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参加李洪志师父在广州第五期传法班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公元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八日,应广州气功协会的邀请,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在广州越秀体育馆举办了为期八天的法轮功第五期传法班。在开班前越秀体育馆前面的空地,当时人潮涌动,门口有气功协会工作人员(非法轮功学员)在出售法轮功书籍《法轮功》(七元/本)、法轮章(二元/颗)、师父法像(五元/张,过塑,盖有师父印章),这些珍贵的资料被各地来的求道者抢购一空。

这次办班八天收八十元,这个收费标准是气功协会要求的最低收费标准,师父还希望再低些,以减少学员负担,以前师尊收费是四十元,而且老学员减半。而其它气功班一开办,普遍三百元以上,资料一卖就是几十元甚至更多。

许多人不远万里而来,其中高人也不在少数。我看到体育馆前面有一排大树,都是一抱大以上,就走过去看。有一棵大树上被人钉了大钉子,我于是生出同情心,用手去拔钉子,不经意的一回首,竟然发现来听课的人群中有一个六、七十岁模样老者,精神矍铄,他正盯着我呢,只见他双目发出红光打过来,有一股震人心魄的气概。当时假气功、伪气功、各种妖魔鬼怪都出来了,这个有术之士也许是怕我是有什么来历吧,他用功能查我的来历。后来有的收过几千学徒的很厉害的气功师都修炼了法轮功,成为真正的法轮功弟子。

容纳五千人的越秀体育馆座无虚席,还有几百没有买到票的人又不愿意走,他们就在体育馆门外的空坪上集体打坐,有的人因为没能进体育馆听师父讲法伤心的流下了泪水。师父看到这个情况,就和气功协会的工作人员商量,增设了一个空室,让这些诚心的学功人到里面看师父讲课的现场录像。一些北京老学员得知有学员没有票不能来听师父讲法,主动的让出了体育馆珍贵的座位,让新学员能见到师尊听法学功,他们自己却去看录像。我当时知道这个情况也很感动,当时虽然我才十多岁,但也是尝到了很多人间心酸,无心再求名利,已生求道之心,感觉就是李大师办的班正,了不起。

开班了,师尊从体育馆正门走进来,全场掌声雷动,气氛热烈。我看到许多学员面露欣喜,整个传授班是那样的祥和、纯净。一股巨大的慈悲之场罩着整个听课的人群。师父身材高大魁梧,和蔼可亲又不失威严。

师父在讲课时几乎很少停顿,从不带资料,只有一两张纸片。师父讲课深入浅出,古今中外,天南地北,从做人的道理到修炼的精要,无所不及。绝大多数认真听课,真心学法的人身体疾病都得到了康复。师父在给大家下法轮气机时说:外面的学员一个也落不下。有的天目开了的学员看见师父是一尊大佛的形象坐在莲花台上;有的学员看到师尊的光环映到了墙上;有的学员看到法轮旋转;有的学员看到师父是个身体瘦长有高高发髻的道的形像……而且有学员看到讲法场的上空有无数的佛道神跪着听李老师讲法;还有修道的人也赶来听李老师讲道。

师父一再强调:这里是修炼,不治病。要治病的找其他气功师或医院去看,危重病人一概不收。师父说,有的癌症病人也偷偷进班了,这样的人出现发病状态赶快去医院。

许多学员放下心听法,却取得了意外的惊喜。同去的一个老张,有多年的心脏病、高血压,久治不愈,刚来广州还去医院检查,开了几百元的药,后来在几天的办班中,疾病一扫而光,再去医院检查,完全健康了。各地有许多学员,各种疑难病甚至癌症一样的绝症都得到了康复。师父不治病,可是为真正的修炼人清理了身体。

随着师父讲课深入,打出的能量不断的净化修炼者们的身体,我觉的体育馆的空气一天比一天清亮了。在听课期间,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异常强大而纯正的能量罩着,难以言表。师父在讲《吃肉问题》时,有一次我去打了一钵肉饭,立刻闻到一股腥味,再吃吃不了,于是很快去掉了对肉的执著。

师父每天讲课一个多小时,还有半个小时学习炼功动作。讲完法,师父和他的随身弟子一起教大家炼功动作。

真善忍的法理和神奇的功效,震撼着听法者的心灵。每次下课后,总有一些学员主动留下来,帮助体育馆工作人员清理垃圾。有许多人拾到金项链、手表、现金、用品全部都主动交到师尊手中,师父再在讲台上叫失主去认领。

我和其他一些学员,还有黑龙江齐齐哈尔、吉林长春和其它地区的学员住在广州中医学院,住宿很便宜,记得一人一天好象是五元还是十元,吃一顿饭只要一元。有个黑龙江的老太太,我问她为什么万里迢迢来广州学这个大法,她回答:这个功好哇。接着就说她炼功身体受益的事实。当时还有从新疆来的。一天傍晚,我和许多人吃过晚饭后,突然看到广州天空中一个巨大的法轮来回旋转,天上还散布着彩色的祥云,还有人用照相机去照。

我看到许多炼功的老人,脸白里透红,没有皱纹,很年轻,觉的很神奇。有时早晨到楼下走走,就看到长春的学员在中医学院的草坪、空地里打坐、炼功。那样认真、祥和,伴随着悦耳的炼功音乐让人觉的别有洞天。有的外地学员因为经济紧张,吃着方便面、啃着饼干,不远数千里来广州学这个万古不遇的宇宙大法——法轮大法。后来在广州有的学员钱用光了,其他地区的学员知道后,就把自己的钱送给没钱的学员,让他们能安心学功、住宿、回家。师父知道这个情况后,叮嘱工作人员给困难的学员提供帮助。

师父虽然声誉播四海,弟子亿万,但却没有一点架子。传法结束时,师父对我们说:将来有一天你忍不住了,你就想起我给你说过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许多学员强烈恳求师尊打一套大手印。师父笑了笑说:“打就打吧”,于是脱下那件普通的西服,坐到课桌上,打了一套大手印。

当年有大量的听过法的炼功人经过十多年锤炼,成为坚定的大法徒,做着师父教诲的三件事,救度众生,兑现誓约。也有一些人,在名利情欲的诱惑下,在中共邪党腥风血雨的打压中,却不知珍惜这比生命还珍贵的万古机缘!可悲呀!我也几经生死考验,靠着师尊的慈悲保护才走到了今天。

有缘的人啊,请切莫错过这亿万年不曾有过的佛法机缘啊!万古机缘,这机会永远不会有第二次,万分值得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