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过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八日】首先叩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我于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原以为自己生活多舛又修炼五年,对人的很多东西已看的很淡了,名利情已基本放下。可是最近的一段经历却说明事实远非如此。自己离真正修去名利情、从人中走出来还差的很远。

我零九年上半年办理退休,在此之前,我在二零零零年工龄已满三十年,所以按现行政策申请离开工作岗位,至今离岗已九年,工资福利等不变。由于硬件过硬,我九六年已获得高级职称,但因我所在的单位是全额财政拨款,高级职称名额受限,所以一直未聘,工资不能兑现,我一直拿中级职称的工资。离岗时,单位一位领导还有三个月就满六十岁,他退下后空出名额我就可以拿到高职工资,但当时实在厌恶单位的人事纷争,加上孩子刚上高中需要花精力陪伴,就决意离岗了。多年来,虽也觉的委屈和不满,有时也记恨,但想想自己这些年拿了不少稿费,大大超过工资收入,很让一些人嫉恨,也就自己心里找平衡算了。修炼后知道要修去名利情,觉得自己不贪婪,在利益上也算是放下了。

零九年上半年单位通知我办退休,算算退休之后各项收入加起来每月也有近四千元,心里也比较坦然。但是退休工资迟迟批不下来,后来单位来电话说,我其实在五年前也就是零四年就应该退休了,因为我是工人身份,工人身份是五十岁退休,干部身份才是五十五岁退休。我晚退了五年,而且零四年以后工资套改又多次涨工资,这些我都不应该拿。退休工资要按零四年以前的标准来算。这样算起来,我的退休金全部算起来加上过节费每月也就只有三千元。

我一下子懵了,我搞不清自己是什么身份,但是在岗时我那么能干,连续几年,因为我得奖,全系统年终考核平均每人多拿二百元奖金,(机关政绩考核)就是奖励也该给个身份了。二十多年,我知道我在岗时的一些临时工现在都是干部身份还都当了领导。那几个没有业务职能的都是干部身份了,我怎么还是工人呢?我回想着那些年中的一幕幕,回忆所有的环节,感到巨大的失落和莫大的耻辱,一个强烈的念头就是要把事情搞清楚,把失去的要回来。

我独自去外徜徉,想着怎么做。忽然想到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也许这正是自己要过的利益关。于是就开始说服自己,要忍,要求自己多学法,但是坐在那里却如同万箭穿心,无法排解的羞辱和无奈让我多次无声的干嚎和干呕并且浑身发热。于是我跪到师父法像前,没想到我刚说了一句:师父,这件事对我的打击真的很大,就看到师父的法像忽的一下严肃起来,吓的我一骨碌就爬起来。

师父这么不高兴肯定是我错了,我知道我必须要过这一关了。之前,去人事局找关系的念头时时在心里闪现,但是想到师父那么不高兴,就想算了,无论如何,我绝不能做让师父不高兴的事,老实过关吧。

可是这关实在太难过,毕竟家里还有些地方需要钱,而且孩子在国外刚毕业,如果找不到工作的话就得再读一年,手里的钱基本用光了,现在也没有工资外的收入,就靠攒工资勉强供孩子读书,如果供不了孩子,孩子在海外又没有合法的身份,那就只能回国。我三十多岁生小孩,修炼前对孩子的学业和前途看的比较重,平时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对孩子一路念名牌学校还是比较赞许,于是,我悟到这同时也是让我修去的。

足足有一周多时间,我很难做到真正的静心学法,但是不管怎样,我就是坚持坐在那里学,一个一个念头翻上来,一次一次压下去,拨通人事局的电话又放下,一遍又一遍想那些自己讨厌的人和事,种种设想和不堪一齐往脑子里挤,我真觉得自己要垮了。

后来一次打坐前,我实在忍不住,就含着泪说,:“师父知道不?实在是太不公平,我有学历,可有的人没学历,我考外语分数很高,可很多人连考都不考,我的成果级别,别人不能比,可我却落得如此结果!然后就出声的哭起来。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往下掉的很厉害了,已经由于心不正而招来鬼了,就象师父说的:“在你人心很重时,又有邪恶与不好因素的干扰,就会表现出你强了它就弱,你弱了它就强。”(《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结果就在那天晚上,被色魔干扰,醒来后我非常后怕,也警醒不少,开始向内找自己的各种人心,发现除了利益心之外,我有一颗隐藏很深的虚荣心。而这个虚荣心,根本上又源于我十八岁时的一段经历,让我从骨子里认为工人是不好的,社会阶层是很重要的。

于是针对这些人心我开始发正念,在一天至少发十次正念的基础上,我开始一遍一遍学习师父的有关讲法。

我很清醒的看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把生活中的苦当作对自己的不公,有许多人垮垮往下掉。”“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

我一遍一遍的看着师父讲的法,觉得师父讲的太好了,这一字字一句句不都是在说我吗?而且说得多么透彻、多么精辟入理!人的语言真的无法赞颂师父,无法赞颂大法多么好!

同时,我又一遍一遍的想,那些钱也好名也好都算什么呢?人都认为是铜臭的东西,修炼人怎么能抓住不放呢?再说我要什么身份?中共邪党的干部身份?我没有不是更好吗?更重要的是,我是个法轮大法修炼人!一个大法修炼人怎么能为这么一点蝇头小利去找这个找那个的?!那不丢人吗?天上的神会怎么说?我从内心深处觉得,我这个徒弟决不能给师父丢脸。我应该高昂着头跨过这一关,这才是我应有的修炼状态。师父说过:“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转法轮》)我这个样,连罗汉初级果位都到不了,怎么跟师父回家?

我也再次用法理审慎的对待孩子的问题。孩子有孩子的命,如果他命中注定就是非得要回中国大陆,人又怎么能改变呢?况且孩子也走進大法,除了师父以外,宇宙中谁能改变他的命运?“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转法轮》〈第七讲〉),于是我就经常在心里念叨:随其自然,随其自然。过程中,要求自己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该下载真相资料就下载资料,该发资料就发资料,同时随时发正念解体自己各种不好的念头和各种干扰,一直坚持不断。中间孩子因为多次面试后没有消息跟我发脾气,我都耐着性子劝他从修炼人角度认识问题,告诉他要多学法,听师父的话。并且劝他对人对事随其自然。孩子也给我留言说,他知道要魔炼,也知道只有在找到工作时不喜形于色才是达到标准。

就在我心境终于慢慢平静的时候,孩子来电话说找到了一份工作,收入虽然不高,但是老板答应给他永久职位。几乎在我能够完全平静的对待这件事情的时候,孩子来电话说,他又接到了北美一家最大的什么公司的电话,让他下周一去上班,也是永久职位,试用期后年薪几万,而且还有令人咋舌的高福利。

我没有高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真的可以说是很平静的对待了这个消息,但是我哭了,说不出的对师父的万般感恩和感激。我知道,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精進,学法炼功,讲真相,救众生,做好这三件事。

再次叩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