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给了我再生的希望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六日】我家住内蒙古海拉尔的一个小镇,今年五十岁。二零零三年五月的一天,母亲对我说:你炼法轮功吧,什么病都能好。

当时的我一身是病,失眠、例假不正常、天天头疼、两眼血红(红眼病)、胃疼、胃胀、腰疼,还得一种怪病叫“攻心翻”,犯病时疼的是死去活来,医生还说不能打针,否则就有生命危险,只能用针在前、后心挑紫泡,再拔火罐子等,这样就能上吐下泻了,但只能缓解一时;我还有皮肤病,身上有几块如大象脚的黑硬块,特别是针挑、拔火罐处更严重,奇痒,全身都被挠破了。

我有两个孩子,丈夫一人上班,挣点钱,钱还没到手呢,就得先还药钱。今天有饭吃,明天也难接上。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冬天屋里四处是冰霜。

我母亲是二零零一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她多次劝我修炼法轮功,但因为中共邪党打压法轮功,造假诬陷,我一直听不进母亲的话。直到我实在走投无路,就豁出去了,请了一本宝书。当我打开《转法轮》时,师父的法像那慈悲、慈祥的面容,就展现在我眼前,我特别高兴。等我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时,我就真的放不下这本天书了,也恨自己得法太晚。

从那时起,李洪志师父就给我祛病了,我想,我的师父太伟大、太伟大了,把我一生的病全都祛掉了。中共邪党诬陷说法轮功不让吃药,以前我也半信半疑。修炼后我才真正明白,真正修炼要讲心性,根本没病。自从修炼法轮功后,我一片药没吃病就好了。

仅举一例,我炼法轮功后,我身上黑硬的皮肤,就开始一层一层脱落,床上、穿的衣服都是脱落的黑皮,身上往外冒腥味,天天嘴吐黄痰、有时还带血水,但脱落的皮肤,一层比一层细嫩,也不那么痒了,而肚子上黑硬块完全好了,好象师父给我从新组合了细胞一样。

我的心情非常激动,我真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我根本没有足够的语言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我常对自己说:我一定跟随师父,一修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