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人在北京证实大法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在我十多年的修炼中,有说不完道不尽的亲身经历,让我亲身见证了大法的无边法力和师父的洪恩浩荡!在这里我就讲一讲修炼中的一个故事和同修们共同分享。

我是个没读过书的弟子,今年六十一岁,一九九八年得法,得法后,我头痛顽症好了。这个头痛顽症一痛起来可真是要命,简直不想活了!在床上栽跟头,大汗淋漓,那情形我想就象孙悟空被唐僧念金箍咒一样。医生看不好,什么偏方也看不好,就靠一大把一大把止痛药维持,谢谢师尊,如不是您慈悲救度,我也许早已痛死。我这条命是师父给的,我虽不识字,但我永远信师信法。

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遭迫害,师父遭诽谤,到处是谣言,诬陷。我没有被这些迷惑,不管发生什么事,师父,在这个世界上,我只相信您!二零零一年,同修们说要去北京上访,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我一定要去喊一声“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哪怕失去生命!我只认得《转法轮》里的字,离开书,我脑中就记不起来,赶快叫同修帮我写了《心自明》,教我读熟,我就宝贝似的捏在手心里。上京路上一直背,把《心自明》刻在心坎上,至今直到永远也不忘掉!

来到天安门,我和同修们把写有“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横幅高高举起,心想:我要多举些时间,让所有人都知道!大概十多分钟吧,一群人高马大的警察举起电棒猛打,我当即晕了过去,人事不知。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警车上,横幅还紧紧握在手里……警察偏偏把我一个人分到北京黄山公安局关押(因为我不认识字,总是怕和同去的同修分开)。

这里天气很冷,外面是很厚的雪,警察都穿着厚厚的棉大衣,棉皮靴。当天他们接力审讯我,使用各种手段,软硬兼施,拳打脚踢一天一晚,达不到目地,气得暴跳如雷,咬牙切齿。第二天,就强让我单衣服站在很厚的雪地里,那个审讯头目倒一大碗滚烫的开水,往我脸上浇,气势汹汹地说:“到我这来的没有不招的,我就不信对付不了你!”于是拿了一根茶碗粗的长棍子从头到脚猛打,我没有被吓着,心中求助师尊:我是师父您的弟子,是神,人打不坏神,然后闭眼静心背诵经文《心自明》,这时我听到一个声音一直在说:意志坚强!意志坚强!当时人感觉就象坐在船上,棍子打在身上就听到“砰”、“砰”、“砰”,象打在铁上一样的响声,身上没感觉,一点都不疼,觉得很奇怪,这时想起刚才那凶狠警察一碗开水浇在我脸上,手不由自主地去摸摸胸前衣服湿没湿,奇怪,全是干的!这时突然看到那个打我的警察手在淌血,我出于善心对他说:“别打了,你的手在淌血!”他一看自己的手在淌血,赶快丢了棍子,这时才哎哟地叫起来,象丢了魂似的说:“干嘛你不淌血,我还淌血?”他又疯了似的去看那棍子,原来他握棍子的一头有一颗钉。我心里清楚,一切都是慈悲的师父让我看到伟大佛法的显现。

那个警察气喘吁吁坐在椅子上,休息了一阵子,就走到我跟前说:“老不死的,你冷不冷?”我说:“不冷!”他大声命令我说:“不冷?那就把衣服全部穿上!”然后把我关在一个房间里,叮嘱两个年轻的警察不准我睡觉。两个年轻的警察求我说:“阿姨,你还是招了吧,招了你也早点回家过年,我们也早点回家过年,你要是不招,我们都别想回家过年。”我笑着说:“我不能招,招了他们会通知本地警察接回去坐牢,既然来了,我就没想着回去。”他们气愤愤地说:“今天晚上,我们两个把你活埋了,害得我们不能回家过年!“我说:“随便,不过我师父决不会放过你!……”

第二天早上,那打我的警察头目叫送来一碗粥,两个大烧饼要我吃,我口渴的厉害,就喝了一小口粥,谁知我就呕吐的厉害,一直到十点多钟,才停住呕吐,这时我已不能站立,倒在地上,那头目就说,你是不是有病,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没有病!”他们吃过中午饭,就把我弄到大医院来,一个年龄大概六十来岁的老医生就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法轮功。”老医生又说:“我是问你的真实姓名呢。”我说:“法轮功就是我的真实姓名。”他说:“那好,我就写上法轮功,你什么地方不舒服?”我说:“我是大法弟子,真的没病,全是他们把我打成这样子。”那头目警察一听我这么说,就疯狂地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猛往墙上撞,那医生吓坏了,赶紧说:“快别撞,会出人命的。”那医生要我做全面检查,做完检查那医生对那警察头目急切地说:“这老人有严重的心脏病,有严重的伤,有很高的血压,赶快住院治疗,也许活不过明天!”这个头目警察惊呆了,拿起电话向他的上司报告,我听到他们说快过年了,没有人到医院来监管,结果把我弄回来。过了一阵叫一个小警察送来一碗饺子叫我吃,我不肯吃,那小警察说:“阿姨,吃吧,是特意为你包的饺子,我们想吃还想不到,你要不吃多可惜!”我没吃,那头目警察只好叫端走。

后来,把我弄到警车上,我说:“你又要把我弄到哪里去?”他说:“我送你回家,到我这来的人没有一个能过关,你是第一个过关的,你可能是法轮功的头目吧。”我说:“我是个不识字的老太婆,不是头目。”他说:“我看的出来,你就是一个不简单的法轮功头目。”我说:“我不回家,我来了,就没有想着回去。”他说:“不回去?这由不着你。”

一到火车上,让我坐好对周围的人说:“帮我看着,她是法轮功”。他就去帮我补票,票还没有补好,火车就开了,他大声叫喊:“我是送人的,不坐车,快让我下车。”列车员说:“这由不着你!到下站石家庄下车吧。”我正担心自己的去向,这下明白了。这时那头目讨好我说:“你说我好不好?还帮你买票送你回家。”我笑着大声说:“谢谢你,是我师父派你来送我一程。”车上的人都笑了起来了,坐在我对面的一小伙子对他妈妈说:“妈,法轮功真幽默,回家,我也炼法轮功!”一到站,那警察就急忙下车走了,我也下车走了另一个方向。

这时已是伸手不见五指,很黑,我竟神奇地找到了旅社,这旅社什么证件也不要,一大瓶开水,十元钱一夜,我一个人一个房间。我美滋滋地一觉睡到天亮。一出旅社门,转个弯就是去北京的列车在那等着我上车。到北京后,正不知往哪走,有两姐妹正笑着往我这儿走,我想这两姐妹定是同修吧。我走上前对她们说:你们知道《心自明》吗?说着我就背诵起来,她们也跟着背诵起来,这时我们泪流满面地紧紧抱在一……

这天就在那个妹妹家住宿,我上卫生间时,那个妹妹无意中发现我屁股是黑的,就把我的衣服全掀起来,她伤心地哭着说:“大姐,你身上全是紫的黑的,那邪恶警察太狠心了,竟把你打成这样!”我笑着说:没事,没事,一点也不痛。”晚上睡觉时,我的整个身子一会儿被慢慢抬起,一会儿轻轻放下,非常舒服,太奇妙了!我明白那是师父在帮我疗伤!心里暖融融的。一切都是师父的法身在神奇引导我,呵护我。

那次進京上访平平安安回了家。我去北京,家人吓坏了,回家后,老头子逼着我说:“以后不准炼法轮功了,我们全家都被你吓坏了,急坏了,你再炼法轮功,我们就离婚,你到底是要炼法轮功,还是要这个家?”我平静的说:“我都要!这个家实在容纳不了我,那我就要法轮功,你要离婚,什么都归你,我什么也不要,现在我就走!”这时,我女婿赶快对老头子说:“爸爸,妈妈已不是以前的妈妈,她死都不怕,还怕离婚?算了,不要说了。”从此以后,家人再也没有人阻止我修炼法轮大法了。

可是后来有了孙子,我整天忙于带孙子,做家务,种菜地,耽误了救度众生的大事,真是愧对师尊,愧对众生。在师尊的多次点悟下和同修们的帮助下,我猛然醒悟了,心里很着急,察觉自己离师父正法進程很远,现在我要抓紧最后的时间,珍惜最后机缘,争取不错过一次机会,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在修好自己的基础上救更多人,抓紧救人!兑现誓约,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