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打手机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在其它地区,打手机讲真相已经是很平常的事情了。在一次交流会上,同修告诉我:“现在咱们这里也能利用手机讲真相了。”听到这消息,我马上问:“同修,能给我一部手机吗?”同修说:“你有这个心,会很快有的。”因为在我得法四年多来,一直没能向亲人朋友讲三退的事,嘴巴开不了这口,老是心里很矛盾。现在好,能用手机帮我讲真相,我高兴的不知道怎么说。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和一些跟我一样放不下面子的同修,就利用手机来帮我们讲真相。技术同修很快给我送来手机,然后又教我怎样使用和要注意的安全问题。

一个星期天,我带两个小孩去一个不常见的同修那里,跟她说有利用手机讲真相的事。当时,同修就问:“能给我一部吗?”我说:“你要,我这部现在就给你。”我们一起去了一个人比较多的地方,把同修教我的也全部教给她。能和我接触的同修,我也把打手机讲真相的事告诉她们。我想同修都能用手机讲真相那多好。这样也能救更多的世人了,邪恶也垮了。

可是同修有的说太麻烦,还要出去打,要换地方打;有的说,以后再说吧;有的说,打了没什么效果。我想:不管有没有效果,这都能起到震慑邪恶的作用,世人就会议论。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活传媒吗?我们炼功人怕什么呢?还怕麻烦吗?当初我们发真相币的时候,也是一张一张的发,现在世人已经习以为常了。如果大家都能意识到这也是一个提高心性的好机会,那世人也就不会那么麻木了(注:用来打手机电话讲真相的,在打的过程中不能在家中开机。一定要阅读相关技术资料。)

由于自己忙,一直没有出去打手机电话。直到几天前,和姐(同修)出去,在车上打了两个电话,没起什么效果。在路上,我就发了一念:清除旧势力对世人听讲真相电话的干扰。在步行街上,我打了一个电话。我听到那边的人说:“关小声点。”电话里是说江××的话,他还打开扩音,叫家人来听,结果这一下足足听了三十五分钟,他们一边听一边议论。结果,我倒在想:怎么还不挂掉,都听了那么久了。我就把电话给挂掉了(考虑到安全问题)。姐说:“也许他听不清楚,想听清楚吧。”

接着,我又拨了一个关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电话,这个电话是打给看守所里面的恶警的。那恶警也听了十五分钟。

利用手机讲真相的效果是很好的。如果每个同修都能利用手机讲真相,让世人都能接到真相,那么他们一见面都会说:“今天听到法轮大法真相电话没有?”我想那邪恶就连存身的地方都没有了。

希望在我们地区能整体配合起来,大家正念足一些,早日结束这场迫害,救度更多的世人。

个人层次有限,如有不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