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做万花丛中的一朵小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今年六十八岁,一九九六年得法。得法后,全身的病都没有了。从一得法,我就认定:法轮大法是最好的功法,我一定要好好的修炼下去。十多年来,我坚信师父,无论遇到什么魔难,我都坚修不动。我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从内心里感激师父的救度。我克服重重困难,做了万花丛中的一朵小花。下面把我修炼路上的几件事和同修们分享。

一、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我家是个大家庭,祖孙三代同住一室。我一人炼功,老汉,儿女,媳妇,孙子都特别支持。看到我六十多岁了,红光满面,脸上连皱纹都没有,走路一身轻,耳不聋,眼不花,全身的病都没有了,他们都很同化大法,都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

二零零六年我大儿子和他的朋友四人开车到外地办事,因为天黑路滑,一不小心,连车带人摔在了沟里,车全毁了。可儿子和他的朋友从车里爬了出来,安然无恙,儿子身上带着大法护身符。回来后,儿子跪在师父像前磕头,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十岁的小外甥,一次在大街上骑自行车,一辆松花江车把他撞倒,车前的护车板都碰掉了,可小外甥什么事也没有,因为他身上带着大法护身符。

二零零七年,我老伴都七十岁了,他在大门口站着,突然一辆摩托车直冲他开过来,把他碰倒,后脑勺摔了一个鸡蛋大的大包,正在小脑处。到医院只住了两天就好了,因为老伴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零零五年,我骑车子上街买菜,一辆卡车从后面就把我的衣服挂住了,而我还在车子上骑着,把我拖着跑了三十多米才停住,我什么事也没有,都是师父在保护。

从我炼功起,我们家每个成员身体都很好,他们都体会到了一人炼功给他们身心带来的变化,都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二、做万花丛中的一朵小花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颠倒黑白,全国上下的民众都不明真相,受电视、广播等媒体的造谣宣传,谩骂、诋毁法轮功。为了讲清大法真相,一开始,我们县的资料都是从外地由同修冒着危险定期送来的。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们县也应该自己做资料,不能老是依靠外边。”于是我就和甲同修商量,要自己建立资料点,甲同修也同意了,我们就建立起了一个小小的资料点。

一开始做资料时,我什么也不会。六十多岁了,原来只念了两年书,电脑、鼠标、打印机一窍不通。我们就请了一位懂技术的同修来教我。教我的同修一看我这么大岁数了,什么时候才能教会呢?我就是要下决心学会,我想我是修大法的,大法是超常的,有师父,有大法,我们大法弟子无所不能。我就跪在师父的像前,求师父给我智慧,让我赶快学会,好救度众生。我发了这一愿望,奇迹出现了。同修一教我就会,还记的挺好。后来上网、下载,做资料、小册子、《九评》、护身符都行,而且做出来的资料字迹清晰,质量好。有时一次做五包纸、八包纸呢,供应全县的资料。

二零零四年,由于我和甲同修不知不觉的产生了欢喜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县公安局破坏了我们的资料点,损失价值一万多元,电脑、打印机、耗材被抢劫一空,甲同修被迫流离失所至今。县公安局三天两头找我,在家门口蹲坑监视。国保大队队长多次来我家,拍桌子瞪眼睛诈唬我。可我就是信师信法,一点也不害怕。我认定师父是最了不起的,我就跟着师父走。他们几次审问我,我就咬定:我都六十岁了,一个字不识,什么电脑呀,什么也不懂。他们看看也没招。

资料点被破坏了,怎么办?救度众生不能停。我和老伴商量,又从自家拿出一万元,从新建起了资料点,在师尊的呵护下一直顺利的维持到现在。后来,我县又有其它资料点建起来,我们各自负责一片,和同修们共同做着讲真相、救度众生的神圣大事。

三、正念闯出洗脑班

中共开奥运期间,我县对大法弟子办了洗脑班。当时把一位年岁大的老同修弄到了洗脑班,她在压力下把我也说出来了。县公安局来了两个人把我也劫持到了洗脑班。可我一点也不害怕,到了洗脑班我就发正念,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然后我就跟师父说:“师父,我不能在这里呆着,我后天还要给同修做《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呢,我得出去证实法救人。”我时时刻刻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时时刻刻想着救人,在那里我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三退保平安,党、团、队各退了一名。到了第三天早上,我也不是做梦,也不是发正念,就在床上坐着,看到墙上的电网和钢丝都没有了。我走出去一看,来人告诉我,十一点让我准备东西回家,我就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洗脑班。

从修炼一开始,我就是协调人,努力的做好本县大法弟子的协调工作。今年,我们就开了四次法会,使精進的大法弟子更精進,不精進的大法弟子跟上来,不落下一名大法弟子。我还努力学法,实修自己。修到今天,我感到自己的情比较重,家务事多,放不下孙子。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我决不放松,放下名、利、情,圆满随师还。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