟起来,很多事情大家都能从整体的角度上考虑。所以一开始我们就收集了本市所有的手机段位号,很快就突破各种困难,整体配合向本地发了大量的真相短信,起到了很好的救度众生的效果。

“512”大地震后,有同修来找我交流,说:应向受灾严重的地区发真相短信,使那一方世人明真相,得救度。我却以“本地真相短信一遍还没有铺完”为借口。同修直言说我有分别心,说受灾地区的世人因不明真相更加万分危险。我却坚持自己,没有体会同修的慈悲心,反而当时觉得同修的话非常刺耳。同修走后,我静心向内找,发现自己执着“先救本地世人、先开创本地环境”的背后还是一个私心。在集体学法时,就此问题進行了交流,我们认识到:救度众生不应有分别心,不应该有这里的该我救,那里的由你救的心,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必须抱着纯净、慈悲的心讲真相才能救了更多的人;我们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要不断转变人的观念、去掉执着提高上来,而且手机讲真相不受时间、地域的限制,效率高、灵活性强,我们应充份利用这种讲真相的方式。有同修提出:我们应在注意安全的情况下,直接打电话讲真相劝三退,或告诉世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使危难中的众生得以救度。还有同修提出:那些大法弟子少的地区、迫害严重的地区,我们都可以用这种方式加大力度讲真相。

于是,我们收集了几个省、市、自治区的手机段位号,分成几个小组,整体协调,向这些地区发真相短信和打真相电话,以后有多位同修在此项目中做的很好,提高很快,我们就请他们到其他小组交流共同提高。那段时间向灾区用手机讲真相劝三退的效率很高,几乎是讲一个退一个,甚至退几个。随后又有大批同修参与進来,使此项目越做越成熟。

二零零八年六月底,我在明慧网上看到邪恶利用所谓的“确保奥运”制造恐怖气氛,特别是北京,邪恶大肆搜查、非法绑架、迫害致死同修,还造谣毒害众生。我们应该主动除恶,向那里讲真相、救众生,制止迫害、声援同修。集体学法时谈了自己的认识,同修都同意这么做,只有个别同修担心会不会触动邪恶的中心,怕给本地手机讲真相的方式造成压力,因为当时这个项目各方面都做的非常顺,不希望因此带来麻烦。我们又在一起学了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决定向北京讲真相,解体邪恶的中心。开始发短信,确实遇到很大的困难,如封卡很严重;需要不断的换短信内容,每个字之间用各种符号、数字隔开等等。同修整体加强发正念,并在法上交流,相互支持,不为假相所动,很快所有的干扰消失遁形。我们整体的心性提高后讲真相的效果也发生了变化,我们发现北京的很多世人知道邪党在历次迫害中所干的坏事,都骂邪党腐败、坏透了,早该灭亡了;很多人同意三退并说大法弟子是好人,只有法轮功不怕邪党,敢讲真话。

不能执著自我

二零零九年初,我被邪恶跟踪,随后是几位协调人相继被邪恶绑架,几十位参与整体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也遭绑架。突然出现这样的魔难,而且是发生在整体环境越来越宽松,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各个项目整体协调進一步成熟之时,一时间大家不知问题出在哪里,此时有一部份协调人表现出心态不稳,甚至有人提出这种整体配合的形式是不是在法上的问题。有的协调人被绑架,那个地区的同修出现了较大的波动,资料点停止了运转,还有同修准备找地方避避风头。

邪恶甚至拼了命给我制造了让我觉的自己没有做好、有漏、随时会被绑架的假相。虽然在近十年的正法修炼过程中,我对法越来越坚定,但此时还是觉的压力很大,表现为不能静心学法;发正念走神;总在思考出现迫害的表面原因。我找不到自己真正的执着,身体出现明显不适的状态:浑身乏力、头上象套着一个箍。在此紧要关头,师父再次慈悲点化我与同修交流。我谈出了自己这些不正的状态,并说自己应停下来,以免对整体造成更大损失,也谈到自己在师父法像前痛悔自己没有做好,以至于给整体造成这么大的损失,因此感到深深的自责,对不起师父。同修马上严肃指出我的认识不在法上,有在学员之上的心;不能承认旧势力强加的安排,不能停下该做的事情,理智坚定的做好该做的事情就是在否定旧势力,走出魔难。同修的话使我吃了一惊,当时就悟到这是师父借同修的口慈悲点化。与同修的法中交流,使我开始清醒,逐渐认识到自己因为法理不清执着自我,看重了迫害形势,不知不觉认同了旧势力的安排。

其后,同修们整体在法上進行了广泛交流,每位同修针对所发生的事对照法无条件找自己,找自己的执着和不足,并在明慧发表了切磋文章。在法中我们认识到这次的魔难都是我们的心促成的,心性也得到了提高。通过学法、交流、向内找,不久绝大部份被绑架的同修无条件回家。

向内找,圆容整体

我在这几年的协调中,通过学法、实修,由不知怎么做到渐渐知道了该怎么做,在不断同化法的过程中正悟了很多法理,以上的交流中所谈的认识也是所悟内涵的一小部份。因自己的修炼状态,很多认识难以用文字表达出来。

总的体会是: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的事做的好、做的顺时,是因为符合了法,是大法威力的展现;做不好、有困难时是因为不能在法上认识、有执着造成的,但通过学法、在法中提高后就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使坏事变成好事;不断放下自我归正自己,遇事无条件向内找,善待不同状态的同修,用纯净的心来圆容整体,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圆容师父所要的,而不是在证实自我,这样大法弟子整体才能成熟起来。整体走向成熟是师父对我们的期望,也是大法的要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