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留给大法弟子的正法历史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十年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比较稳定的走到今天,证实着大法,救度着被谎言迷惑的众生,同时修炼着自己,现将修炼中的苦与乐与同修们分享。

一、现在的历史是留给大法弟子的

我是一名县级医院医生,二十多年来,一直忙碌在临床第一线上,加班加点,兢兢业业的工作着,想练就一身好技术,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三十多岁便多病缠身,哮喘、妇科病、关节疼,慢性鼻炎等。

一九九六年,我喜得大法,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无病一身轻。在去名利之心过程中,踉踉跄跄,我想当科主任,却越想越没有,等这颗心经过一次次魔炼,终于修掉时,水到渠成的当上了,此时,一点也不稀罕了。利用工作之便,使许多人明真相得救、甚至得法。

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做好三件事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我希望能有个闲散的工作环境,又不想走关系,在现有的医院环境中,人手少,医院给定的经济指标都难完成的情况下,我的想法简直是天方夜谭。然而,两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被调到一个轻松的岗位上,干了一年,便被调到一个非常闲散的科室,工资照发,我可以很好的平衡工作与修炼的关系,又有足够的精力投入到三件事上。当看到一线的那些科主任为了经济利益上下求索,焦头烂额,还乐此不疲;原科室的医生们有的累出病了,有的发牢骚,而自己看淡名利,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心中不知如何感谢师父。

二、展现大法的美好,不失时机救众生

修炼后工作中心性的提高,使很多人受益,我经常将红包退还给病人,或交到住院处做病人住院押金,在病人治愈后出院前,将病人送的购物卡退还,工作认真负责,替病人着想,只要能治病,用最便宜的药,拒绝药物提成、回扣,赢得了病人的信任。在物欲横流的当今医院里,每月几千、上万的回扣不拿,早就被看成了傻子,别的医生住的是大房子,开的是好车,每天吃香的、喝辣的,办事一路绿灯……而我,每天心安理得的工作着,接触病人的过程,就是让众生了解大法真相的过程,看着从我这里走出去的世人不但病好了,生命都得救了,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工作中,虽然用便宜药,但治疗效果很好,多次遇到病人在几家上级医院里确诊什么病,需做手术,而我用保守方法,几天就治好了。且花钱出奇的少,受益的病人多少年了,还在传说着。我心里清楚,师父安排他们来我这儿得救的。

我家有个公司,近几年来效益非常好,即使在今年经济危机的形势下还能赢利。医院里,他们有的我有,他们没有的我也有,很多人羡慕我有福,我也很注意自己的形象。有的人,我能为他办事时,和我很热乎,大法被迫害,我被迫害,他离我远远的,以为我这辈子完了。然而,十年过去了,再见到我时,老远我就和他打招呼,看到现在的我,气色很好,身体很棒,谈一谈,孩子也上了名牌大学,我的日子也过的好,工作很舒心,渐渐的,他的表情由冷漠变热情,我会不失时机的告诉他:“修大法是有福份的。”顺着他的执著,告诉他大法真相及三退。也经常听有人说:“如果修大法都和你这样,我也修。”

我给公司里的每个职工都讲了大法真相,来公司办事的人、吃饭的人尽量不错过。他们几乎人人佩带护身符。公司里的职工有的有病时念大法好,病就好了。有的灾难面前念大法好免灾了。有的职工在丈夫出差半路遇到大雾时,电话告诉丈夫念大法好,一路顺风。

大法遭迫害十年了,十年来,我们医院里的医生、护士发生了好多事情,有车祸致死的、致残的、有猝死的、有脑瘤的、有各种癌症的、心脏病的,青壮年就死了七、八个,其中,有五个曾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还有很多人得各种病,或家里出现什么魔难。

有一次,我科里有一位护士长说:“迫害法轮功多年了,咱医院里的法轮功学员个个没有病,精神状态好,日子也过的好,人家的丈夫或老婆也都对他们好。”这位护士长身边就有大法弟子,经常给她讲大法真相,讲善恶有报的道理,而且自己在工作中树立了大法弟子的良好形象,使护士长非常认可大法,认可医院里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护士长全家人都做了三退。在恶党所谓的“敏感日”,医院的保卫科长要求她不准给大法弟子安排连续休班时,她主动抵制,说:“我的职工都象某某某那样认真工作,滴水不漏的,我这护士长就好当了,你有什么权利限制人家休班,我今天非给她排上连休不可,出事儿我负责。”说的保卫科长灰溜溜的走了。一年后,保卫科长因多次参与迫害医院里的多名大法弟子遭了恶报,患晚期食道癌,痛苦的挣扎了一年后死亡,年仅四十八岁。而这位护士长在以后的两次车祸中,有惊无险,得到了福报。

三、开创家庭修炼环境

我的家庭环境经过了十年的时间,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初期,我多次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家人一度抵触大法。我孝敬公婆,自己省吃俭用,每年给老人买各种衣物、每次回家都大包大包的买东西,老人身体不好时,带老人看病、买药,一次好几百元。孝敬老人,我不和其他姊妹弟兄攀比,然而,我发现他们并不把我的孝敬当回事儿。我心里好难过,我找自己,这触及到我的名利心,一向孝敬老人,做好人,爱听别人说好听的话,我不要它。

我告诉他们:我做好是修大法所为。到医院看病不找我,他们还真不方便,找我,我就帮他们,同时找机会再讲真相,尤其公爹病重时,我不厌其烦的讲,并一次次的将大法真相资料放在他们身边,渐渐的,他们有的做了三退。到现在,全家人都做了三退,说过对大法不利的话的亲属都写了郑重声明。家里谁抵触大法,谁就有病,今年上半年公爹还说大法弟子“参与政治”呢,半年功夫,公爹住了三次院,做了一次手术。

两个月前,婆婆腿疼,不能走路了,经几个医院的专家会诊,需要做大手术。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她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晚上睡不着,她一直念,第二天清晨,腿不疼了,至今两个多月了,天天在家做家务,全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以前,我丈夫经常批评我见人就讲真相,有意的请客时不叫我上桌,我意识到会错过好多救人的机会,便智慧的单个進行,避免在酒席桌上讲,并为他们保密,效果不错。我身边的大法弟子,这几年来频频发生被非法劳教、判刑,每到此时,丈夫真紧张,一听说在一起切磋的多个大法弟子被绑架了,赶紧打电话找我。师尊在多次讲法时都提到安全问题,我想注意安全是法,做到是修,怕心是执著,一定要在实修中去掉的。听师尊的话,我五年来一直稳定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丈夫的态度也变了,经常在我劝三退时帮我说话,也使他的朋友得救了。如今,家里有很多事情他让我安排,他很认可大法弟子的高境界行为,多次参与营救被迫害的大法弟子。

四、放下情、走出怨、兑现誓约

八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丈夫与一女人有不正当的关系,这对于一向浪漫、向往美好爱情生活的我是当头一棒,我懵了,接下来的日子,我们经常吵架,多少个夜晚,我以泪洗面。

我是修炼人,向内找,我找到了根本执著——向往美好的爱情生活,同时暴露出对情的执著、怨恨心、妒嫉心、委屈心、对色、欲的执著等私心。我在学法中修,排斥它。可是,一遇到夫妻之间小小的矛盾,那怨恨心就上来,根本不守心性,久之,我感受到那怨恨心在另外空间形成了好大一个东西,尤其面对那女人时候的不冷静。法理上明白,是我自己的错,没有这个执著,事情也不会在我这发生,为什么老找别人呢?说说容易,可在当时的矛盾中,放不下执著时,真的是剜心透骨。

我不断的排斥它、抑制它,上来不好的念头就排斥,发正念清除。渐渐的,心里的怨气越来越小。我多学法,用正念对待一切。谁没犯过错呢?常人中有涵养的人都能做到包容别人,我,一个大法老弟子,为什么做不好呢?怎能对的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呢?我的使命是救度众生,证实大法。

我退出这个矛盾,再看矛盾的几方,我和他及她是救度和被救度的关系,人生不过是一场戏,不要把戏中的角色当真。既然他们生在我面前,一定是有缘人,我要救他们。也许史前有约呢!

看到那个女人生活中遇到一些魔难,我主动帮助她、用大法法理教育她,趁机给她讲大法真相及天灭中共,三退保命的道理,她欣然接受,天天佩带大法护身符,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车祸中,因念大法好,她有惊无险。疾病中,因念大法好,她不药而愈。她成了活传媒,将大法真相带给她的亲友,使她的很多亲友得救了。她经常带上几份真相资料,在她居住的小区发放。随着她的改变,我感受到那怨恨心在另外空间形成的东西解体了。

在一次培训班上,一教授讲课中说了几句诽谤大法的话,她立即举手表示反对:“我认为:法轮大法好。”师生们面面相觑,鸦雀无声。她决心痛改前非,做个好人。这一切,丈夫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走出了怨,家庭和睦了,我轻松极了。救度众生的环境越来越好,身边的人经常帮我讲真相,真是柳暗花明。

五、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

我是本地协调人之一,两年前,因在一些问题上与几个本地主要协调人观点不一致,产生了隔阂。看到他们发不是明慧网的资料;听到他们几个协调人深入到农村、城区到处找同修切磋,经常要求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意见不一致时,便频频更换各地协调人。我觉得他们的行为不符合法。

那一段时间我学法常不能静心,炼功懈怠,发正念常常手变形,且除了四个整点外,其它时间发的少,忙常人的事。因这几个协调人之一曾为救度众生做了很多事情,修炼中出现皮肤细嫩,也有过正念闯出魔窟的经历,周围的同修崇拜她。开始我也有意无意的跟人走,因以前曾为此摔过跟头,我惊醒了,一定以法为师。我便给他们指出来,几次被冷言拒绝,他们还让同修远离我,将我上线的资料断开。我告诫自己:决不拉山头。大法需要,我能做什么就做什么,要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我先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哪怕每天学一页,一定静心学法,尽量多学法,瞌睡没突破,不能强为,抓紧清醒的时候学。发正念,要主意识强,发出强大的正念。讲真相,一定用心。

我找到自己的妒嫉心、还有对名的执著,懦弱。我找身边比较精進的同修切磋:我们要多看同修的长处,默默的补充同修的不足,提醒同修以法为师,对照自己的言行。当时他们的行为对我地整体上冲击很大,尤其是乡镇,我们提醒同修对不符合法的言行谁看见、听见就给其指出,迟迟不改变,就不要给其市场,免得影响学法不深的同修。我协调不了整体就协调局部,人人都是协调人,人人都是负责人,我们打破等、靠、要的思想,自己想办法。很快,什么都有了,还引导有条件的同修建起了多个家庭资料点。

就在奥运前夕,二十个大法弟子在城区交流时被非法绑架,那几个协调人全部被迫害,给当地救度众生带来了惨痛的损失。

问题暴露在我眼前,就应该我去帮助她们,面对同修的问题,不敢大胆谈出来,怕同修伤害自己,没有真正的为法负责,真是痛悔!在家的同修坚持高密度发正念,被迫害同修在里面讲真相,正念很足,加上家属要人,迫害比预料要轻的多,还有两名同修正念闯出。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总结此次被迫害的漏洞,全盘否定旧势力,赶快归正,提醒同修,将安全放在第一位,紧跟正法的要求,经常小范围切磋,然后每人带动一圈,看到同修的不足,我们互相及时的指出,被指的同修赶快向内找,及时归正。一年多来,我负责协调的这一部份同修一直稳定的做着三件事,比较精進。我们还经常向明慧网投稿,且大部份发表了。这更坚定了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维护明慧网的信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