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一位善良女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六日】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在明慧网上,看到掸尘写的“善良警察专场”的文章。文章的开头这样写道:“中国的警察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在那样败坏的环境中和邪恶压力下,他们中有许多心地善良的人,特别是在对法轮功迫害中,相当多的警察虽然扭转不了邪恶的形势,但是他们也总是在利用着种种的条件关照着法轮功学员。”看过此文深有同感,在我的身边有许许多多这样善良的警察。

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关押在戒毒所的“市强制转化中心”,即洗脑班。一次接见后,隔着楼层的铁门,妻子流着泪,期盼着我早日回家。这时,一位女队长告诉我:“我们住在一个小区,我见过你妻子,不认识你。”这位女警察四十多岁,表面看上去,给人的感觉很严肃,但心地非常的善良。

当时在“市强制转化中心”,被非法关押的全是法轮功学员,最大的七十九岁,最小的是一个十五的男孩,这里,一天到晚经常能听到“啪啪”的电棍的电击声,有的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到了酷刑迫害;有的一天被罚坐十三、四个小时,两手放在膝盖上,大腿和小腿成直角,上身正直;有的每天在会议室里被逼看央视诬陷法轮功的电视录像。

一天,这位女警队长叫我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到食堂洗菜。她说:“叫你出来,就是不叫你听他们的,出来放松放松。”以后只要她值班的时候,她就叫法轮功学员放松放松。如楼层的电铃一响,其他警察一来,她就喊一嗓子:“坐好。”我从没有听过她骂人,也没有看到她打过法轮功学员,大家都知道,她在暗中帮助、保护着法轮功学员。

我被“强制转化中心”非法拘留至第十九天时,被放出来。一天,我在小区碰见她,她告诉我:她的一个亲属和我住一个楼,我们两家距离七八十米。她看到我能坚定自己的信仰,平安的回来,她很高兴也很佩服。她说:“没办法,在那个环境中。一开始,我们还以为迫害是对的,可后来大批的法轮功被抓进戒毒所,先后有一千六七百人,一接触,发现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他们刚抓进来的时候,有的鞋都没穿,有的只穿一件背心,有的只穿短裤,有的腰带都没了。他们没有毛巾、牙膏,牙刷。我就尽自己的微薄之力,给他们买一些日常用品。从小我的父母就告诉我,要做一个好人,我现在虽然没炼法轮功,但我可以按‘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他们有的身份证等物品丢下的,我一直给他们保存着,等他们出来时,还给他们。”

我在教养院被非法关押期间,一位也曾被非法关押在“市强制转化中心”的法轮功学员给我讲了一件事:他们在被集体非法劫持到教养院劳教之前,考虑到大法书籍带不进去,不能把大法书留给恶警,最后他们决定把所有的大法书,交给这位善良的女警察保管。她,同意了。

二零零一年,中共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陷害、污蔑法轮功,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敌视仇恨法轮功,当地公安等部门加剧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当时,一对炼法轮功的夫妇被公安追捕,他们受到严密的监视,当时需要一笔钱到外地去,亲戚朋友那都不能去了,他们在危难中想到了这位女警察。她当时家里只有两千多元钱,她二话没说,就拿出两千元现金借给这对夫妇,使他们很快的离开这座城市,转危为安。七年后,这对夫妇平安的回到家乡,拿着两千元和利息还给她,并表示深深的谢意。

她明白真相后,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多次帮助和保护法轮功学员。一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派出所后,她亲自给派出所所长打电话,当天晚上这名大法弟子就被放出来了。

去年夏天,她对我说:我们一个所长前些日子到香港去考察,回来讲:香港的法轮功活动,一切都是公开的,合法的。在香港,大法弟子传《九评》、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劝市民退党、退团、退队、弘法、炼功、游行等等一切活动都是受当地法律保护的。所长受到极大震撼,回来后对戒毒所的人说:“原来(全世界)只有中共在镇压法轮功啊!”这个消息一传出来,在戒毒所内引起了强烈的震动,看到的和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有被中共政府欺骗的感觉,心里那种滋味真是难以言表。她说:“江泽民真坏!叫警察迫害法轮功,叫我们犯罪。”

一晃十年过去了,她说:“经常有从劳教所、监狱回来的(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她们常来看我,我们一直保持着这种友谊。”

年前,她对我和妻子说:“看到你们恩恩爱爱的在一起,真为你们高兴!”她告诉我们:“我马上就要搬新家了,就不能常见面了。”分别时我和妻子深深的为她祝福:“好人好报!” 她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