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阳“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六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山东莱阳“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强制洗脑班,现已换牌为“法制教育培训中心”,这是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及其他上访人士的非法机构,位于莱阳邪党校大门内西侧、原党校招待所一楼。

这个所谓的“法制教育培训中心”为掩盖其罪行,加之其位置较为隐秘,所以很少有人注意该机构的详细情况及其所作所为。里面设有大铁门,并每天用大锁锁住,窗户也用铁条封锁,跟监狱一样。其工作人员做事极为隐秘,从不出具法律文书,并经常对被绑架人员动用各种酷刑,手段残忍。

被绑架到这里的人从未获得过任何法律文书,也不允许家属探视。每一位被非法关押的人离开这里时,家属还要被逼迫缴纳至少二千元以上“教育培训费”及伙食费。“六一零”参与人员多年来一直用这些钱大吃大喝,里面配有专业厨师,根据他们的要求为其专门做饭菜。这些“六一零”雇员游手好闲无所事事,闲着就是搓麻将、打牌、赌钱、上网玩游戏。但是当有法轮功学员及其他上访人士被绑架至此时,他们就露出虚伪残暴的嘴脸。

“六一零”人员行事手段均与黑社会无异,动不动就对被迫害人员拳打脚踢、施以电刑、罚站、禁止睡觉等各种刑法,逼迫上访人员放弃上访、逼迫法轮功修炼者保证不再炼功。他们在邪党的保护下身穿警服干着比土匪与黑社会还罪恶的勾当,绑架、抄家、抢劫、罚款,无恶不做。

曾有不少人在这里被搀扶着或抬着离开,并且大多又被转入劳教所。2008年莱阳中心医院医生马青春在这里被连日殴打,导致多日不能翻身,他们也没有找医生为其检查,最后直接送入劳教所。2009年年初有一位谭格庄董姓村民被非法送入劳教所后因心脏病非常严重而被拒收,又被莱阳“六一零”分子非法再次关押达两个月之久后勒索3000元,而且睡觉时也被戴上手铐。

以下为莱阳“六一零”迫害马青春医生情况:

烟台市莱阳中心医院眼科医生马青春,2008年4月14日被绑架,至2008年6月25日被非法送劳教的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受到莱阳国保大队、“六一零”、看守所的残酷迫害、刑讯逼供。

2008年4月14日上午,马青春医生正在单位上班,国保大队的尉海波、刘鹏及“六一零”的宋某、盖某、尉某、王磊等恶人非法绑架了马医生,并到住处非法搜查,把身份证、手机、MP3等私人物品掠走(没让马医生确认、签字,至今未还);接着把马青春医生绑架到“六一零”党校洗脑班非法关押25天,没有出具任何合法手续。

非法关押期间,尉某(尉富贵,白胖脸,人称小尉)、尉海波、于跃进(称于局长)、盖某(盖德傲)、宋某等恶人多次殴打马青春医生。4月14日当天,于跃进揪住马医生的头发狠扯,打头、脸、胸部,边打边嚷:“我整死你。”当晚用手铐把马医生铐在桌子上,由宋某、尉某、李某看守,不许坐,只能半蹲,不让睡觉,稍有睡意就被宋某打醒。4月15日白天仍不准睡觉,晚上马医生不配合非法关押(即使按正常法律程序传讯的犯罪嫌疑人关押也不能超过24小时),并要求回单位上班,尉某上前拳打脚踢,用膝盖狠顶马医生左下腹部,致使他痛了一个多月,起身、翻身都困难。

接下来的二十余天,马医生白天黑夜都被用手铐铐着,晚上两手分别铐在床的两端暖气片上,胳膊抻直,只能仰身,不能侧身、翻身。每天晚上12点后才允许躺下,早晨不到6点就被叫起。尉某经常晚上喝醉酒后殴打马医生,手打疼了就用书卷成卷或用拖鞋底打。白天尉海波也常来打,有时打得马青春嘴角流血,好几顿吃不下饭。严重的殴打不下十余次,以尉某为主。期间“六一零”孙某(孙洪进,人称孙主任)等人勒索、恐吓、骗取马医生父母3000元钱。一恶警还明目张胆地对马医生说:“没有你们法轮功,我们吃什么!”

5月9日上午马青春家人得知消息前来看望,“六一零”人员不让看,马医生的母亲好说歹说他们只允许看了几秒钟,就把她拖出去,可怜她60多岁的老人被他们几个大男人生拖硬拉扔到门口,衣服都撕烂了,当时几乎断了气,腰疼得好几天爬不起来。就在5月9日上午,未履行正常法律手续,国保、“六一零”恶警把马医生绑架到看守所继续迫害。

2008年5月22日上午,马医生被关进看守所一号监室迫害,恶警指使几个犯人打马医生,杀人犯刘天辉狠踢马医生右腹部,疼痛一个多月,不能深呼吸,稍一用劲就能引起右腹部剧痛。大约23日上午,分管一号监室的恶警宫廷芳指使羁押犯人随某等用铁链、铜锁、手铐、脚镣等刑具把马医生捆绑在木板铺上,他们称为“死固定”,几乎全身不能动:用铁链勒住双臂腋下向两边拽,勒得绷紧,用手铐铐紧双手腕固定在小腹,双腿伸直,双脚用脚镣并铐着固定。期间恶警宫廷芳吩咐杀人犯刘天辉看着马医生,意思是别出了意外不知道。他们这样折磨马医生20小时,期间马医生不能进食,不能入睡,双臂剧痛,浑身出汗。

第二天早晨宫廷芳吩咐犯人把手铐撤去,仍戴着铁链、脚镣(松了一些)。此时马青春医生双臂腋窝下被勒出血痕,血痕下大片皮肤瘀血青紫,手腕被勒出血痕,脚踝部勒破皮,腰部酸痛难忍,不能动弹。一年过去了,马医生腋窝下的铁链疤痕清晰可见,手腕、脚踝部的疤痕亦可见。

大约5月27日,恶警王宝纲(时任所长)指派宫廷芳继续用“死固定”折磨马医生7小时。包括“死固定”在内,马医生被固定在木板铺上一周,期间大小便由他人接,马医生进食很少,每天只小便一次或两次,五天没有大便。解开固定后,和其他人一样被逼迫着做奴工,每天干活15小时。

看守所非法关押马医生30天后,本应无罪释放。国保大队恶警尉海波、吕建刚拿着释放书却把马医生带回党校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

接下来半个月的时间里,“六一零”人员不许家人看望,尉某仍多次殴打马医生。期间“六一零”恶警还打了马医生的父亲,并惊动当地“110”警察。“六一零”不断恐吓马医生的父亲,说要判马医生重刑。之后,老人由于被恐吓过度,精神崩溃,加上听信坏人谎言诱骗,配合恶警非法劳教儿子。国保“六一零”不许马医生向烟台劳教委员会询问,未经正常法律程序,在马医生本人和家属未签字,所列证据不合法的情况下,在非法劳教决定下来的当天,就匆匆把马青春医生送去劳教所继续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