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迫害纪实(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八日】(接上文)

六、二零零四年五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诬判案

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云浮当局进行大规模抓捕,五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四月七日晚九点多,恶警同时分别闯入林静红、陈洁群和徐树华(原长江实业下属某公司经理,在单位是有口皆碑的好领导)等家,实施绑架。

林静红及陈洁群夫妇等三人当时就被绑架,在陈洁群家抄了复印机。徐树华则坚决不配合恶警的违法行为,不开家门,恶警包围了徐树华家,并采取断水、断电、撬门等手段,并长时间打门并砸门,遭徐树华申斥,暂停砸门后几个恶警一直守在他家门口,至四月八日下午五点多,恶警又继续砸门,闯进家中将徐树华及其妻子和年仅十岁的女儿绑架,抄走了电脑、打印机。参与这次绑架行动的有来自广州的车辆,据恶警内部透露,绑架行动可能来自广东省“六一零”(或国安)的指挥。稍后据悉:流离于云浮的佛山市法轮功学员蔡彩影于四月初失踪。蔡彩影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在三水妇教所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二年中共十六大前被逼流离失所。估计是她出事后,与她联系的五位云浮学员徐树华、林静红、陈洁群、麦月发、李美华等旋遭绑架,恶人绑架他们时还问他们有没有和佛山姓蔡的联系。

是年五月十五日前后,云城区的邪恶势力逼迫徐树华等五名法轮功学员签逮捕文件。云城区检察院以制作及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为“罪名”,向云城区法院非法提起公诉。是年中秋节,徐树华的哥哥徐树新又遭绑架。

是年十月十三日,广东省云浮市云城区法院对徐树华、陈洁群、林静红、李美华和麦月发等五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公开审判。五名法轮功学员正念正行,在法庭上据理力争,驳得他们哑口无言,无法判刑。法轮功学员赖家文参加了旁听。在下午休庭时,云城区“六一零”和公安政保股人员在法院的门口将赖家文绑架,并直接押往三水洗脑班进行迫害。

是年十一月十二日,法院再次公开审判,以法轮功学员揭露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正义行为作为“罪证”,黑白颠倒,对李美华、麦月发、陈洁群、林静红和徐树华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分别判以三至四年六个月的刑期。

七、二零零五年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诬判案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九日,云浮当局恶党不法人员出动便衣警察,再次进行大规模抓捕,杨海莲、赖家文、陈水石、阮桂焕、欧枝妮、李少珍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邪恶之徒绑架赖家文时,开始以找朋友的名义看看赖家文在不在家,知道赖家文在家时,便衣越来越多,足足有三十多人,将他家团团包围,扬言再不开门就将门砸烂。便衣开着几辆车来,车牌用布封住,害怕被人认到车牌。不法人员叫开门后将赖家文绑架走,继续非法抄家,抢劫走电脑,抄走一些资料。随后,又去工厂将赖家文的妻子陈水石也绑架,被非法关在罗定看守所。

阮桂焕是在街上被“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人员以谈话的名义绑架的,之后被抄家,抄走了电脑、打印机和一些资料,妻子欧枝妮也同时被绑架。阮桂焕原是银行职员,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被单位非法辞退,自己开个杂货店维持生活,二零零二年九月被非法劳教两年。阮桂焕和妻子欧枝妮被绑架时,阮桂焕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悲痛欲绝,伤心病倒,平时一听到警车响,心里就“怦怦”跳,想不到这次真的抓了自己的儿子。

九月二十九日深夜,李少珍被绑架之后就被送到新兴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两年。她丈夫赖珍贤被非法劳教三年,还在三水劳教所遭受迫害。家中只剩下一个老父亲和一个读初中的女儿相依为命,好好的一家人,被拆得四分五裂。

法轮功学员杨海莲在大街上被七、八个人绑架,她和赖家文、阮桂焕关在云浮看守所,她丈夫天天去不法人员那里要人。十月六日晚,杨海莲和陈水石、欧枝妮被释放出来。赖家文被非法劳教两年。

在这次绑架中,余玉明也遭劫持,在兴云派出所关押了一天,二十九日晚才释放。余玉明曾被关过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三年的云浮洗脑班,关过二零零四年的省洗脑班。不法恶徒还去了阿青的家,叫门不开,他们一直在家门口守到凌晨四点。阿青丈夫周莲也是法轮功学员,也被关过云浮洗脑班。周莲为避免邪恶之徒迫害,一直在外打工。

十月二十二日晚,法轮功学员欧素红粘贴呼吁释放九月被非法抓捕的云浮法轮功学员的不干胶时,被恶警绑架。

在广东云浮市恶党不法人员密谋策划下,云城区法院原定在二零零六年一月十日下午开庭,然在一月十日早上,又匆忙改期。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六日,中共伪法院开庭审判阮桂焕、欧素红。当日从八点起,云浮不法之徒出动三百多公安、交警、国安便衣,警车三四十台,布满了法院周围几条街,国安便衣走来走去。还有开摩托车拿着对讲机的便衣钻来钻去。还有拿着摄像机的人,好象要拍电视的样子。他们前所未有的高度戒备,口头说不怕报应,实际上心虚至极。对付两个只为做“真、善、忍”而被戴着手铐的人,居然出动几百人。连世人都说:“人都抓了,还派那么多人戒严,还怕他们跑掉吗?”连律师都说是一九四九年以来出动公安人数最多、气氛最紧张的一次审判会。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六日上午八点十五分,欧素红、阮桂焕先后在云城区法院被开庭审判,公诉人谢月科列举所谓罪状、证据,要求法官非法重判。欧素红、阮桂焕都为自己作了无罪辩护,他们的律师分别为他们做了辩护。云浮市刚毅律师事务所律师为阮桂焕以证据不足,制作资料数量不足做了无罪辩护。辩护律师叫公诉人出示证据,公诉人就拿不出来,只有一本拍了相的照片,完全没有任何靠得住的证据。

开庭只持续了一个半小时就草草收场休庭,二十四日继续开庭。阮桂焕家属向法院申请家属为阮桂焕辩护,法院庭长却以打乱思维和时间不足为理由剥夺了家属辩护的权利。

这次开庭,除了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能进去旁听之外,其他人一律不准进去,门口都是“六一零”那帮人把守,还有女警拿着摄像头拍照,进去旁听的都要登记身份证。就连法轮功家属都要三番四次请示领导才能进去旁听。法轮功学员被拒之门外,法轮功学员陈水石拿着身份证去登记,刚想拿旁听证,“六一零”的张伟强就叫人把她推出门外,几个人把她抓上车,抓到云城派出所,审问陈水石,是谁叫她来旁听,不法之徒把她关在派出所直到非法审判结束才释放她。陈水石的丈夫赖家文在二零零四年九月旁听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徐树华等五人时,被直接被抓到三水洗脑班迫害大半年。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也想进去旁听,又被抓住推出门口,不准进入法院半步。

是年三月七日,两人被非法判刑三年。阮桂焕上诉到市中级法院,他的家属去区法院要所谓“判决书”,区法院推说判决书随上诉书送中级法院。云浮市市中级法院秘密审判,不敢象上次公开审判,仍维持原判,并选在四月三十日下午下班时才通知家属,意思是五一放长假了,不要再追问理由了。

欧素红没有上诉,超过十日上诉期限后,她写了一封信给自己家属,由不法之徒用最快的速度将信递到家属手上,通知家人接见。欧素红和家人在看守所见了一面后,云浮市不法之徒就迫不及待将欧素红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意思就是这个人我们已经送走了,不关我们事了,你要找就找女子监狱。可见那些不法之徒的心虚,他们彼此都在推责任。

八、麦月发、陈洁群夫妇数遭冤狱

麦月发,男,一九四八年八月出生;陈洁群,女,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出生。麦月发、陈洁群夫妻均系云浮硫铁矿企业集团公司职工(陈洁群已退休),家住云浮市硫铁矿高峰生活区九六幢三零五室。

二零零四年四月,麦月发、陈洁群遭非法拘捕,后均被冤判四年,被分别劫持到广东省四会监狱和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麦月发自判决之日起,被解除劳动合同中止一切待遇。陈洁群自判决之日起,取消全部养老金(生活补贴)和医疗保险。自抓捕之日起停发社保金。出狱后才发回基本社保金。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四日,麦月发在向世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思劳派出所恶警绑架。次日,麦月发被非法劳教一年(云劳决字(2009)013号)。由于恶警绑架麦月发时,没通知他的家人,家里人接到所谓的劳教通知书时,才知道他被绑架、劳教。而由于“六一零”封锁消息,没人知道麦月发的情况,甚至关押在那里都不知道,很久后才得知被劫持在广东省三水劳教所。

麦月发被绑架、劳教之后约七个月,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十点左右,陈洁群在云浮市硫铁矿罗桂桥市场当众被云浮市“六一零”、高峰派出所三位女便衣强行绑架,车上还有几个穿警服的匪警参与劫持,现陈洁群下落不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发表“广东省云浮市麦月发、陈洁群夫妇被非法开庭”一文,提供了麦月发、陈洁群夫妇遭迫害的部份证据,全文如下:

姓名:麦月发 男 1948年8月出生
陈洁群 女 1951年11月出生
原住址:广东省云浮市硫铁矿高峰生活区96幢305室
原工作单位:广东省云浮硫铁矿企业集团公司退休职工

实施抓捕的部门:广东省云浮市公安局、云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国内安全保卫侦查大队、云浮硫铁矿企业集团公司派出所、云浮市“六一零”公室、云城区区委“六一零”办公室、刑警支队、中队。
云城区区委“六一零”办公室电话:0766-8817822
云城区委公安分局电话:0766-8822111
实施抓捕负责人:云浮市“六一零”公室 云城区区委“六一零”
原云浮硫铁矿派出所所长:周鉴华 现在广东省云浮市刑警队任职 家庭电话:0766-8725059单位电话:0766-8825015

非法审理的法庭:初审:广东省云浮市云诚区法院、区检察院
开庭时间:二零零四年10月23日
主审法官:萧伟铭 姚伟金 曾碧云 彭煜友
判决时间:二零零四年11月9日(2004)云区刑初字第134号
终审:广东省云浮市中级法院
主审法官:李晓莉 李鉴洪 谭家辉(代理)
书记员:钟玉莲
裁定时间:二零零四年12月23日 (2004)云中法刑字第69号
庭审过程中的违法行为:打断受害者辩护发言。
旁听者:法轮功学员若干人、家属5人、朋友2人

被非法关押监狱:麦月发(男)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四会监狱劳动改造4年
陈洁群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女子监狱劳动改造4年
公诉机关:云浮市云城区人民检察院 电话:0766-8827319

被原单位迫害的情况:男方自判决之日起,被解除劳动合同中止一切待遇。
女方自判决之日起,取消全部养老金(生活补贴)和医疗保险。自抓捕之日起停发社保金。出狱后才发回基本社保金。

二零零九年7月15日麦月发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云劳决字(2009)013号
实施部门:广东省云浮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 电话:0766-8130025
实施抓捕部门:广东省云浮市云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电话:0766-8822111

九、丈夫被诬判七年,妻儿流亡遭追捕

罗定法轮功学员沈雪梅一人带着今年才七岁的儿子一直流离在外,过着凄苦的生活。沈雪梅与丈夫陈建国十年来长期遭受中共各级政府有关人员的迫害,二零零二年后一直流离在外,多次遭到恶警的追捕。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陈建国在肇庆市大街上被便衣警察绑架、秘密判刑七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到广东省四会监狱迫害。陈建国二零零零年初曾因去北京上访而被非法劳教,在广东省三水劳教所受尽迫害,并曾目击三水劳教所将法轮功学员赖志军迫害致死的经过。

沈雪梅屡受迫害

沈雪梅一九七六年出生,一九九八年五月份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迫害开始后,沈雪梅和修炼法轮功的同事陆波受到中山市三乡镇政保科的二个警察三番四次的干扰,公司被施压,最后迫使他们失去了稳定的工作。而罗定市公安局政保科长谭伯勇等人也到沈雪梅家乡去找她,图谋迫害。

二零零零年初,沈雪梅和弟弟沈明军等人去北京证实大法,当时就被关在驻京办事处,第二天就被罗定谭伯勇和扶合的赖姓派出所长在北京乘飞机押到本地看守所迫害。关押了一个月后,谭伯勇用各种手段欺骗勒索了沈雪梅和沈明军姐弟俩人大概四千多元钱。同时也欺骗、勒索陈建国的父母交出二千多元的飞机票。陈建国当时就被劫持到三水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沈雪梅、沈明军、沈红梅三姐弟再次上京证实大法,再次被谭伯勇等人乘坐飞机押送回来,关在罗定看守所遭受迫害,看守所的王姓医生用死刑犯才用的脚链把沈雪梅的双脚铐住,致使沈雪梅活动困难,脚被铁链磨伤流血。他们用同样的手段来欺压沈雪梅的父母要飞机票的钱,最后迫使沈雪梅的父母到银行去借钱给他们。沈雪梅和沈明军两姐弟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三水妇教所,沈雪梅每天被强迫上工房做单工,每天都是早上五点多就起床干到晚上十点到十一点。最后恶警为了迫使沈雪梅妥协,就把沈雪梅单独关起来了,不让外出房间,吃饭也不让去,大小便也派人看管,最后大小便都在房间里,不让出门。强迫沈雪梅去看攻击大法的电视,“学习”他们的东西,搞军训等等,控制一帮人来强迫沈雪梅妥协,整个过程沈雪梅都不配合。有一次,一个看管她的恶警看沈雪梅不理她,马上找了一些人到房间里对沈雪梅侮辱了一番。沈雪梅在里面受尽了各种的欺凌、侮辱。最后也没向他们妥协,恶警唐湘平、杨晓雷两次延期迫害沈雪梅,共超期关押了沈雪梅七个月之久。

艰难的生活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罗定谭伯勇到三水把沈雪梅和陈建国送回罗定。当时陈建国不向邪恶妥协也被超期关押了九个月之久。出来几天,当局以沈雪梅和陈建国有“密谋”、“串联”(只通了一个电话),而再次把沈雪梅和陈建国关到拘留所里迫害,陈建国绝食了七天反迫害,最后放出来。但不法人员一直都对沈雪梅和陈建国严密的监控,把他们的身份证扣压,他们结婚的时候都不给身份证。

沈雪梅和陈建国结婚后,云浮、罗定的“六一零”、政保科又密谋把他们关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二年春,沈雪梅和陈建国被迫出走,一直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但云浮、罗定的恶警一直都在追捕,使他们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沈雪梅和陈建国有了儿子,一家三口在外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有家不能回,也不能对老人尽孝。之后,陈建国以摩托车搭客为生。

陈建国再蒙冤狱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五日,陈建国象往日一样在肇庆黄岗搭客,就被肇庆的国安、公安、派出所、交警抓捕。据悉陈建国在便衣恶警欲绑架他时跑脱,当局又出动交警追捕他,引来民众围观,恶警遂欺骗民众说他撞伤人而逃跑,可见他们做贼心虚、见不得光,不敢以真实情况示人。陈建国先被非法关押在黄岗派出所,第二天就被云浮、罗定的恶警押回到云浮看守所迫害。云浮的恶警去到陈建国家里把他搭客为生的摩托车也拉走,家人据理力争,恶警没有拿出任何理由,任何证据,而迫害陈建国。还威胁家人说过十多天开庭会通知家人。

陈建国的家人去了云浮云城区公安局了解情况,事实是云浮的国安叫肇庆的国安抓的陈建国。当家人质问恶人为何要欺骗民众说他撞伤人的谎言,恶人不打自招说:是想把他妻子也抓了,编造谣言是为了引他妻子出来把他们一起也抓了。陈建国的家人到罗定公安局与一梁姓恶人据理力争,指出警察随便抓人,没有任何证据和手续,是执法犯法。罗定公安局的人说:“我就不信治不了你陈建国。”

陈建国被非法关押在云浮市看守所期间,不准家人接见,不准保释,遭残酷折磨,身体情况堪忧。据云浮市“六一零”人员一次透露,陈建国在非法审问中拒绝回答,遭恶警残酷折磨云浮恶警说“怎么打都不说”。

最后,云浮当局在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于二零零八年五月非法秘密判了陈建国七年重刑,连他的家人也不通知,于九月秘密劫持到广东四会监狱迫害。他搭客用的摩托车也被送去四会监狱。陈建国的家人到法院问为什么不让家属知道。邪恶之徒狡辩说:他们有权力不让家属知道,也不需要家属知道,也不需要给任何文件你们。之后,陈建国的家属去四会监狱接见,看到他身上有伤痕,显然是遭到四会监狱的折磨。

云浮市迫害陈建国的帮凶是周国颜,此人手机号码13509998837,还有郑海贤, 陈庆辉等人。

沈雪梅母子仍在遭非法追捕

中共不法人员们绑架了陈建国后,云浮、罗定的“六一零”,政保科恶人就一直企图绑架沈雪梅母子俩,三番四次的到沈雪梅的家和娘家里逼迫亲人说出下落。陈建国的舅仔沈明军在外打工回家过年的时候,“六一零”的邪恶之徒在年三十晚绑架他,连同他的手提电脑、手机等物品全部劫走,威迫他、妄图打听沈雪梅的下落,直到大年初二才放他回家。到二零零八年六月,云浮恶警在得不到任何消息的情况下,把沈明军劫持到广东省洗脑班进行精神迫害,其目的仍是为了追问其姐姐的下落。出来后,也一直跟踪监视他,长期监控他的电话。如今,陈建国的妻儿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十、与警察面对面讲真相

中共视法轮功为“头号敌人”,歇斯底里的镇压、迫害。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二日,广东省清远市梁惠珍、张红等在罗定探亲,因救度世人讲清真相,受到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举报,当日被“六一零”恶警绑架,同时被抄家,后被非法劳教。梁惠珍家里有两个小孩,无人看管,丈夫无正当职业,生活十分困难、家中凄惨。

梁惠珍曾经在二零零零年因上访被非法关押二十天,二零零二年在广州找工作被广州“六一零”借查户口之名绑架,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位于三水的妇教所迫害。张红家中的处境同梁惠珍一样。张红曾在二零零零年在翁源县发真相传单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位于三水的妇教所迫害。

以下为一当事学员自述在罗丁遭劫持时的部份经历,从警察与法轮功学员的谈话中,正邪立辨:

二零零四年11月12日下午4点多,我和同修到罗定市生江镇探亲,路经木环村、八达村发传单讲真相。有被谎言毒害的学生告知老师,不明真相的老师举报后,生江镇派出所恶警绑架我和同修,我们对警察讲清真相。在罗定看守所期间,警察连续审问我们五天。

每次非法审问我的时候,面对邪恶,我都详细地对警察讲真相、劝善,请他们不要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善恶有报,迫害法轮功学员就是江泽民的帮凶,这样做对他们自己不好。警察谭伯勇说:“我是警察,就要执行法律办事。”我说:“你们跟着江××迫害法轮功五年了,迫害我们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十多年了,法轮功学员都按照李洪志师父教给我们的真善忍去做个好人,善待别人,处处都体现出是个好人,为别人着想,修去所有不好的坏念头和常人中的执著观念,净化自己的身心。在法轮功学员的群体中,没有勾心斗角,没有贪心妒嫉,没有吃喝嫖赌的坏习做恶。”

警察说:“我们都在思考法轮功的问题,认识这么多法轮功学员,都知你们是好人,但我身为人警察察,就要执行上级的任务,我们做错了同样按照法律判刑,同样要坐牢。”

我说:“知道我们是好人,为什么还绑架迫害我们,告诉你们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有罪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们为了名利,为了升官发财,为了头上的乌纱帽,违背良心做坏事,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好人,还说自己是人警察察,你们配做人警察察吗?人警察察是这样对待自己国家的老百姓吗?拿起枪杆子打自己老百姓。上至中央下至省市的官员,身为人民的官,这官是人民给你们做的,做官应该为人民的身心健康,衣食住行,让老百姓生活能得到幸福而着想,而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迫害百姓。当今世道没有清官,现在很多做官的为官不正,贪赃枉法,无恶不做,不理百姓死活,知法犯法,成为千古罪人。江××利用手中权力,出于小人的妒嫉,迫害法轮功,诽谤法轮功创始人,利用国家的宣传机器制造假新闻,动用媒体散播谣言,谎言欺骗毒害中国大陆的人民群众。法轮功被迫害是千古奇案,我们李洪志师父教我们修炼人不能杀生,更不能自杀,自杀是有罪的。李洪志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

我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陷害法轮功的一切都是造假欺骗人民群众。法轮功是正法,不是邪教,教人做好人,修真向善,弃恶从善,弘扬世界六十多个国家,香港一国两制,让修炼法轮功。人人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做好事,为什么中国大陆还在迫害法轮功?你们口口声声说身为人警察察,但是正邪不分,善恶不分,还做江××的帮凶迫害好人。

警察无言可对。我继续说:“要尽快无条件释放我和同修回家,我提出要求,要求打电话给公安厅的领导,要无条件释放法轮功的学员。”警察说帮上报,还是没实行我的要求。我对警察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人心相传。”

第四天一个叫梁大的恶警非法提审时,我跟他讲真相,讲大法洪扬六十多个国家,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香港让修炼法轮功。恶警很狰狞,恶相毕露、逻辑混乱地说:“我们中国人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死伤无数,怎能让你们法轮功推翻……”我对他说:“我们法轮功不参与政治,是江××集团强把法轮功拉到政治上去,栽赃陷害法轮功。我们修真善忍,修真向善,在社会上做个好人。”恶警又说:“那你们为什么不再忍忍呢?”我理直气壮地说:“我们一直在忍,已经忍了五年了。但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你们这样对待我们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从来没有怨恨过你们警察。知道你们都是受蒙蔽毒害的,法轮功学员一直在讲清真相,可你们就不相信,还反过来说法轮功学员的不是。现在社会上所出现的天灾人祸都不是偶然的,人不相信的事情都会出现,如果你再不相信,那就等着更大的天治吧,继续做坏事,还会连累家里亲人。”

后来恶警用恐吓、威逼的言行来对待我,说什么你的口供记录对你很不利。恶警用恐吓的口气说:“从法律上会判三至十年劳改,你可以请律师。”我说:不用请律师,也不是你们说了算。在中国,所谓的国家法律都是中共制定的,被滥用来对老百姓实行专政,当官的自己无法无天。

二十多天后,不法人员与清远市“六一零”恶警联系,将这些案件转移交给清远市公安局,清远市“六一零”恶警非法整理判决书,非法判同修一年六个月,劫持到三水劳教所迫害,我被非法判了3年。我在心里全盘否定,深知李洪志师父在身边看护着我,不法人员说不送我去,用威迫的语气说了很多,但搞了所外监控证明书。(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三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