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心态 帮助被迫害同修的家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

帮助被迫害同修的不修炼的家人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二零零二年,当地邪恶疯狂的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这之前,我两位同修妹妹在外省老家做真相时被绑架了,我赶回了老家。而这时这边的同修的女儿打来电话,要我速回,说她妈妈出事了。当我赶回时才知道昔日许多同修被当局非法抓捕了。

同修的女儿见我回,立即来到我家,却不進门,而是站在门口双手叉腰,表情恶狠狠的说:“你怎么没有被抓,你跑的倒挺快的。”那感觉俨然是说我象个“特务”。她比我小几岁,未婚,在生活上并未自理,她妈妈被绑架后,我不断的跟她讲真相,在生活上照顾她和她的父亲,很快他们都顺过来了,对大法弟子被迫害有了一些认识,不再仇恨大法,也不再怨恨(她的母亲)大法弟子了。

听说她和妈妈几乎同时被恶警抓走,恶警对她也進行了迫害,被抓时,她被打了一巴掌,她随手回了恶警一个嘴巴,恶警呆了,说:“看来你不是炼功人。”就没再打她了。只是盘问她一些事情,她什么也没有说,关了二十四小时后便放回了她。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在生活上越来越依赖我,三天两头找我去帮她做家务,而且我几乎一去就是一上午或一整天,挤掉许多学法时间,又感觉自己助长了她不好的心理。因为自己爱面子,又有想当常人中好人的人心,不好直接跟她说,只有暗示或推托,导致她结婚时散宴后的大块家务要我一个人收拾,这次我直言拒绝了,她便打了十几个电话怒斥我。之后许久我去看她,她象什么事没发生一样对我十分客气,并像一个十分贤惠的家庭主妇在家操持家务、洗衣、做饭,处理家务琐事井井有条。哎,最初都是我的人情太重,把她在生活上带歪了。

给同修送大法书籍

几年过后,她的妈妈回来了,其他同修去看她母亲都被她父女俩怒视或拒之门外,有同修劝我少去她家,小心当地邪恶的盯梢,我笑了笑,但还是在当晚带上师父的新经文和《转法轮》,买点水果,大大方方去了,由于平时的交往,父女俩没有戒心的接待了我,并向我诉说他们的担心。由于自己昔日修的不太精進,同修阿姨对我修炼一直不看好。交谈中由于多年的被迫害,同修的许多思想距离法很远,她不屑一顾的说:“你还是老样子。”指我多年过去没有提高多少,我没有动心,把新经文和《转法轮》交给她。没过几天,被她丈夫发现了,给她藏起来了,她打电话给我,叫我去要。因为平时我和她的家人打下好的关系,我就以借看的名义要回来了,又趁时给了同修阿姨。通过不断的学法,同修阿姨很快化解家庭中的矛盾,处理好各方面的关系,又投入到证实法的洪流中。之后,她问我当初怎么敢第一次见面就送大法书给她。我说,“你说我还是老样子,我就理解你也是老样子,你曾经是我们当中精進的同修,尽管你那时有许多思想不对,但只要你学法,你就会变的。看看我没说错吧。”同修阿姨笑了。我说,为了等到今年由我亲自送书给你,我还吃了一点小苦呢。

学好法,和被迫害同修的女儿共同精進

二零零八邪党奥运之前,一位同修大姐在外讲真相时被抓了,留下一个带修不修刚成年的女儿,其他家人并不修炼,对大法也没有正确的认识。因小同修跟我学艺,她妈妈被邪恶迫害后,其家人就干扰小同修与我们交往,宁可让她去读技校,也不让她与我们交往。同修的丈夫也表现很疯狂,竟想着要采取助纣为虐的办法来救自己的亲人。一时间从表面上看似乎非常的紧张,但最终在师父的加持下,解体了这一表面幻象。

小同修刚开始被困于家中,天天承受父亲的责骂,不让她修炼。她哭着打电话来,同修们不断帮助她发正念,不断鼓励她、在法上开导她。她说再难也要坚定的走下去。很快我和同修帮她找到了工作,有了外出的环境接触大法弟子,小同修提高的很快,对出外做真相由不太理解,到知道了其重要性,也抹去了许多对法的困惑。

由于不断的在一起学法,小同修提高的很快,面相由迷茫、倦乏变得清秀、善良、明朗起来,由于她杂念少,做事快、勤学、聪明,在证实大法的项目中,配合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也学会用所学技艺救人了。她和父亲的关系也缓和了许多,父亲明明看到女儿比过去明事理,在家勤快了,也看到了大法弟子在无偿传授她技艺,可还是不肯進一步了解真相,还时常说:“快点学好技艺后,别再跟这些人来往了。”小同修每每听到此话,心想,有这样教育孩子的家长吗?不得法的常人好可怕啊!让她更加坚定了修炼下去的决心。

刚开始,由于小同修的妈妈被非法关押在同一个城市的女子监狱里,按规定家属定期可以见面,可是她的父亲不让她们母女见面,还百般阻挠,加上邪恶从未放松对家属会见这一块的破坏,刚开始空跑了好几次,随着学法的提高、正念的加强,母女终于见上面了。那位做母亲的同修感到了自己女儿的变化,加上在法上的交流暗示,同修增加了许多正念,也少了许多牵挂。有时小同修还找机会背新的讲法给她听。

由于小同修放松了生活细节的注意,一次外出时被父亲拿走了未上锁抽屉里的大法书籍,父亲骗她说是警察对他们進行了二次抄家。由于我没修好,没有進一步向她父亲讲清真相,到现在她的父亲也未摆正好位置。

之后不久,小同修被她的父亲和哥嫂赶了出来,理由竟然是怕女儿因修炼大法被迫害会影响他们的生活。因为小同修常住我家在生活上不方便,于是便在距离我家不远处租房居住。可能是放松了引导她学法炼功,再加上她一个人生活,她正值青春年少,独立面对外面的诱惑,很多事情稍一放松在生活上的照管就很快走偏,有时陌生男性错打了电话,加上引诱,她就能跟人经常聊天搞的对方家属打来电话斥责,有时穿衣服这掉一块那挂一根绳的,常人随便说一句话想都不想就被带动了。看到这一切,觉的带好一个人压力很大,责任也很大。加上自己学法少,就搞的我心力交瘁,有时说她,她根本不听还睁眼睛撒谎争辩。有时真的不想管她,但师父慈悲的话语一直萦绕在耳边:“这些事情都应该有大法弟子宽容、善良、祥和的表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也许在证实法中大家分管扮演的角色不同,有什么你的我的呢?带好别人,只有修好自己才行啊。过去的一段时间因为大家法学的好,才配合的好,个人的东西也少一些。通过大量的静心学法,就知道自己隐藏证实自己的心好重,许多话不在法上,反而去强加于人,拧着劲后又用人心去处理修炼中的事,没有法的力量,怎么能改变人心呢?

终于,在不断的学法中,小同修顺过来了,她说那段时间好压抑,老想去反叛自己,知道不对,但就是转不过来。听了小同修的这番话,回想自己的种种,有时几乎一天看不到她就打电话查她在哪儿,看似怕她变坏,看似关心,其实是自己耐不住寂寞想把她拢在身边唠嗑,证实我对她才是最好的,想想神会用人心管事吗?看似是做好事,其实都是在做坏事,“三教修炼讲无为 用心不当即有为 专行善事还是为 执著心去真无为”(《洪吟》〈无为〉),我时常警告自己就算帮别人也得纯净,在法上去帮,如果不是这样,就是在干坏事,在往下推别人。往往别人拧着劲,就是自己拧着劲造成的。

初期感悟,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