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姐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五日】我的父亲和姐姐他们俩同是尿毒症患者。父亲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完全康复了;姐姐坚持药物治疗,却很快的走完了生命进程。

尿毒症在医学上现在还是未被攻克的难关,目前的治疗手法:一是通过血液透析(也叫洗肾),再就是换肾。

坚信大法走出死关

零七年三月九日明慧网上有这样一篇报道:《诚念‘法轮大法好’父亲的尿毒症消失了》,那是我父亲的经历。

零七年一月六日我父亲得了病,经几家医院确诊为尿毒症,最后在一家大医院住院治疗。住院期间进行过三次血液透析,第三次透析过程中血压降到零,抢救过来后每天只能靠一小瓶能量维持,但身体每况愈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在医院没办法的情况下、父亲也怕死在医院里,我便给医生签上“自动出院后果自负”出了院。出院时医生说:毒素攻击到各个器官时很快就会死亡的。

父亲回家后又用了一些药也没效果。血管已经很脆,针扎到哪哪出血,不能输液了,中药、食水也不能进了。因二十几天没排尿腹部胀的难受,痛苦极了。他也知道要死了。子女们也准备好了父亲的后事,棺材、衣服,包括烧的纸钱都买好了。

作为法轮大法弟子的我,一直没放弃对父亲的救度。一开始就叫他念“法轮大法好”能保住性命,给他讲了很多例子。我父亲虽然从事中共最基层书记多年,受过它的整、挨过它的斗,也认识到了它的险恶,在不到五十岁就辞去了邪党书记的职务。因他的头脑里也还有一些传统文化的观点,对修炼的事非常相信,加之我修炼后身体上的一些变化,就在他即将走完生命进程的最后一刻产生了非常想修法轮大法的一念。他除了每天听师父的讲法外,就是念“法轮大法好”。真是“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奇迹发生了。他经过一星期左右的排黑大便之后就开始了排小便,每二十分钟左右排一次尿、喝一次水,两天半后小便恢复正常,身体肿胀消失,开始吃东西,不长时间身体完全康复了。

三年多过去了,我父亲以前有的一些其它病也全好了。因父亲随子女们住进了城市,我回老家后乡亲们都以为我父亲死了,所以父亲的故事在当地一时传为神话。

将信将疑命入黄泉

我的姐姐是搞医的。其实她在九九年“七•二零”前因肾病综合症(尿毒症前期)炼过法轮功。病好了,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也开始了。当时我姐夫是村书记,怕受牵连不准她炼,她自己也怕,就放弃了。

零七年得了尿毒症后,她承受不了痛苦,一直靠透析来延长生命。她常说:我不怕死只怕疼。我要她从新修炼,她就是抱着她的医学观点不放,老是认为自己的病不会好。几次大小便都排通后还是将信将疑,还是要做透析。有一次吃了一百粒安眠药也没死成,她又说药效不好。我最庆幸的就是她这次没能自杀成功,为她自己减轻了一次杀身的罪过。不想活了谁也没办法。就这样透析、透析,直到零八年初终于做完最后一次透析。

人有生、老、病、死,活在世上的人没有说不得病的。你想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就能好病,即使将要死的人也能起死回生,你想中共要人放弃法轮功的修炼能实现的了吗?放弃就等于放弃了生命,你想中共它不是白折腾吗?若你有“法轮大法好”的坚定的这一念,在大难来到的时候你不就能保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