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师范大学官员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师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日】明慧网近日报道,河北师范大学以违法违纪为借口,不让法轮功学员席淑君老师在她从事的音乐教育教师岗位上班,让她到资料室工作。席淑君因在二零零七年给一学生讲了法轮功真相,即被河北师大开除留用至今已两年多,期间院领导多次让她写认识放弃信仰,给其家庭、生活、心理造成很大干扰和压力。

河北师范大学宣称“怀天下,求真知”,“学博为师,德高为范”,却在现代文明的二十一世纪成为中共迫害 “真、善、忍” 信仰的助恶先锋。河北师大领导以不放弃信仰法轮大法为由,无理开除了至少三名在校大学生。一九九九年底原教育系学生安秋芬、李曼被非法开除学籍。李曼被逼离校,打工艰难度日,二零零一年一月李曼被石家庄劳教所迫害。对信仰法轮功的原教育学院付华景老师跟踪、监视、限制自由,原教育学院中共组织部门曾罗织十余条罪名陷害她。

二零零二年在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时期,河北师大领导在中共的淫威下,大肆配合“六一零”非法组织,绑架六名坚持信仰法轮功的老师到封闭的洗脑班,说是法制学习班,实则用不让睡觉、强制谈话、恐吓威逼、扭曲心灵洗脑等手段逼迫放弃信仰的洗脑班。河北师大不惜出钱出力动用各学院教师配合看管、说教;派老师到洗脑班讲课,还被灌制成录像;派艺术学院的文艺演出诋毁大法,献媚歌颂中共。二零零二年十月,编写《形式与政策》一书,其中就有诬蔑法轮大法的内容,由“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此书在河北师范大学、河北经贸大学当作教材,毒害着广大的学生和老师。

化学学院付华景老师,在修炼法轮功前患糖尿病十几年,两腿疼痛、浮肿,行走困难,曾花掉大量医药费治疗。自九六年学功后,身体健康,停用了各种药物,而且看淡了名利,按“真、善、忍”做好人要求自己,精力充沛,心情愉快。被强迫洗脑后,旧病复发,从洗脑班出来就住进了省三院,又陷到往日的痛苦中。注射胰岛素,并发症末梢神经炎引起的疼痛使她痛不欲生,中西药物无明显效果。不得已付华景继续开始炼功,没多长时间就除去了病痛。为了说句大法好,付华景和丈夫向世人讲真相,被河北师大保卫处举报。付华景的丈夫被非法判刑,她又遭到河北师大施压,敏感日谈话、监视居住,最后被双开留查。在这种双重压力下,付老师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零八年一月四日含冤离世。临死前,连她丈夫的面也没见上。

二零零四年,师大教育科学院教师王国新,在北京师范大学读博士期间,因讲真相被调查。在王国新返回石家庄休假时,撬开他住宿的房门,进行违法搜查,发现房内有法轮功真相传单而绑架了王国新。河北师大保卫科积极配合迫害。最终王国新被北京师范大学开除了学籍,并被非法劳教两年。王国新及其家人遭受极大痛苦。劳教回来后,河北师大又逼迫其放弃大法修炼,他最后无奈离开单位。随即河北师大将他除名。

公管学院教师邓梅珍,五十七岁,参加工作三十多年,兢兢业业。二零零五年四月,河北师范大学不法人员以“顽固不化、抄家时不签字”等理由断然将她开除给她身心、家庭生活造成巨大伤害和压力。邓梅珍曾找本部门领导及校领导申诉,他们避而不见,毫无消息。同年,物理学院教师张丽珊因讲真相,被非法抓走,河北师大马上把她开除。

正如同《九评共产党》所言,“一个政党,用这种无比卑鄙、残忍的手法,倾改革开放二十几年来积累的举国之力,动用党、政、军、警、特务、外交,以及各种各样的政府及民间组织,操控覆盖全球的媒体系统,采用从人盯人到高科技的严密信息封锁系统,来对付一个修身养性的和平团体,这是中共流氓本性最彻底的一次大暴露。”而河北师范大学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恰恰做了中共的邪恶帮凶。

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这样的悲惨遭遇在中国每天都在发生着,至今已有三千多有名有姓的大法修炼者被迫害致死;,上百万善良人被非法关押;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却只因为他们要修炼做好人。象河北师大这样的学府居然也参与迫害,不顾事实真相,丧失知识份子的仁爱与气节,与中共沆瀣一气,何谈德高呢?

中华五千年文化历来崇尚信仰为本道德为尊,行为准则遵循“仁、义、礼、智、信”,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今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说真话,让世人明白真相,明白善恶,这不是在做好事吗?河北师大也有一些有识之士守住了良知,明白了真相,不再参与迫害。从中共阻止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和中共各级官员迫害说真话的学员,足见中共在掩盖其 “假、恶、斗”本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