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自在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让我心中泛起了许多感触,写出来以纪念这个属于世界的重大纪念日。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前后,我还不知道有关法轮大法的事。那时,在我的心中是非常沉重的。“七九”年民主墙的事还在耳边,八九年中华青年才俊的血还未干……

我知道,我的前途渺茫……一,我不想做违心的事去投机;二,我不想走近官员,因为我鄙视他们。我要发展,离开这两门,在中国是行不通的。当你走到路顺时,就开始要被剥夺了。你还无处诉说、投告。因为这个社会,没有哪个社会部门是有独立性质的,它都是为一个东西负责的,这个东西就是共产党。四项基本原则就已为这个邪恶的畸型社会定调了。我不断地问我自己:我为什么生在这个时代?我来干什么?天生我才必有用,可我为什么而活着。带着这些问题,我开始读《大学》、《中庸》、《易经》、《道德经》。这些书读下来的结果只是更坚定了我的认识:这个共产党社会是毫无希望的。

那份沉重,是我的写照。在当时,有些人佩服我的判断,可没有人向深层问我原因。我也就成了一个独行者。当时写下《马克思主义是一个诡辩之学》的文字,却不敢拿出来,因为我找不到知音。

一九九五年的五月十三日,我读了一遍《转法轮》,我用自己的高傲下结论说:共产党迟早会打压你们的!我选择了逃避,当时善良的大法弟子们讲:我们做好人,无害于任何团体和个人,别这样讲,我们不信。本想从中找个知音,理性地交流一下,可能对自己和别人有好处,也是由于高傲、由于自私,没能一吐为快。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我的结论让几位大法弟子震惊,他们讲你(当时)怎么这样明了。我也震惊,震惊于法轮大法弟子的善良和坚定。我讲,这是必然的。你们是对的,付出是沉重的。我支持你们,可上访是无功的。向世人讲清真相,让民众清醒是你们功德无量的正事。对的、正的,就应该坚持,我会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加入到讲真相中去,做我该做的。

二零零三年,我把所有法轮大法的书都读了一遍,并静下心来抄写《转法轮》三遍,心中的这份沉重终于放下了。虽不炼功,但身边大法弟子出现问题时,我会用大法中讲的帮他们判断他们错在哪儿了。其实在这个时候,我的许多行为中,也是在用大法的要求来要求自己的。由于高傲,没有走入实修之中。

二零零五年五月,《九评共产党》出现在我的手中,我仔细地读了几十遍,那份震惊也是刻骨铭心的。是的,这份认识在我的心中存在,但也远没有如此精炼、准确。这不是政治行为,这是思想救赎,我成了一个广传《九评》者。

二零一零年的五月十三日,没有了恨,没有了不平的心,静心有得的将走入修炼中去,开始实修我自己。放下那个高傲,放下那个孤芳自赏。

我为什么要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呢?

因为我明白了修炼真、善、忍是传统文化的重生,是内心获得自在、宁静、祥和的根源。一个真实、真诚的人是最好的人,谁都希望自己的有缘都是这种真诚的人。那么为什么不让自己首先成为这种人呢?所以我决定走这条路,用内心的善去化解一切。把过去的各种缘份化解在善待之中。对我不好的人和事全不放在心上,就当是还了自己过去对别人的不善,内心就真的能宁静下来,表现出来的就是祥和,这份自在的内心欢愉不能尽与外人道。那份美妙真是一种坦然的善。这份善的力量无敌。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然而要做到真。第一步是忍,一个怕被伤害的人是做不到真的,把一切都当作对自己的考验,第一步忍下来。第二步化解内心的愤愤不平,不改真实与真诚,时间长了,发现过不去的是内心的不平,没有真诚的心。不善的观念是一切恶缘的根本,那么忍下来,然后忍中没有了不平的心。善就修出来了。我理解这些,全来源于《转法轮》的深厚内涵,当然就定下了实修的果断,更没有什么是能阻挡我的因素。那个孤芳自赏的高傲者变了,变成了一个能忍且理性的人,把美好向外传播,向外扩充,那份充实也是不能用言语可以表达清晰的,就借用一句古语表达吧:圣人无私,而私有天下。

吾无争,故莫能与之争,因为世人所追求的、所争的,都不是我要追求的,这一切我都可以放弃,吾无争,何争之有。一切不顺的阻力尽解,自在回归心中,这份美妙,当然也不是世人所能理解的。这种心境也只有实修心性才能做到的。

我要做一个自在的生命,所以我要修炼。把这份心中的感触写下来与有缘者分享,也是我的心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