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这样走入法轮功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我今年六十五岁,共产党窃权后,我开始上学,受共产党的“教育、熏陶”。在学校是三好学生,也入过“团、队”,我可谓是一个忠于党的无神论者。可是我成年的生活很苦,年纪轻轻的,丈夫因病离我而去,撇下了三个幼小的孩子,我苦苦的支撑着这个家,可是十年后我又痛失爱子。

人生道路的坎坷,轻生的念头一直缠绕着我。我开始寻找人生的真谛,后又皈依佛教,但从没改变相信党,它抹黑法轮功的罪名我都信,江××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我也相信。因为我知道这个党历次搞运动的手段,不管是对、错,几乎没有失败过。我想:除非真有神在。

可是三个月过去了,三年过去了,四年过去了,第五个年头又开始了,法轮功依然存在。为什么?我开始相信有神在。我从内心想了解法轮功,但并没想学。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她很善良,给我解答了一些我的疑问,并演示了第五套功法给我看。就在她盘腿的那一瞬间,我呆若木鸡。为什么?我看到她盘腿的姿势和影视“自焚”盘的不一样,而和佛教中打坐是一个姿势的。当时我看“自焚”影视时就想过:佛教是不杀生的,那个盘腿姿势和佛教也不一样,可能这个人是冒充的吧。

接下来我那个气呀,就甭说了:我一生相信的党,竟做出这样的卑鄙的事,栽赃陷害人啊!多么无耻!栽赃陷害又是用百姓的生命作代价的。被利用的人不得灭口吗?十二岁的小思影不是死了吗?她怎么死的!还用问吗?这个祸民的党在掩盖,谁还会相信呢?你执政下去还不把全国的百姓害死吗!这是我当时那一瞬间的感受。

那位法轮功学员送我一本《转法轮》,回家后我迫不及待的翻开书看,每句话都深深的吸引着我,我一口气看完了,但还想再看,边看边说:“这本书太好了!”他好象打开了我那封尘已久的心灵,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我好象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没有了烦恼,没有了悲伤,明白了人生的苦难都是自己造成的。

“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转法轮》)

我后悔知道的太晚了,我知道我得到了真法、真道。我对师父充满了无限崇敬的心情,我决心就修法轮大法了。那年,已经是二零零四年的五月了。我决心跟上正法的进程,如饥似渴的看书、学法。

学法前,由于人生的坎坷,苦难的深重,自己一身病。心脏病、缺血性心肌衰竭、胃病吃饭发胀,不吃饭也发胀,浑身从肌肉、骨头、关节没一点不痛的地方。通过学法、炼功,不知不觉这些病全没有了,身体特轻松,思想宽阔了,没有了仇恨,也不烦恼了,心情特舒畅,有一种从新活过来的感觉。过去虽然皈依了佛教,可是我的病依然存在,只是精神上有个寄托,实质的东西并没有改变。我从内心里说“法轮大法”太好了。

就这么好的功法,共产党还搞镇压、迫害,现在监狱里关押了无数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他(她)们在承受着人间最残酷的折磨,光知姓名的就有三千多学员被折磨致死;有的被活体摘取器官贩卖,无数个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共产党真是个害人的魔鬼啊。世人啊,一定要清醒啊!

我在大法中受益太多了。师父是来救我们的,师父教我们慈悲众生。我就想把大法的美好告诉我遇到的所有人,因此真相小册子从不离身,见人就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送一份小册子或单张。每天都匆匆忙忙,心里非常踏实,并把本不多的钱省吃俭用的用于做资料。

可是中共就想毁掉中国人,不敢叫中国人知道真相。我们地区的大资料点相继被破坏,同修被绑架、判刑。我拿不到资料了。没有资料的日子真难熬啊。大法的力量在激励着我,缺人手,我说有人教,我来做。说定了,马上就行动。随即麻烦也来了,两个女儿横加阻拦。我暗下决心:资料必须有人做,我说了算。我对女儿说:“你妈这条命就是大法给捡回来的,你们看我以前象死人一样好吗?大法需要我做我就做。”她们虽然不高兴,但也阻挡不了我。就这样我开始复印资料了,也暂时解决了同修的需要。以后我看到了《明慧周刊》同修交流的“拿锄头的手握起了鼠标”。这样我在同修的帮助下,学会了电脑初步知识,自己能够上网、下载、打印了,一朵绚丽的小花在我家真正的绽放了。为救度众生也尽我的一点绵薄之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