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永远的二十一岁》引起的一点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读了明慧网于四月二十七日的一篇文章《永远的二十一岁》,心情沉重而复杂。为柳志梅这个曾经出类拔萃而又年轻鲜活的生命被置于如此悲惨的境地而揪心;亦为她在狱中为坚持信仰历尽魔难、最终却没有抵得住邪党的“复学”骗局而遗憾;更为那些悉心照顾柳志梅却没能唤起她在法中强大的正念,如今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而痛心。

写此文,意在与同修交流:佛法的慈悲与威严同在!作为修炼的人,要时时刻刻、一思一念站在法的基点上、站在大法学员责任与使命的基点上正念正行,不让旧势力有机可乘,才能减少迫害,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柳志梅曾以佳绩走入清华校门,因为坚持信仰,被邪党非法重判。一个年仅二十一岁的女孩,在邪恶的黑窝里受尽酷刑折磨,仍然坚守着自己的信仰,坚守心底深处的那份善良,令人钦敬。可是邪恶就是在修炼人放不下的执着中下手。当邪党欺骗她答应转化了可以重返校园时,她选择妥协了。也许,高等学府是她在人中梦寐以求的志向,但修炼是要放下人中的一切、放下生死,最终走向圆满的。柳志梅迷失后,邪党以“复学”作诱饵,让她做起罪恶的“帮教”,让她罪业深重。邪党人员最清楚,迷失的大法学员一旦离开黑窝,很快又会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为掩盖它的暴行,给她注射毒针,致使她精神失常,在日后无法揭露黑窝中的罪恶。

从法中我们认识到,面对巨难,真的能够坦然放下生死,生死真的就会不存在了。正念不足的情况下,这个心、那个执着夹杂在里面,就很难闯过关难,一个大法学员一旦在关难中干了不该干的事,意味着什么?旧势力也因此一定不会放过犯罪的大法学员。如果不能弥补洗刷掉其罪恶,同样要偿还该偿还的。

柳志梅因为被邪党迫害而精神失常,我们的同修不顾个人安危,关心照顾她无可厚非。但最主要的是让她的主意识精神起来,通过在法中树立正念,使她的主元神复活。如果她本人不能从生命深处清醒理智起来,外在的条件环境起不了关键作用。如果她在半清醒半糊涂的情况下,继续起着负面作用,那就应该用正念对待此事。因她而被迫害的同修目前被非法关押,这损失有多大?我不知柳志梅的具体情况,只看了《永远的二十一岁》有感而发。希望照顾她的同修们根据具体情况正念正行,一个生命何去何从是自己的选择。一旦选择了什么,其后果都得自己去负责,大法是有标准的,是慈悲与威严同在的。

由此我想起了前几年我身边发生的一件事。她是一名报社记者,修炼后我认识了她。她曾有一种怪病,浑身发痒疼痛,不能受风,医院治不了,病痛折磨了她很长时间。一九九九年初她走入大法修炼,身体很快康复了。她修炼仅有两三个月的时间,罪恶的江氏集团就开始了疯狂打压,她感恩于大法给了她健康的身体,不惧邪恶的疯狂,给区长直言上书,讲大法能使人心归正,讲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但她招架不住邪党的恐吓威胁,经历一番恶毒的洗脑后,她走向了反面,在邪恶打压大法最疯狂的时期,她成了一个邪恶的“帮教”,全市大小洗脑班她都去过,乃至跑到省市劳教所等黑窝从事罪恶的洗脑活动,宣扬歪理邪说,成为当地“六一零”特务组织的得力帮凶。她本人能写善辩,加之外表形象好,一时迷惑了不少法理不清晰的人,当时有很多学员被她带上邪路。

这样的罪恶她大约干了有三年的时间。在长时间与大法学员的接触中,她能感受到大法学员的与众不同,她一边干着罪恶的勾当,一边心里有着莫名的顾虑和担忧,就在進行罪恶的“帮教”活动时,四种疾病侵袭了她,其中一种是癌症。她住進了沈阳肿瘤医院。在医院,她经不住病痛和化疗副作用的双重折磨,萌发一个念头:“我的病谁也治不了,只有大法才能挽救我的生命。”她随即给同病室的病人讲述大法真相,并不顾医院的阻挡和家人的反对,提前出院,回家学法修炼。

奇迹再次出现,癌症消失了。她更是感恩戴德,逢人便讲大法真相。一次,单位让她和一个同事到一个地区采访一个身患绝症的人,目地是让患者说如何受到了邪党的“关怀照顾”等等。去了之后,她看到患者贫穷凄惨而又病入膏肓的状况,忘了采访一事,当着同事的面给患者讲大法真相。患者听了大法福音后很受感动。她自己事后却遭同事构陷上报。领导开始对她施压恐吓,强迫她表态。经一番波折,她心理压力更大了,明知大法好,又惧于邪党的凶暴,不敢说真话。多重压力和复杂的矛盾中,她不能静心修炼,最终被病魔拖走,年仅四十几岁。

对于这名记者的事,很多人不知真实情况,认为这么一心信仰大法的人,怎么大法师父就没管她呀?孰不知,她帮恶党迫害修炼人,造业深重,即使师父不怪她,一再给她机会,关键时刻她却一脚门里一脚门外,那算是真正的修炼人吗?无论平时怎么说的好,曾经有过怎么样的举动,每一个关键时刻都是其境界的最真实体现。

这件事也说明了大法修炼是严肃的,是威严与慈悲同在的。修炼的中途插進任何干扰,都会影响修炼的進程。师父讲过“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的法,我们究竟能领悟其中多少内涵呢?

对迷中世人,我们能够无私付出,无条件的慈悲救度,对我们的同修也是一样,同修一时走了弯路,只要她能回到大法中来,我们就要以洪大的慈悲宽容理解她;对彻底迷失走向反面的人,完全脱离了法还在不断起着干扰作用的人,也有公正的结局和位置等着她(他)。我们历经了风风雨雨十余年,走过来不容易,愿我们多理智少鲁莽,以慧眼识正邪真伪,正念对待所遇到的任何事,不要掺杂人情和人心。

以上是个人认识,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