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盛开的优昙婆罗花(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二零零八年过年时,小妹送给我一架新颖的松下数码相机。我欣喜之余,到处“咔嚓、咔嚓”照个不停,兴奋几天后便束之高阁了。

几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先生突然问我:“数码相机的充电器呢?”“你要出差啊?”“不是,相机长时间不用,电池会耗完的。平时充好电,到用的时候就方便些。”我翻了一下也没找到,只好说:“实在记不起放哪里了。”说完一边睡觉去了。没想到他却耐心的翻找起来。我心里直纳闷:他今天怎么了?象变了个人似的,平时从不爱找东西的,今天这么有耐心!伴随着他翻东西弄出的声响我睡着了。次日清晨醒来我问:“充电器找到了?”“找到了,电池已充满,放在你抽屉里。”“知道了。”

一个星期后的早晨,我给阳台上的月季花剪枝时,不小心剪断了一枝正盛开的月季。惋惜之余舍不得丢弃,索性将它插进湿润的盆土里,好让它再美丽两天。

次日早晨,也就是二零零八年五月七日的早晨,我在给花浇水时无意中发现插在盆土里的那朵月季的花瓣上有一簇白色的小线。


图一:

仔细一看,惊呆了!天哪,这不就是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优昙婆罗花吗?!据佛经中记载,优昙婆罗花三千年开一次,当此花盛开时,也就是法轮圣王下世度人之时。啊,她现在真真切切的就在我的眼前!我努力的稳住跳动的心脏,给妈妈打电话:“妈妈,你快到我家里来!婆罗花!”坐在电脑前的先生听见我的声音异常激动,问怎么了?我说:“婆罗花!快!快!相机!相机!”

先生第一时间拿着相机冲到我跟前,仔细看:婆罗花很小,只有1.5厘米高,细细的白茎,茎的顶端是洁白的花苞,共有二十三朵。他调好微距,专业人士般的连照好几张,然后将相机放在我的手中说:“我上网去查一下。”

望着这美丽的奇葩,我觉的作为大法弟子的我,应该亲自照几张才好。可就我那水平能行吗?照几张再说吧,于是拿着相机对准了婆罗花。这时我才感到这个难度超出了我的想象,因为她们实在太小了。怎么办呢?

就在我一筹莫展时,突然,奇迹出现了:透过相机的窗口,我清晰的看见婆罗花舞动起来了!她们就象一群仙女挥舞着雪白的长袖整齐的左右两边飘逸着,然后又突然整齐的定在一个方向,不动了!定格了!那样子就象是专门等我按快门的!我下意识的连按快门。照完后一看,发现我拍的相片比先生拍的居然清晰很多(图一),他拍的全是模糊的!

两天过去了,婆罗花还在月季花瓣上。奇妙的是白天气温达30摄氏度左右,花儿都蔫了,盆土也干了,婆罗花却依然如初。她不怕太阳晒,也不需要水。这时我才想起来不应该让她在外面风吹日晒。于是我找了一个小小的干花瓶,将她们安置在上面,放在书柜里。


图二

一个星期以后的早晨,儿子趴在阳台上喊我:“妈妈,妈妈,你快过来,婆罗花又开了!”我急忙走近一看,真的,这一次是在花叶上,共有十一朵(图二)。白白的,细细的茎,跟上次的一样,只不过是花苞上有一排小小的黑点,难道真是虫卵?我试图用手指轻轻拂去这些小黑点,拂不掉,婆罗花还很有韧性。我转身去拿相机,回来一看,花苞上的小黑点一个都没了,一瞬间全没了!


图三:半个月以后,月季花的花瓣和花叶都枯了。婆罗花还是依然如初

半个月以后,月季花的花瓣和花叶都枯了。婆罗花还是依然如初(图三),丝毫不受这个空间的时间和环境的影响。这使我更加坚信她就是传说中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为了让大家都看到,我精心挑选了几张拿去照相馆冲洗。那里的摄影师问我:“这是什么花?这么漂亮!”“优昙婆罗花,你可以在网上搜索到的。”“哦,这张相片照的不错,得有一定的水平!”然后还耐心的教我一些摄影技术,他把我当成摄影爱好者了。


图四:两年过去了,花瓣和花叶早已干枯,而婆罗花还是依然如初

就这样,婆罗花一直静静的供在我的书柜里。时光飞逝,两年过去了,花瓣和花叶早已干枯,而婆罗花还是依然如初(图四)。真的很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