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判刑八年 刘玉和遭吉林监狱“严管”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明慧通讯员吉林省报道)法轮功学员刘玉和,四十一岁,吉林省桦甸市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非法枉判八年,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刘玉和因坚持“真善忍”始终不配合监狱恶警的指使和命令,导致遭迫害严重伤残。从二零零九年至今,长期遭“严管”迫害,所谓的“严管”包括虐待、暴打、酷刑等。

一、“严管”暴打、连体镣铐

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刘玉和在接见室期间,向家人反映监狱迫害他的事,五监区改造队长张猛强行停止接见。当晚,管事犯人赵国余唆使张猛将刘玉和扣押“严管”,打击报复。“严管”的管事犯人范铁军、梁兴明、崔勇、张旭四人把刘玉和打倒在地,范铁军手拿塑料管对刘玉和一阵暴打。刘玉和的屁股和大腿打的都变成紫色,右侧胸腔严重内伤,右腿打瘸。

当晚,值班警察郑基浩指使管事犯人范铁军给刘玉和戴上连体镣铐,刘玉和手肿的象馒头一样,只能趴着睡觉。

第二天,早晨马靖宇、梁兴明又暴打刘玉和一次。范铁军怕刘玉和的屁股坐烂了,请示队长孙鸿军把刘玉和转入“小号”,十五天后去掉了连体镣铐,三十天后,伤势好转,又将刘玉和转入“严管”迫害。

二、监狱欺骗、掩盖迫害事实

二零零九年五月末,监狱管理局狱政处处长曲某和干事吴江到监狱调查核实监狱滥用刑具迫害大法弟子一事,其实是走形式骗人的。严管队就是监狱管理局批准设立的,刑具也是他们批准的。

当刘玉和向他们反映严管队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事时,他们就不让说了,草草收场了事。只是把严管的管事犯人撤下来,又换上了张德军、张维刚、苗建、张旭代替警察管理“严管”、“小号”。

二零零九年十月中旬,刘玉和控告吉林监狱的信件到达北京,北京当局签发红头文件,指派吉林省检察院调查核实吉林监狱滥用刑具迫害大法弟子和刑事犯人及贪污受贿一事。

监狱非常恐慌,刘玉和被检察院提审时,他被五监区的狱警警告,不许乱讲话。紧接着管事的犯人对刘玉和施压。杨鸿军抢走传单,交给张猛、蔡顺坤,不许刘玉和和其他大法弟子说话,写东西。

三、再次“严管”和“灌食”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六日,管事的犯人蔡顺坤抢刘玉和的大法经书未果,还翻刘玉和身上,并要殴打刘玉和,不让刘玉和炼功。

十月十八日下午,被恶警指使的犯人再次要挟刘玉和,说打死刘玉和,算他的。改造队长张猛再次对刘玉和发起迫害,把刘玉和押入严管。恶人李勇生在“严管队”抢走刘玉和的棉衣,命令管事犯人不给刘玉和棉衣。狱警王喜文踩刘玉和的头,还破口大骂。

吉林监狱组成灌食小组,“严管”队长孙鸿军、五监区改造队长张猛和三监区改造队长等人指挥医院的狱医给法轮功学员灌浓盐水的玉米面。

刘玉和绝食八天,已无力的趴在水泥地上,而张维刚指使两个严管的人架着刘玉和坐着,用脚踢,直到把刘玉和踢昏。第十天晚上,刘玉和出现了生命危险,送去医院抢救。住院三十天后,刘玉和又被张猛押回“严管”。

四、遭“严管”的其他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朱德祥、史文卓、栾德伍、马德生四人,也被“严管”迫害,一起绝食抗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朱德祥已六十岁,被戴上背铐连体镣铐。狱政科长李玉蛟将朱德祥的两颗大牙踢掉。“严管队”狱警赵旭踢伤史文卓的眼眶,缝了两针。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二日,刘玉和被放回监区,而朱德祥、史文卓、栾德伍、马德生、谭秋成等被狱政科长李玉蛟以批示为由扣押“严管”。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狱政科长李春彪将谭秋成以看批示为由押严管,而后转教五监区,监区改造队长张猛坚持押着不放,谭秋成绝食抗议迫害,现已经十几天了,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戴俊指挥医院的狱医给法轮功学员灌浓盐水玉米面两次,加重对谭秋成的迫害。浓盐水的玉米面使人干渴,损害肠胃器官,严重时便血,他们用这么残酷的手段迫使谭秋成吃窝头,达到迫害的目地。他们一直都是这样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8/2230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