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众生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修炼路上走过了十六个年头。我把几年来在救度众生中修自己、提高心性、境界升华的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在讲真相中去人心

从二零零五年以来,我开始面对面的讲真相,救众生。几年来涉足了许多大街小巷,接触了繁杂的人群,经历了很多风险与艰辛。救度众生的过程,就是提高心性的过程,也是境界升华的过程。

开始是在亲属、朋友、同事中讲,后来就开始面对社会讲。一面对社会人群,人心也多起来。怕心出来了:怕讲不好。世人被邪党文化灌输了这么多年,对邪党的本质、本性一时认识不清;劝“三退”难度大;再有邪恶的迫害经常发生,怕遭迫害的顾虑心总往出冒。我就想,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总得走出去讲真相,首先得敢讲,开始讲不好,慢慢会讲好。就这样,在讲大法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的路上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

时间长了,越来越敢讲了,也能讲了。怕心也少了,正念也就足,讲起来比较顺利。好的时候一天能送出二十几个护身符,劝“三退”七、八个。可这一顺利,欢喜心又出来了,开始追求数量,一出去先想今天要退多少个。这心一出来讲真相的效果反而不如以前了。我觉得不对劲了,开始向心找。发现多退是好,可追求数量心不好、不纯。潜意识中隐藏着名利心、显示心、欢喜心;往深挖,发现那更深的根里面还有证实自己的心。

只有证实法才能具有大法的力量,讲真相中智慧才能应运而生,有一点证实自己的心,反而会影响救度众生。随着人心的出现、去除,心性也在提高着,时间长了,救的人越来越多,满足的心又出来了。在讲真相过程中,有时脑子里就冒出一念:“退了好几个了,行了。”有时还想:“如果大法弟子都象我这样讲,那救度众生就大有希望了。”显示心、欢喜心又出来了,这想法多不好呀!那是一种可怕的心;认为自己比别人强的心;没做怎样就自满了,还有那么多世人等着救度,那不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吗?

去年看到大法弟子交流文章:一女大法弟子骑自行车到农村讲真相,每天讲十个,五年下来退了一万五千人。和人家比,连零头还不够呢!有什么满足的呢?现在想起来,真是无地自容。自己没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这正是自己心性、境界的真实表现。和别人比,和自己的过去比,却不用大法的要求来衡量,如果能放下那颗常人的心,再向前一步就好了。其实那怕心、顾虑心、满足心等,挖其根源都是为私为己的,都是旧宇宙生命的特点。那就得在修炼中,在救度众生中把这些心逐渐去掉,把自己修成师父所要求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不但要救度众生,还要修自己,利用好证实法的各种环境提高自己。

在几年的讲真相、救度众生中,不断去除各种人心,在法理上也越来越平稳,讲真相时从不瞻前顾后、左顾右盼,我就是大大方方的讲,坦坦荡荡的讲。因为自己做的是救度众生的事,是最伟大最神圣的事,所以在行为上也要体现出其伟大和神圣。正念足了,不好讲的都能讲好。

比如我遇到不少蹬三轮车的、开四轮拖拉机的,一般都是在匆忙的行進中,叫住人家又怕人家不高兴,于是我就试探着做。没做时觉得难,一讲起来还挺顺利,起码叫住他们没有不高兴的,没有说不好听的。给护身符都能接受,入过党、团、队的大多数都能退。后来我讲过两个开四轮车的,效果也很好。这开四轮车的一般都是纯朴的农民,他们很多人都不知道“三退”的事,有两次我看看能行,就一摆手叫住车,我就急忙上前说:师傅,给你件好东西。随手送上护身符,告诉他们带上护身符的好处,接着就说“三退”的事,那个入了队的还退了队,司机很高兴。我自己当时也觉得很神奇,因为是做大法的事,必然会有神奇出现,但我心里明白,表面上是我在讲,实际上是师父在做。我的体会是只要站在法上,正念正行,就能证实好法,就能在证实法中提高心性。

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也是遇到多次惊险的事,仅举两例:那是零五年秋的一天,在讲真相回家的路上,迎面来了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穿一身运动装,我立即决定对他讲真相。到了跟前我就主动与他搭话,并跟他讲法轮大法如何好,现在遭迫害的真相以及电视中造假的宣传,没等我说完那人就不听了,说:“看你这人挺象样的,西装革履的,怎么信这个,告诉你我是警察。”他还向我索要身份证。

事虽突然,但我没有害怕,和颜面对。我说你是警察也得知道大法好,才能有未来。那条很大的街上当时就我们俩人,他一看没有吓住我,有点不知如何是好,就说:“那怎么办?”我说:“怎么办,那就走吧!”他说:“是你走还是我走?”我说:“咱俩都走。”就这样,我向北走,他向南走,一场突发事件就这样化解了。所以,讲真相时就得正念足,心在法上,就有大法的力量,邪恶就动不了。

还有一次发生在去年的秋天,我路过解放门市场,看到一个拉货的三轮摩托车司机在等着装货,正好能听真相,我索性走上前去,问那司机听到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他说没听过,一打听他戴过红领巾,我劝他退掉那个队,并讲了为什么要退时,没等我说完他突然大声说:“你别跟我讲了,我不愿听这些,你再讲我给你送派出所去。”气氛有点紧张,来的有点突然,我沉住气,心没慌,我想我得有正念,我是来救人的。

我上前两步对他说:“你好象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我跟你说,××党好坏我不管,它倒不倒我不管,我要救的是你!”那纯正的话,就是一颗想救人的心,神都会看的到。我这一说,那人不吱声了,我就推着自行车离开了那里。

这样的事,每遇到一次都是一关、一难,过去过不去都是心性的考验。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不断去人心的过程,也是提高心性的过程。这就是在救度众生中修心性,在证实法中提高自己。

二、在救度众生中修出慈悲心

救度众生的过程,也是自己逐步修善的过程,尤其是怎样才能把慈悲心修出来。

讲真相、劝“三退”,每天总有不退的,一般都不会对自己的情绪产生什么影响,如果碰上一连几个都不退时,怨恨心就出来了。嘴上不说,可心里嘀咕:“不退就不退,爱退不退,这么跟你说还不退,那怨谁呢?”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怎么能埋怨人呢?他不是不明白吗?如果明白他绝不会选择淘汰。自己有善吗?有慈悲心吗?缺少了这些,讲真相时就没有力量,打动不了被救人的心,效果自然就不好。

为了改变这种心态,启发自己的善念,经常学习《转法轮》中的有关论述和《佛性与魔性》、《浅说善》、《佛性》等方面的法,也反复学习了师父在各地讲法中有关救度众生的法。不断的去人心和后天观念,去除魔性,增强佛性,自己先天的本性逐渐显露出来,慈悲心也跟着往出出。一出慈悲心,救人的心也强了,我抓住一切机会讲,抓住一切人群讲。比如扫街道的、卖菜的、修车的、磨刀的、农民進城购种子化肥农药的、要饭的、捡破烂的,都讲,在一切能够接触的人中讲。就是对面相遇、擦肩而过,瞬间接触的人,只要看其行,就抓住任何机会讲。因为那机会有时几分钟,有时几秒钟,稍纵即逝。如是对面而来的人,则先发正念清除对方头脑中一切不好的因素,等到跟前再讲时,效果会好一些;对于瞬间接触的人,你稍一愣神,人就过去了。所以总得保持一个救人的心,就能把握住机会。

今年过年前夕我去一条大街上讲真相,从商店里走出一中年男子,象个司机,三轮汽车在路旁停着,看样子上车就要走,他正要从我身边走过,只有一、二秒钟时间,我立即决定讲,于是急忙和他打招呼:“师傅忙啥呢?”“我去拉点货。”我说:“我问你个事。”“啥事?”我说:“三退、保平安的事你听说过吗?”“没听说。”我就问他:“你入过党吗?”“没有。”“入过团吗?”“没有。”“那戴过红领巾吗?”“戴过。”

我告诉他现在社会上都在兴“三退”,“天灭中共,退党自救”是最好的选择,你那少先队留着没用了,既不能升官,又不能发财,还会给你带去灾难,到时候因为入了个队给人家当陪葬,多不值得啊!我说你应该是为自己活着,而不是为它活着,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你就把这个红领巾退掉吧!那样你就留下了生命的未来,我帮你退了好吗?那人笑着说:“那就退了吧!”两分钟问题就解决了。慈悲心也油然而生。

面对面讲真相、救众生,什么人都能遇到,什么事都能遇到。他不理解你是在救他的时候,他什么都说。有的说:“你在鼓动我反对××党啊!”有的说:“我们老百姓就知道挣钱吃饭,没有钱不行。”这些人的言谈里觉得你是在搞政治,搞那些没用的,他很看重钱,命对他来讲好象一点不重要,有点惜钱不惜命。遇到这些情况时,除了对法不敬的言论,自己得维护法、证实法外,一般情况下我就是劝善,从不与其辩论。一辩论就容易产生对立情绪,不利于救度。

每当遇到这些复杂的人、复杂事的时候,我就想起师父讲的法:“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转法轮》)

我面对社会讲真相,多么象是在云游呀!所以自己在遇到各种人的时候,就想更应该象一个修炼的人,因为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应该更有大善大忍之心,在救度众生中守住心性,提高心性。摆正和人的关系,何况我们面对的世人,已经不是普通的常人了,不是普通的生命了。就更应该慈悲他们,善待他们。有了慈悲心,看众生都苦,看谁都苦。有时看着走在大街上的人,来去匆匆,忙个不停,你不知他在忙什么,为什么活着。不论是衣衫褴褛的,还是衣着华丽的,我看他们都很苦。尤其在现在这个重要的历史时刻,每个人都在选择生命未来的时候,那些对“三退”不当一回事,对自己生命不当一回事的人真是可悲。可我们是修善的,所以我就慈悲对待他们,平和对待他们,他不退也给他留下善的机缘。

师父这几年讲法每次都提到救度众生,那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怎样做好这一切,圆容师父所要,发挥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救度众生,是每个大法弟子心性与境界的体现。

这几年我根据自己的条件、经历和特长,一直坚持面对面讲。面对的都是陌生人,大都忙忙碌碌的,有些干活的工人劳动地点也大多不固定。象扫街的、清脏的、运货的;讲真相时铺垫的时间很少,切入主题难度大。所以在运作中有条件时就先在聊天中找机会切入主题;没条件时(如面对相遇或擦肩而过的)就直接切入主题,每天花半天时间讲。无论春秋冬夏,不管风霜雨雪,坚持不懈,坚持救人。每天退七、八个,三、五个人不等,当然也有一个没退上的时候。我也不气馁、不放弃,就按部就班的做。有时骑车,有时步行,每天会走一、二十里路。走很多路,说很多话,每天都有收获。只要出去讲,就能碰到要救度的对象,就能救救得了的人。农村進城赶马车卖菜的很多,我几乎都讲过,除个别人外都退了。

去年冬天雪大雪多,有时回到家手脚冻得很疼。今年过年后有一天下暴雪,刮七级大风,我想:“今天出去讲不?外面能有人吗?”又一想:“风大也要出去,只要想去讲,师父一定会给安排。”我走过两条大街,碰上了一个入过队的,几句话就退了。我心想退一个也没白来,就继续往南走,到了十字街头,从对面饭店出来一中年男子,他横穿街道直奔我而来。我想找上门来了,这是来听真相的。我打个招呼就问起“三退”的事,他入过党,我劝他退,并从学潮开始讲起,讲其党如何迫害法轮功,讲“天灭中共”的原因,“退党自救”的好处。他很认可,很愉快的退了党。回家的路上,我心里背诵着师父的讲法。

对于那些贫困群体,在讲真相中从不慢待他们,包括那些扫道的、掏粪的、要饭的、捡破烂的,我是都讲,很多都退了。这些表面上看着不起眼的人,其生命的来源可能都不简单。所以我一见他们就想讲,就想救他们。

一次去火车站,路边有一个南方女子抱个很小的小孩在那讨钱,那天很冷风也很大,没有难处谁在那受冷挨冻。我掏出十元钱给了她,然后我想光给她钱不行,我得救她的命,就找了个护身符给了她,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她欣然接受了,连声说:“谢谢!”

还有一次在一个小区里看到一个捡破烂的在那歇脚,就上前与他搭讪。他五十多岁,衣服和脚都很脏。我跟他讲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他不说话,一个劲点头。他没入过党团队,我讲了恶党对道德、人权、信仰的践踏,他很认可。最后我给他一个护身符,告诉他知道“法轮大法好”就能得救。他捧着护身符看了很久,看得出他很激动,他封存已久的记忆被打开了,他明白的那面知道他得到了什么。他的内心无以言表,我的心也无以言表。他那渴望得救、渴望得法的心让我震撼。每当这个时候,我的心情是愉悦的,也是坦然的。因为我做了自己该做的事,兑现着自己的誓言。

我常想:师父为救度我们几乎耗尽了所有,我们作为弟子不也应该为圆容师父所要,为众生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吗?许多世人都是来得法的,冒着天胆下来了,是对大法的坚信和正法必成的信念来了。有的迷在常人中了,师父要救他们,天门全开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运用大法给开启的智慧去证实法,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众生。不停的做,慈悲的做,才对得起师父,对得起众生,对得起大法弟子的称号。

三、在救度众生中看自己找自己

在证实法与救度众生中,每个人能不能做好,做多少,用心多少都是心性的表现。

讲真相、救众生是每天必做的事,所以与修心性是紧密相连的。所以一边救众生,一边就得看自己、找自己,才能提高心性,境界才能升华。我发现:在做不好时,有自己心性上的问题,有要去的心;做的好时,也有自己要去的心。所以必须时时修自己。

春季来买种子的人特别多,我就把这些人作为主要对象,总体上比较顺利,一个春天救了很多人。但有时就不顺利。有一天一连讲了四个人,都没讲成。第一个是买完种子准备回家的,在道旁等车,正好有机会讲。可我问他什么他都摇摇头,然后走到旁边去了,不想听了;第二个是个入过队的,可当我讲了半天让他退的时候,他却说:“我没入。”他不想退耍滑头,我有点被耍弄的感觉。第三个坐在拖车里,问他入过党团队吗,说没入过;又问他“你知道法轮功吗”,他说不知道,然后转过脸去把后背朝着我,我知道他没说真话,看样子也不想听了,我没法再讲了;第四个是个小孩子,入过团,我和他讲了半天,光看着我笑,就是不退。那天我真的不好受,感到一种压力,觉得救度众生越来越难了。越剩下的越不好救了。还出了一念:明天不来了。

每当这时,我都是静下心来看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有不退的不是问题,一个讲不成可能就说明问题了,讲清了没有?一找就能发现自己的问题:一是在讲的当中对方不友善的表现那不是人的表现吗?如果把这也当回事,那不是和常人一样了吗?不想讲了的一念,不也是常人心带动的吗?那不是让邪恶高兴的事吗?二是讲真相时讲解体邪党文化方面较少。那些被党文化影响较深的,对恶党本质、本性还看不清的人,身体里的邪灵因素就不容易被解体。三是可能有没讲清的地方,或讲清了对方没听清。因为那地方人车喧嚣,或你讲时他在想自己的事都可能。

我有一次给一个司机讲“三退”,讲完他没有表态,然后就被人叫進商店了。我就等他,待他出来又劝他退,他说刚才他没明白怎么回事,我又从新讲了一遍,他说他明白了,就三退了。所以救度众生中必须时时看自己、找自己,心性才能得到提高。时时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修自己,长功就快。

讲真相中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个心,有时就给救度众生造成障碍。这几年我给不少磨刀师傅讲真相,见一个讲一个,讲一个退一个。所以就想了:啊,磨刀的跟我有缘,一讲就退。结果今年春天在二厂附近又遇到个磨刀的,心里乐了,嘿,那得讲啊!结果讲了半天,人家就不说退,这不是自己有欢喜心造成的吗?干扰的就让这个退不成,看我还欢喜不欢喜。这个心是最容易被魔利用的。有人心就得修去,关键是早发现、早去除,这就是修炼,这就是提高。

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还容易受到常人社会形式和观念的干扰,能在找自己中排除干扰,稳定的走好救度众生的路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我们是人在修炼,没修好的部份总会有常人心表现出来,当外部环境变化碰及人心时,正念不足就会受到干扰。过年前听到了有大法弟子被绑架的消息,讲真相时一个扫大街的也告诉我说,一个老太太给人护身符时被人诬告。我亲属也说公安有穿便衣蹲坑的让我别出去。接二连三的事真的使我被干扰了,讲真相时心里不那么踏实了,边讲边想着自己,救度众生的心没那么纯净了,效果也不如以前了。

有一天在一条街上一连讲了四个人都没退,而且态度不够友善。有一个当我问他是不是党团员时,他声音很大:“我是党员,怎么的?那是我的信仰!”说完扬长而去。回家后我就找自己,学法。明白了人心可以改变周围的环境。邪恶也是那样,你弱他就强,你强他就弱。当天那种情况的发生,那不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吗?那几天我努力排除干扰,清除自身不好的思想念头、观念和外来干扰,坚定自己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与师父和正法时期同在的正念,怕什么?心一正,干扰就不起作用了,再去讲真相,情况就变过来了。

有时邪魔烂鬼也操纵人吓唬你,看你怎么对待。过年前我去讲真相,那卖年货的非常多,有一个卖烟花爆竹的,五十多岁,经搭话知道他入过团。我告诉了他真相,并让他把那个团退掉。他突然对我说:“我是警察!”我当时悟到:这话不是他自己说的,是那不好的生命不让他被救度,操纵他说的,也在利用他吓我。我当时正念继续跟他讲。我说,你是公安没关系,我一看你人挺好,我就想救你这个人。“三退”是世人对未来的最好选择,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总在死人,而你却因为退了团而留下来了,这不好吗?他笑了笑说:“你说的在理,给我退了吧!”我与他说了声“再见”就走了。如果当时突然被干扰,放弃了,这人就失去了一次被救的机会。我体会在救度众生中,遇到的每个棘手的事,都是信师信法的过程,都是坚定正念的过程,都是境界升华的过程。

在向内修、向内找的同时,要学好法,这是指导修炼、修好自己的保障。我每天都学一至二讲的《转法轮》,还要学二小时师父的经文和各地的讲法。在学法中,在救度众生中,坚定了信师信法的心。

我经历这样一件事:有一年春天,我在车辆厂附近讲真相,当给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讲真相时,讲了半天他也没退,给他护身符他也没要。我就走了,去别处讲了。顺大街讲了几个人后,我突然发现那人一直跟着我,我觉的他不象正路人,有点像安排的“眼线”。我到门市房与主人讲时,他又在那看着,我走时他又推着车子跟在后面。我就走到他跟前问他为什么跟着我,他说:“我没跟着你啊!”然后骑上车就走了。我想,他不会是去告密吧?我得马上甩掉他。我那天是步行,那街很长,又无公交车,我想来辆出租车就好了,当时那街上一辆车都没有,我念头一出,一看街头十字路口处急速开来两辆出租车。我意识到是师父在帮我呢!我叫来一辆车后上车就走,出租车从那骑车人身边驶过,一会那人就不见了踪影。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转危为安了。

经过了几年的魔炼,境界也在变化。我现在讲真相时,如遇到不退的,除了惋惜外,没有了怨恨,心里愿他们还有机会被救度。有时心里很苦,很无奈:面对众生,而我却救不了他。又觉得他们也苦,不知道为什么而活着。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众生都在选择光明和永生,而这些人却选择了被淘汰,不可惜吗?这几年救度众生中使自己的心性发生着不小的变化,这也许就是境界升华后的表现吧!

层次有限,有不妥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