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市法院书记员谢纯锋遭受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明慧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汕头市法轮功学员谢纯锋,中山大学1996届法律系本科毕业,就职于汕头市中级法院刑二庭书记员。在过去的十年里,谢纯锋因坚持信仰,多次被关押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谢纯锋到北京上访被绑架,被强送汕头精神病院迫害,又被非法转送广东三水劳教一年。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五日至九月十三日,谢纯锋第二次在劳教所被加重迫害,他被两次长时间关禁闭,恶警多次用三条一万伏或一点五万伏电棍长时间电击他。

以下是谢纯锋被迫害的详细经历。

一、在汕头大学精神病院遭九个月的折磨

一九九九年八月一日,为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为了自己心中的信仰和良知,谢纯锋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英雄纪念碑前静坐炼功,被天安门广场警察绑架至天安门公安分局派出所。后被所在单位汕头市中级法院接回法院,非法软禁进行洗脑教育,几乎法院的每个人都被迫参与其中。

在时任院长的庄大军和院长助理林坤池的直接操控下,经请示当时汕头市委并经其同意,为完成恶党对大法迫害的邪恶任务,不顾谢纯锋家属的强烈抗议,一九九九年九月起林坤池和法警强行将谢纯锋绑架至汕头大学精神病院进行非人精神折磨。

当夜手脚被捆绑固定在病床上整整一夜,并被强行打毒针。在法院的压力下,医院方不得不对谢纯锋打毒针、强迫吃毒药,致使其身体出现严重的异常反应,脖子不能自我控制使头扭转向左边,当用力把头摆正后,又会再次被扭转到左边,并头晕脑胀,眼睛变黄,头脑昏沉。

在家属的竭力抗争和社会有良知人士的压力下,医院医务人员良知苏醒,停止了下药。在精神病院整整折磨九个月后,在社会有良知人士的压力下,谢纯锋被法院的人从精神病院接回法院。为维护人间正义和人格清白,他被迫辞职离开了法院。

直接参与迫害的单位和个人:
汕头市中级法院:原院长庄大军,原院长助理林坤池,现任汕头市中级法院副院长。

单位:0754-88933007 住宅:0754-88887336 手机:13902739122

二、第一次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十月的一个早晨六点,天还未亮,为证实法轮大法好,他单独一人在汕头澄海外砂迎宾路口的一无人的废弃市场静坐炼功。外砂派出所时任指导员林广渠,亲自到现场拍像,并把谢纯锋绑架到外砂派出所,汕头和澄海的“六一零”办莫须有的扣上“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非法劳教一年(于广东三水劳教所),进行高压洗脑,强迫放弃信仰和良知。

直接参与迫害的单位和个人:
外砂镇派出所指导员:林广渠,现任汕头机场派出指导员。
澄海“六一零”办有关人员
汕头“六一零”办有关人员

三、在北京大兴区长达一年的非人折磨

二零零一年九月底,谢纯锋再次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独自一人喊口号,证实大法。被北京市天安门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后转关押到北京市大兴区某派出所。为逼问真实姓名,被派出所用强电压电棍电击。三日后被非法关押于北京大兴区看守所,整整一年,直到二零零二年十月被汕头“六一零”办和汕头中级法院转接回汕头澄海区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又转送广东三水劳教所继续迫害。整个过程时间长达二年。

在北京市大兴区看守所期间,当时国保恶警为得到真实姓名,经常对他拳打脚踢,并于二零零一年农历十二月,由北京市大兴区国保姓周的主任和姓任的探长绑架到大兴区郊外某农场里的洗脑班进行折磨,逼问真实姓名。曾在冬天最冷的黑夜十二点,北京国保恶警把谢纯锋剥光衣服,仅存裤衩,赤身裸脚,强行拖到雪地上,一次次打倒在雪地上逼问姓名,并拖到冰封的池塘的冰上,冻了他半个多钟头,而且取笑说,冻死报纸会说是走火入魔了自杀。在大兴区看守所期间,由于证实大法,被看守所用大脚链锁了六个月。

直接参与迫害的单位和个人:
北京市大兴区公安分局国保:周主任,任某
北京市大兴区看守所有关人员

四、在澄海看守所五个月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谢纯锋从北京被汕头“六一零”办和汕头市中级法院从北京带回本地,继续非法关押在澄海看守所,近五个月时间。因为不配合看守所无理要求,曾被副所长金颖用胶纸封嘴,后用一体式手脚链进行粽球式铐锁,整整一个星期。期间,汕头和澄海“六一零”办都曾进行讯问。为继续迫害,又将谢纯锋非法转关押到广东三水劳教所黑窝。

五、第二次被劳教迫害七个月

(一)第一次被禁闭十天的非人折磨

因为不配合劳教所的无理要求,坚持信仰,证实大法,被恶警关十天禁闭,禁闭时的残酷迫害如下:第一次电击折磨:被近十个恶警用暴力侮辱,被二支超强度电棍连续点击五分多钟,同时电击胯下、后腰部位。第二次电击折磨:被五个恶警用三支强高压电棍电击,连续一个多钟头持续不断,直至无电才停止。除生殖器外,全身部位全部电遍。并在电击过程中泼水。第三和第四次继续用三支电棍电击折磨,每次半个多钟头。

(二)第二次被禁闭十天的非人折磨

五月的一天早晨七点钟点名时间,因为公开喊“法轮大法好”,被送禁闭,遭受非人折磨,被恶警邱某、郭某、何某三人用绑带捆住手脚,用三支强高压电棍进行电击折磨,连续电击了半个多钟头。

直接参与迫害者:
广东三水劳教所:所长马某
张青美(时任专管大队大队长)
陈瑞雄(时任专管大队副大队长)
邱某 (时任专管大队副大队长)
范某、曾某、曾某、何某、黄某、郭某(原为狱医)

六、 在汕头洗脑班三个月的精神折磨

二零零三年九月底,汕头市中级法院的法警把谢纯锋从广东三水劳教所接回本地后,又被汕头“六一零”办直接送入洗脑班进行精神折磨,时间长达三个月。

直接参与迫害者:
汕头市“六一零”办、市政法委:
副书记:徐阳 宅电:0754-88868038 手机:13902743541
肖光雄,时任汕头市610办副主任,单位:0754-88410983 住宅:0754-88849286 手机:13902729206
汕头法制学校洗脑班:
校长:黄鹏翔 宅电:0754-88835268 手机: 13902777168
陈春生              手机: 13623057108
胡香树,汕头法制教育学校(洗脑班)头目之一。
黄秀仪13670491005 宅电0754-8218916
谢瑞浩13502735766 宅电0754- 8867173

七、被迫流离他乡

二零零四年过年前几天,谢纯锋被迫流离他乡,有家不得回。一直到今天,迫害仍在继续。其家门口被派出所安装监控摄像头,上门的同修可能被抓。

谢纯锋说一句法轮大法好,做一个善良的好人,说一句真心话,就要遭受十一年之久的惨无人道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