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怀疑帮助柳志梅 高建亭遭莱阳恶警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四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山东莱阳“六一零”怀疑法轮功学员高建亭帮助照顾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清华学子柳志梅,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下午五点,莱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了高建亭,非法拘禁在国保大队、刑警队、党校洗脑班及招远洗脑班,残酷迫害一星期后才放他回家。被抢劫的一辆车车号为FDG-513的黑色普桑还未归还。

一、跟踪绑架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莱阳市柏林庄派出所恶警以查户口为由绑架了柳志梅、高春红及其他三位法轮功学员。之后,莱阳市“六一零”恶人怀疑高建亭参与了照顾柳志梅一事,开始对高建亭持续非法监控,包括在高建亭打工的店门口偷偷停放监控车、派便衣特务跟踪等卑劣手段,时间长达二十多天。

柳志梅是莱阳市团旺镇三青村人,九七年以山东省第一名的成绩保送进清华大学。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被送往山东省女子监狱,那年她才二十一岁。天资聪颖的她,在监狱里经历了惨无人道的精神和肉体摧残。就在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出狱前三天,狱方以查体为由给她打了两针不知名的毒针。回来三天后,柳志梅突然失去了记忆,变的疯疯傻傻。其母看到原来聪明伶俐的女儿突然变得如此疯傻,一气之下含恨而死,只剩下年迈的父亲照顾精神失常的女儿。

当地有几位好心的法轮功女学员把柳志梅接了出来,轮流照顾她,一段时间后,柳志梅恢复的很好,生活已能自理。就在柳志梅康复有望的时候,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莱阳市柏林庄派出所恶警以查户口为由绑架了柳志梅、高春红及其他三位法轮功学员。

五月二十一日下午五点多钟,高建亭去离店南五十米的公共厕所,早已跟踪高建亭多时的莱阳市国保大队“六一零”恶人马曙光趁高建亭解手的机会,卑鄙的对高实施了绑架,趁高建亭不备,从后面夹住他的脖子,几乎使他窒息。好不容易喘上一口气,高建亭大声质问:你是谁?马曙光说:我是公安局的。高建亭这才明白过来,开始不配合他们,并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好人啦!

二、抢劫

恶警非常害怕,狠命将高建亭摔倒在厕所内,按住高的头,并唆使两个不明真相的世人打电话叫来几个恶警,将高建亭绑架到车上,拉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将他扔到地上,把高建亭口袋里的东西全部抢走,有u盘两个,车钥匙一把,钥匙一串,连仅有的七元钱也都抢走。之后,恶警拿着车钥匙到高建亭打工的店门口,将高建亭老板的桑塔纳轿车偷走,开到公安局大院,并将牌子摘下来藏起,

大约七、八点钟,马曙光、何晓等三名恶警开着一辆面包车在西亭山治安主任王玉宾的带领下,来到高建亭所租住的房屋,他们使劲地踢门,房东开门后,恶警闯进高建亭家开始翻箱倒柜抢东西,当时高建亭三姨在高家养病(病得很厉害),他们根本不管,其中一名恶警还对老人恶语相加,老人受到惊吓,几天心神不定。

一番洗劫后,不法警察抢走卫星接收器一个,手机电池几块,电脑光驱盒一个,鼠标一个,电话号码本四五个等私人物品,连孩子学习用的双面胶、订书机都抢走。临走时,治安主任王玉宾没经过任何人同意,替高建亭家人签字后恶警扬长而去。

三、刑讯逼供

九点多钟,恶警将高建亭劫持到刑警大队。刚一下车,高建亭就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马曙光、何晓、梁斌将高建亭拳打脚踢,梁斌猛击高建亭的下巴,差点脱臼。马曙光将一块臭抹布塞到高建亭的嘴里,梁斌将高建亭摔倒在地,用脚猛捻高建亭的左脚,致使韧带损伤,肿了起来。

之后将高建亭带到审讯室,里面有一把审讯刑事罪犯的铁椅子,将高建亭固定到上面,手脚全部锁住,动弹不得,开始了三天的残酷折磨,刑讯逼供。共出动五人,有马曙光、何晓、梁斌、孙某某等。他们一直逼问高建亭是谁把柳志梅接出来的?谁找人照顾的等?他们竟然荒谬的对高建亭说:把柳志梅接出来照顾是非法拘禁。这简直是颠倒黑白、善恶不分,这邪党真是什么羞耻都不顾,随便的捏造罪名,扣在头上就可以大打出手。

恶警们首先是不让高建亭睡觉,连闭上眼睛都不行,高建亭一闭上眼,他们就大声斥骂,动手打人。恶警梁斌将高建亭的鞋子脱掉,用脚猛踩脚趾,高受伤的左脚钻心的疼痛,他就这样捻来捻去,后来高建亭的整个脚脱了一层皮,恶警还用手猛抠高建亭肩膀锁骨,抓住两肩膀处的筋,捏来捏去,疼痛难忍。高建亭就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找来一块破抹布往高建亭嘴里硬塞,用抹布勒住嘴巴不让出声。

高建亭对他们说:你们这是刑讯逼供,是违法的,高建亭要告你们。恶警马曙光邪恶的叫道:我就是刑讯逼供,你能怎么的?你去告吧。

恶警梁斌抓住高建亭的头发使劲地往后拉。何晓按住高建亭的头部,马曙光拿起一本《转法轮》书朝高建亭的嘴巴猛砸十几下,他边打边吼:我叫你告,我叫你告,使劲告。

高建亭的整个脸全部肿了起来,嘴唇好长一段时间都是紫色,吃饭都张不开嘴。几个恶警轮番拿半截皮带不断地猛抽高建亭的双手,双脚,整个手脚全部肿了起来。整个过程高建亭都不配合他们。他们气得直叫:你不说是吗?看我不整死你,我们有的是时间,这才开始呢,后面有的是办法,看你说不说。就这样连续折磨高建亭三天后,他们没有得到一个字。

四、劫持在强制洗脑班

五月二十四日,不法警察们又将高建亭转到了莱阳党校洗脑班,铐在了暖气管道上,晚上睡觉都要铐住。第二天,烟台国保大队一个姓于的恶警(他多年来一直积极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找高建亭谈话,威逼利诱,什么手段都用上了,最后见高建亭仍然不配合,说:既然你不说,那就明年到监狱或劳教所去看你吧。高建亭说:你说了不算。他狂笑道:你知不知道谁批劳教?就是我呀!看我说了算不算。他对莱阳的恶警说:办手续吧,送走得了。

五月二十六日下午,恶警将高建亭劫持到了招远洗脑班。洗脑班坐落在玲珑镇一座山的半山腰,在一个破旧的金矿里,离城里三四十里路,周围戒备森严,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里面是一个邪恶的洗脑班。招远洗脑班从成立至今一直存在,将近十年的时间,一直不间断的有法轮功学员被送来洗脑迫害,关押期限不定。最长的有被非法关于一年才放回家。现在仍有四个“犹大”在里面助纣为虐。现在至少还有三个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

洗脑班里,中午只有一个馒头,一口菜,晚上还没有菜,只有一点稀饭,一点咸菜,常年这样怎能受得了?马桶就放在房间里,不能随便出入房间,老鼠遍地跑,门窗全部密闭,空气不流通,房间里透着霉臭味,哪里是人呆的地方,一人一个房间,不配合他们就被铐上手铐,闷在房间里,时间长了人会憋疯的。

由于高建亭一直不配合恶警,五月二十八日下午,莱阳恶警以高建亭身体不合格为由将他从招远洗脑班带回莱阳国保大队,通知高建亭弟弟带三千元钱将他赎回,弟弟没有配合,他们就通知家属到国保大队领人,并一厢情愿的给高建亭做了笔录,拿出搜查证逼高建亭签字,被拒绝后又让签物品扣押清单。高建亭说按照规定必须给我一份,他先答应,随之反悔,没有给我。并逼迫高建亭签了“取保候审”才放回家。

回家后,因被恶警盗走的桑塔纳轿车仍然没有返还,高建亭和老板一起到国保大队去要车,他们总是找各种理由搪塞,最后又要什么购车协议。我们的车手续都是合法的,在交警大队都有档案可查。他们这是故意刁难,找借口而已,至今轿车仍然没有返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