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大法缘 永不忘李洪志师父之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七日】每当我看到九四年六月二十一号参加济南师父讲法传功学习班与师父在一起合影的珍贵照片,都使我整个身心融入一种无以言表的幸福与喜悦之中。师父那高大身影、和蔼可亲、慈悲祥和的面容,那一幕一幕又清晰可见的浮现在我的眼前。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成为我生命中永恒的无比珍贵美好的回忆。是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同时激励我在修炼的路上坚定不移,在返本归真的大道上,跟随师父走到今天。

那是在没有参加师父讲法学习班前两天。姐姐坐车行程七十多里路来我这里。我们聊了几句,姐姐说:我的周围有几个人,在炼一种气功,祛病健身特别有奇效。说是真佛下世来传的,救人来了。我赶紧说:是什么功啊,在哪地方传?姐姐说是叫法轮功。我一听到法轮功,我的心里一震。真佛是什么样啊,姐你赶快打听打听,在什么地方。姐说:我的朋友他们在订票,说是要参加学习班。我迫不及待说,姐呀,你赶快回去订票,咱们也去参加学习班,咱们也去见真佛。就这样姐姐来我这里还不到半小时就又返回去了。

二十日下午我在单位请了假,去姐姐家。一進门,姐说我本想给你打电话,让你请假快点回来,你自己就来了,这么巧啊。票已经订好了,今晚就走。还有几个小时,你先看看书吧。我拿起《中国法轮功》(不是修订本的)翻开一看师父照片,怎么这么眼熟!我就高声对姐姐说:这个照片的人我认识,好象在哪里见过,但是我就是想不起来。

我刚看了一半,我就感到法轮在身体上转,在头顶转,字也是转的。有时变着颜色。肚子也咕咕响了起来,开始闹肚子。师父讲,有的人还没参加学习班就已经有法轮了。看完书我已经去了两次厕所。心里有些着急了,心里想着:法轮功老师,我不能再闹肚子了,一会就要上火车了可咋办哪。真的神奇,坐上火车一路上也没闹肚子。

六月二十一日,我们早早来到了济南皇亭体育馆,那里已经聚集天南海北来的学员,每个人找好自己的座位,等待师父的莅临。

当师父高大身影出现的时候,全场起立,长时间的热烈鼓掌。师尊微笑着单手立掌向大家致意走向讲台,开始讲课了,掌声才停了下来。

师父讲法从不用稿,只有一张纸,声音洪亮亲切。用最浅白的语言讲出高深的法理。博得全场学员的一阵阵掌声。师父的讲法让我泪流满面,不知怎么就是控制不住。越听越爱听,从来没有人讲过这么高深的法理,浅显易懂,把我一生中解不开的迷惑问题全解开了。身心完全溶在师父伟大慈祥之中了。在从生命的深处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启悟我等待久远的记忆。师父博大精深法理,使我明白了人生来的目地不是为了当人,而是为了返本归真。

我精神集中聆听师父的讲法,生怕漏掉一句话。后来感觉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困,眼睛怎么也睁不开。我就使劲拧自己的大腿,后来还是睡着了。可是神奇的是师父讲的法我一句也没漏掉,都听進去了。师父讲:“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转法轮》)真是这样,在以后几天我不睡也不困了。因为我从上小学起就偏头痛,一直折磨了我二十多年。

我原来身体不好,结婚后,生小孩坐月子期间受了风,浑身关节响,疼痛,冰凉,怕风,还有胆囊炎,胃出血,眩晕症,骨质增生,腰椎间盘突出,心脏病等十几种病,十年没有出过汗。夏天都要穿厚厚的毛衣毛裤,垫着电褥子,盖棉被。到处求医,找偏方治也治不好。家里堆积各种各样药,花了很多钱,痛苦难熬,难受的使我痛苦流泪。

第一天听师父讲法,不知什么时候,我身体开始出汗了,衣服都湿透了,身体特别舒服。晚上感到浑身发冷,开始发高烧,浑身骨头没有不疼的。第二天,我还是坚持去了,一到班上我什么症状都消失了。后来悟到,在师父佛光普照的场里,是最舒服最幸福的。师父给学员调整身体,让大家站起来,身体放松,放松,想自己的病,没有病想一想家中有病的亲人。师父说一声跺脚,只见师父大手一挥,一抓,然后扔在地上,当场很多人都说病没有了。

师父讲到第三天课就给我身体都调整好了,身体热乎乎,走路轻飘飘的,真正体悟到了人没有病的滋味。

在济南学习班期间,下了多场雨,神奇的是在开课前雨就不下了,等到学员都進入会场,师父讲法时就下雨了,等师父讲完课,走出会场时雨就停了。等大家回到旅店,大雨又下起来了。我们在一起的学员深感师父的伟大慈悲,每时每刻都在呵护着学员,为学员着想。

师父讲法时能量场很大,只有少部份人摆着扇子。当师父讲拿扇子的人不妨把扇子放下,人找苦吃还吃不着,这么点热就受不了了。大家立刻把扇子放下了,随后就感到习习的小风就吹过来了,感到特别舒服凉爽。

在学习班第二天下午,安排与师父合影照相,天气特别热,负责四千多人秩序的工作人员忙不过来。慈悲的师父不顾劳累,也不用话筒,只用手势指挥大家站好拍照。全部照完还给学员留下了足够的吃饭时间。

在学习班期间,师父的高德大法使每个人的心性都在提高,道德标准在升华,世界观都在发生根本的变化。大家互相关照,为别人着想,有费用不够的,就有人主动拿出钱相助,有困难的主动帮助。有拾到钱的,拾到手表的,拾到金项链的都交上去,师父在开课前只要公布一下就有人去认领。老学员把好的座位让出来留给新学员或年岁大的,或远道来的,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在当今世风日下,道德标准败坏的社会,为了钱为了利什么事都敢做,只有在大法中修炼的人才能体现出无私无我的境界,真正的是一个好人,法轮功这儿是一片净土。

六月二十八日,师父最后的一堂课讲法解法,学员提出很多的问题,师父都一一给予解答。最后讲法结束了,全场学员站起来长时间的鼓掌,我流出了眼泪,好多人都流泪了。久久的不愿离开师父,站在那不愿走,手掌都拍疼了,师父绕场走着向学员告别并打大手印推转法轮。许多单位和个人向师父献锦旗,读感谢信,答谢师恩。

八天的时间结束了,注入了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光。

同年八月五日,我又有幸参加师父在哈尔滨讲法传功学习班,参加完师父讲法学习班回到家,那时还没有书,但是每天都能听到师父讲法,师父声音洪亮,语调平和清晰,常看到法轮和各种颜色光。

十六年过去了,师父的音容笑貌依然浮在我的眼前,那种身临其中的感觉是无法表达的,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

师父您辛苦了,您为宇宙众生操尽了心,您为宇宙众生所承受的我们无法知道,能成为师父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感到无比荣耀。感谢师父伟大慈悲的苦心救度,唯有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助师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