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有形 细雨无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日】我是九九年元旦得法的,也算是一名老弟子了,我的修炼过程中有苦、有甜。苦的是有时法理不清,看不到法的伟大,用人心去做事,用人心去对待修炼与救度众生;甜的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同修们不断的与我切磋法理,帮助我破除人的观念,解体旧宇宙的因素,心性在不断的升华。

风雨中一路走过来,感慨于自己的幸运,在这宇宙正法的伟大时刻,有幸成为众生瞩目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得到伟大师尊的亲自救度,何等荣耀!

下面就把我的一点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也算是向师尊汇报吧。

一、刻录光盘的经历

二零零九年初,同修给我一台一拖五的刻录机,恰逢“神韵晚会”光盘下来之机,由同修提供母盘,我开始了刻录真相光盘的工作。最初空白光盘都是同修买好给我送来,因为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事,也不知道同修送来的那个牌子的光盘去哪里买,送了大概三次吧,我就想,不能总是这样依赖同修,大家都有自己要做的事,而且既然我这朵小花已经开了,就要开好,减轻同修的负担,真正做到资料点独立运行。

于是我就去了电子城,偶然在一家光盘经销商的店里见到了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顾客在买光盘,看的出来她和老板很熟,她买的是盘面有图案的简装的光盘,凭感觉我确定她是同修。我买了点盘贴,问了问光盘的价格就走了。过了几天,我又去了这家店,先买了大概二、三百张光盘吧,回家刻录后,经检查效果不错,价格也便宜。

我自己有一台家用打印机,速度是最慢的,最快的速度打黑白的每分钟十六张纸。当初只是想自己做资料自己发就行了,也没装连供,需要经常注墨水。

一天,我给资料点送光盘,同修说资料的用量大了,她有点忙不过来,我就主动帮同修做一部份小册子,开始每周六、七十本,后来有几次每周做一百多本,大概要做三、四天。每周背个大包给那里送小册子和几百张光盘,然后再去电子城买六百张光盘带回去。从我家到资料点再到电子城,路途很远,一个来回大概三十公里吧,我一直无怨无悔的做着我该做的,那是我的责任。可是有一天,我去送资料时,同修说前两天她在网上看电影了,我心里就过不去了,嘴上却说怎么能去看那玩意儿,把那时间用来学法多好!从她家出来越想越气,有时间看电影却没时间做资料,还得我大老远的送来。心里不断的翻腾,走着走着,突然清醒了,这是我吗?师父告诉我们遇到矛盾找自己,一定要看自己、修自己。造成我愤愤不平的是什么因素呢?“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精進要旨》〈境界〉)原来是妒嫉心造成的我认为自己额外的付出了,好象是为别人做的。难道我所做的不都是为我自己、为救度众生而做吗?这一切也许就是当初我立下的誓约呀!是我必须做好的!明白了,那个物质瞬间就被师父拿掉了。

其实,这一切不也就是冲着我这颗隐蔽的很深的心来的么?不久,同修那里就不需要我帮做了,我依旧是供给她那片光盘。制作真相光盘的过程中也遇到过心性上的考验,前些天,有一片同修又需要大量的真相光盘,传过来的条子上写着上一次做的《我们告诉未来》第七至九集各缺三十张,让补上。当时我就糊涂了,明明我一张一张的贴的盘贴,而且盘贴是有数的,贴之前我又数好的,怎么会出这种事呢?无论什么情况,我都不动心,配合同修的要求去做好,结果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二、善待同修

最近发生了一件同修被迫害的事,对我的冲击很大。因为我和这个同修关系很密切,各种往起勾怕心的信息不断的反映到我的大脑中,尽管我也在不断的否定它,同修也在法理上同我切磋,但是还是好两天坏两天。终于有一天,我静下心来背法、发正念,渐渐的那些不好的物质消失了。通过这件事,我看到了自己的问题,听到这个同修被迫害,我每天都发好多次正念,可是在这之前,听到其他同修被迫害需要大家发正念时,我都是敷衍了事,甚至根本就没当回事。可见对此同修的情有多重,对同修的分别心有多重。几年来在对待同修被迫害这件事上一直表现的很麻木,没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已经站在邪恶一边了。大家协调一致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解体邪恶因素对同修的迫害。师父告诉我们:“有的人你指派他做什么他就不愿意做,就喜欢做自己要做的,各自为政,那怎么能行呢?就象这个拳头出去,大家攥在一起才有劲。(做握拳的手势)你说它想干什么、它想干什么、它想干什么,(做五指分散的手势,指每个手指)这没劲儿啊,出去就受挫呀,是不是?你们得有一个规划,得有一个安排,协调好,互相之间配合好。”(《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这个同修被迫害后,我才发现了这个问题,也真的开始改变我自己。

矛盾、问题总会在身边发生,就看我们站在什么基点上去对待。以往我在矛盾发生的时候,总是看到对方的毛病,总觉的自己站在法上,执著于自己,坚持自己的观点,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感受。这些必须去除的旧宇宙生命的特点,在我身上一直存在着,尽管师父不断的把法理讲给我们,我却很少用来衡量自己。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通过背法及同修在法理上的切磋,渐渐的法理清晰了,心性也提高了,再遇到问题就不象以前那样对待了。

前几天,在公司里我说了几句话,自己到没觉的怎么样,可是一位同事也是同修,把我叫出去,告诉我以后不要当着常人同事的面提起那个大家都认识的人,免的同事认为我们是一伙的,怕出现矛盾,因为公司的主管经理也是同修。当时我说了一句:“这点事算什么?”可是心里确实老大的看不起她。第二天上班路上,突然间这件事反了出来,我警醒了,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无论做任何事,要先想到别人,看看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你们互相之间在配合上,心里不平,激动生气,那个时候很难想自己、看看自己是什么状态、出发点是什么人心。多数是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或者对别人的瞧不起,这两种心的反映是最强烈的。”(《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却忘了法,关键时刻又是被人的观念左右着。工作的环境也需要我去圆容啊,工作不是修炼,但是修炼真的会反映在工作中。手机安全的问题也是同修之间存在的一个问题,我和公司的几个同修之间对此事的悟法就不同,当我们说什么的时候,同修提醒手机要放起来,我就会无声的配合,尽管我还没有悟到。为了不给同修造成心理压力,不让邪恶因素钻空子,利用人心间隔同修,我就会放下一切自我,加大容量,宽容别人。

这几年,我也参与了一些协调的事情,从中也暴露了各种执著,但都能在法的指导下修去它。有一件很小的事,简直无法想象会发生在我身上。事情是这样的,同修送我一台佳能4500打印机,准备用来打印光盘盘面,但是红色墨头堵了,让同修拿去修理,同时拿走的还有两台4500,我这台是最好的。过了一些日子,同修让我去取,我心里就琢磨开了,不会把最破的换给我吧?结果真的如此。我心里真的不平衡了:怎么这么自私啊,给你们提供打印机,你们还把好的拿走。你们又不打盘面,只是做周报等资料而已。这一念出来以后,虽说心里不舒服,但很快就意识到错了,这不就象和尚执著要饭碗一样吗?打印机是救人的法器,谁用都是为了救度众生,作为一名大法中的修炼者,应该把好用的首先提供给同修。“我希望越往后大家应该越象大法弟子的样子,配合的越好。做事想别人,遇到矛盾想自己,这话可能大家都会说,也都明白,可是到了关键时候就不去想了。”(《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而那台打印机最后也转给了其他同修,因为打印出来的画面有红色的横条,不适合制作光盘。最近,同修又给我一台打印机,据说没有毛病,还没拿回来就听资料点的同修说他们急需一台打印机做《九评》,当即我就决定打印机先给他们。想想以前,在邪恶最猖獗的日子里,资料很紧张,好多时候经文根本就不够发,我就用复写纸抄写,每次都把最后一页留给自己,把原件和抄写最清楚的给同修。到最后了反倒执著起这些来了。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暴露出来的人心虽然不好,但是却是最弱的,认识到了师父就给拿掉了。

以上是我的一点体会,其实,十年随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历程,怎能是这一点点的体会所能涵盖得了呢?苦也好、甜也好,修炼的路走的正、走不正,都在修炼中,一切都在法中归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