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观念 走汉服文化回归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七日】凡是看过神韵演出的人们,都会由衷赞叹神韵所展现的全善、全美的中华正统文化,完美的诠释了从古至今神传文化的精神内涵;真是人间无与伦比的精神飨宴,带给你我的不只是视觉、听觉和身体上的震撼和无限的喜悦,更有心灵被净化的切身感受。

每次看神韵,我内心都充满感恩和震撼,一幕幕神传文化历史的再现,天人服饰绚丽多姿,启发我诸多思路和灵感,惊喜之余脑海中也会闪现美丽的服饰,让我产生想象;从中我所感受到神韵诠释的艺术美感和内涵,重建了我对美的新概念,鉴赏与评判事物的价值观;神韵天工之作的服装、服饰搭配,精美绝伦,色彩绚丽雅致,可谓是天衣无缝,令人赏心悦目,感怀万千,内心向往之情油然而生。

感动之余,想起自己也是受过专业美术训练,考入服装设计专业,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又進入令同学、同行羡慕的工作环境,但这些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好象有些遥远,有时都忘了自己曾经也属于服装艺术领域的人。

记的师父在《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中说:“美术对于人类来讲是很重要的,它和人类其它文化一样,是能够在人类社会起到一种对人的观念上的导向作用,影响着人类的审美观念。对什么是美、什么是人类应有的正确的美的感受,这是和人类的道德基准息息相关的。如果人把不美的东西当作是美,那人类的道德已经完了。”使我第一次意识到美术与人类的道德紧密相关,师父的讲法归正了我许多不正的观念。

虽然我在学习美术绘画和服装设计的过程中,都希望自己能尽力表现出美的事物,内心向往追求高远的境界,但对于如何展现美,却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面对现今社会艺术界、服装界变异、独出心裁的东西,我实在看不惯,也不愿意搞那种离奇古怪、丑陋的东西;清高和自傲的观念,让我产生无奈的情绪,对自己所学专业有疑虑,总想远离或放弃。

静静想来,自大学四年毕业后,虽然自己在专业上有一定的实力,加上一直在令人羡慕的服装龙头行业工作,看的很多,但由于自己对现在服装界和设计大赛有些想法,不能接受标新立异和离奇古怪的所谓创意,包括一些大赛也是我们单位主办,对我来说虽有机会,但是自己没有想参与的愿望。即使这样,199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得到和国内著名设计师一起在法国巴黎高级时装工会学校(CHAMBRE SYNDICALEDELACOUTURE PARIS IENNEECOLESUPERIEURE)培训高级时装立体裁剪一个月的学习机会;后来又参与、组办意大利高级女装成衣结构培训班的工作,并亲自听意大利科菲亚时装学院乔万尼·帕斯奎里院长,对服装企业制版、立体裁剪的相关课程。这些,对我来说是学的很多,成为我的资本,也是让许多服装行业同行所羡慕的;虽说没有常人式的踌躇满志,却也为放飞了自己所学专业有些遗憾。

现在想起来惭愧,我曾一度暗自庆幸自己对美还有标准,没有浸染恶习、离道太远;可是得法后才看到了自己被人心、观念,各种怕心、名利心、妒嫉心、色心等所左右患得患失,造成很多遗憾,使自己无法承担应该担负的历史责任;值得庆幸的是,大法是威严而慈悲,又给我弥补和挽回的机会。

2008年新唐人电视台首届「全球汉服回归设计大奖赛」,让我的心为之一动,觉得自己毕竟是服装设计科班出身应该参与,但是由于工作和其他的大法项目,使自己的思想产生一些波动和冲突;特别是每当想拾起画笔,构思和勾画自己想要的服饰图案时,觉的实力不够;特别是经历中共的迫害和许多挫折后,失去自信,感到专业放下时间已久,所学之长荒废,从头开始太吃力,担心和恐惧在心中悸动。

在各种困扰下,摆不正证实法项目的关系,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心想反正这是为常人举办的,主要让常人参加,自己也就是配合、推动一下这一项目而已,可有可无,有时间就做,不是非得要做的事;由于自己不能从法理上认识参与汉服回归大奖赛的意义,不明白身为大法弟子在服装专业中的所学之长,有什么样的用处和责任;在这种心态下我错过第一次参与的机会。

2009年第二届「全球汉服回归设计大奖赛」,我想参加的愿望比较强烈,可内心还是没有完全领会大赛的重要性,为什么要参加比赛;有时还会冒出来一个念头说,是想出名证实自己吧,要是这样就参加了。但转念一想,要排除干扰,自己需要明白参赛只是为了把所学之能用服装佩饰展现出来,做的好与不好,体现在我对美的感受、认识,对色彩、面料的运用搭配,自然展现的就是修炼人的境界。在制作汉服的过程中,心也不静,又冒出好歹完成参赛任务交差的心;心里翻腾出我是社区记者,不能耽误每天采访新闻的制作播出,利用空闲时间来做汉服,差不多就行了;以其他项目忙为借口,掩盖急于求成和急躁的心,表现在自己缝制的衣服的缝缝就出问题,总出错,错了就得修改,需要拆了从新缝制,可心里非常不想改,怕麻烦、急功近利总想糊弄,差不多就好了。可是越是这样,一件衣服做几天也做不完,特别是汉服的领子和袖子又很重要,古代人们在领子和袖口都精心搭配制作的绣花佩饰,色彩图案非常和谐,可我在制作的过程中,领子总是要做好几遍,让我心生烦躁,在配色和制作上总不是很如意,自己的心又静不下来,总想算了不做了。

后来,与一位参赛的同修交流时,给我启发很大,她说,她也同时在做记者,正好非常忙,很多报道要写,需要抽时间做汉服,她说她的一条带子也是做了很长时间,她开始的时候,用机器缝制发现效果不好,就重新用手缝制,通过她一针一线静心缝制出来的衣服,针脚就是不同,衣服更伏贴。她讲到,虽然制作的是一件衣服,也看出我们做事的心态及态度,我们要为自己所作的任何事情负责,不能有糊弄、取巧的心,因为这也是向师父交上的一份答卷。通过交流,我也悟到,我们不是常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一件小事,却也包含敬师、敬法的因素;看似与修炼无关,反映的却是修炼人的心境;任何过程中的人心,反映出的是对这件事情的不负责任的心态。

我体会到,做衣服要一针一线的细心扎实的缝,不顺、不正了、错了都要拆了从新仔细缝制,心要静,不能急躁;就象修炼一样,一个脚印一个脚印扎扎实实的修炼,什么心出来就修正它,只要用心,都会做好;真的是归正自己心态后,认真制作每一件汉服,慢慢发现,急躁的心理和急于求成的功利心,在扭转、消除,这就是我修炼一部份;我想,我把参赛的作品命名「溯源─古风」,是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展现回归传统神传文化的服饰内涵,回归人类纯善纯美的艺术和文化,这就是我的愿望啊;回头看那个过程,我深深体会到师父用心良苦,把我一步步领到修炼的正路,一步步归正我存在的变异因素,让我越来越纯净。

当我再次看到「全球汉服回归设计大奖赛」的公告中写道:通过借鉴唐、宋、明朝代的服饰特点、意境和韵味,以传统汉服的造型、款式、服装结构及审美,有选择性的在运用布料、花色、饰物搭配及材料和技术工艺的结合上,设计出表现女性柔美、男性阳刚、大气华贵、典雅秀丽的优秀汉服,让现在的人体验到古人的气度与风范。这一番话语,又让我想到一篇报道中所写的:古乐袅袅中,层层叠叠的衣裙,五彩缤纷的色彩,像浮云飘过,汉、唐、宋、明各代服饰姗姗呈现。

我感叹,在神秘而令人敬畏的神州大地上,华夏祖先秉承着神传文化中天人合一的思想,贯穿在中国历朝历代的人文精神中,无论是伦理道德、价值观念,还是人们的审美意识等各领域,起着主导地位和深远的影响。可是现今中国社会传统文化和道德,却被中共邪党变异、破坏、沦丧。

看到这些,又让我想起现代服装设计色彩越来越暗淡,很多服装款式怪诞,透出人类服饰文化的变异,服装展示也大多数是刺耳的音乐走秀,让人突出张狂的个性,看后给人的感觉不是很舒适。虽然现在也有许多学艺术的人,也追求天人合一、清静志远的精神境界,也知道艺术无止境,但是,却不知道到底境界是什么,对于现今人类道德沦丧的社会中,所谓的倡导艺术者,大多很难讲清楚什么是真正的艺术。

记的师父在《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中讲道:“现代社会的艺术不止是画与雕塑作品,还有工艺美术、广告、服装、舞台艺术、电视、电影、产品造型等,有方方面面与艺术有关的行业,也就是说都与美术有关系。可是无论是哪一行业,如果作者本人打下一个正的基础,你去创作什么作品,都是透着正的因素,都是美好的,都是善的,都会使人受益。一定是这样的。从大体上讲我看到的人类艺术就是这样。”据我理解服装是神传文化,人类文化艺术的一部份,它所展现的就是能让人们看到的,一件服装款式不同,能把人塑造出不同的气质;常言道:衣食住行,缺一不可,衣在第一位,可见其重要;由此,我越来越觉的不能再停滞以过去为借口,作为一名在专业服装领域中的大法弟子,在回归人类正统文化艺术上,我需要在这条路上归正自己,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如此殊荣,我责无旁贷。

特别是看过师父在《音乐创作会讲法》讲法中讲道:“但是无论什么时代,在文艺创作中都可以借鉴,但是要结合大法自己给人类带来的文化特点,走出一条大法弟子开创的正路来给予人类,不是完全照搬大唐的。借鉴唐代及各朝古人的文化,音乐上可以以古代的意境、韵味为基调,以中原民族特点发挥创作。”使我明白了作为设计师也同样不能生搬硬套,任何设计不是复制和复古,是借鉴,通过自己对汉服服饰文化的内涵理解,重现服饰文化的辉煌。

以前,总在犹豫、徘徊,虽然,知道自己需要做好三件事,但是对于很多的证实法项目,由于法理不明,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走哪条路,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是不是师父所要的;通过学法,我越来越明白,走自己回归正统文化之路也是自己修炼的一部份。通过学法也明白为什么师父总提到唐代的文化,《音乐创作会讲法》中师父讲:“我为什么老是谈唐代文化啊?这个唐代文化是真正的人类文化,而且是顶峰,无论从工艺水平到人的文化都是最高的顶峰。从唐代以后啊就开始回落了。当然大家看到明清时代有些东西也是不错,其实已经走入了一种迂腐的状态中去了,文人、工匠都在细小中下功夫,心眼儿已经变的很小了,过于细了,没有了唐时的那种工艺精细而又大气的表现了。”看过这段法后,我想如何在自己的作品中体现出大气而又有美感呢,我理解这也是境界的修为的展现。原先对于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九个大赛,我只是粗浅的认为都是人的东西,顺便参与帮着做,主要是让更多有技能的常人参与;一直以来,没有把九个大赛同样当作是师父正法的一部份,而且是法正人间的一部份,作为在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更有责任起到配合推动的作用。

当我意识到自己要做的是什么,再看师父讲法又更明确了,有些事情,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做好,才能担负起回归正统文化之路。我们每个有专业技能的大法弟子,在归正自己的同时,走出一条证实法的路是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的宇宙体系和我们所学、所做的专业技能,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人类正统文化的回归之路,就是给后人、给未来留下的参照。

我越来越觉的,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所肩负的责任和无上的殊荣,特别是正法时期的我们,在法正人间,给人留下什么?就成为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现在义不容辞的责任。归正自己的同时和把人类最正统的文化艺术留给将来,这将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需要承担的,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宣传新唐人电视台的九个大赛,也就成为我们在证实大法的路上不可缺少的一部份。

以上仅是个人体会,由于境界所限,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