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上海张志云(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

得法之初,身心受益

张志云因病做大手术而退休在家,恩怨情仇大半生,此时多病缠身。一九九三年病体羸弱之际,张志云在气功杂志上读到了有关法轮功的报导,一九九三年年底别人介绍她看《法轮功》,一口气读完,觉的明白了人生的很多道理,心胸为之开阔很多,觉的这应该就是自己所要找的。


张志云

一九九四年一月份正值农历年前,她去济南听李洪志师父讲法,两天课听过,她一下子明白师父讲的是什么了:“是佛法啊!李老师讲的怎么那么好啊!”十天课听完,全身病痛一扫而光参加班以前她比较胖,而且有胆结石等多种疾病。参加完学习班回来一下子体重减轻了二十多斤,并且身体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人一旦认识到真理,是知道他的轻重的,那种发自内心的震动无以言表。张志云逢人就说:“我找了一辈子,终于找到了,李老师讲的法太好了,太对了!”

洪法救人,勤苦不息

紧接着,张志云又参加了师父在郑州、合肥、大连以及广州办的学习班,她把儿女和很多亲友都邀上。她的脾气性格随着学法炼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精神面貌变化很多。

在广州最后一次学习班上,李老师对张志云说:“你回去以后把上海辅导站建立起来。”

那句话成为她人生中的使命。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张志云几乎天天带着一些老学员在上海各个区县建立了很多炼功点。

后来,开始向郊区发展。上海郊区主要有崇明、南汇、奉贤、金山、松江、青浦、宝山等区县,当时很多地方镇与镇之间不通公交车,要把福音传递给那里的父老乡亲,就必须先去踩点,要一个镇一个镇去看看实际情况,了解哪里人流量大,适合宣传洪法,哪里适合做炼功点。张志云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好,也没有可以利用的诸如摩托车之类的交通工具,很多时候都要步行。为了节约其他人的时间,也为了节约钱,她每次出去都是一个人带着干粮。很长一段时间里张志云都是步行,联系和落实好炼功点地方,晚上在那边的招待所过夜。每次回来都被晒得很黑,身上总是那件棕色条绒外套,健壮的身躯背着蓝色的背包,头发卷曲蓬松,风尘仆仆,从乡下回来,又到乡下去……

一个镇上炼功点建立起来,从洪法教功,组织学法,到物色辅导员,引导新学员,至少要半个月以上,要花费的心力很大,还要在那里住上一段时间跟大家一起学法炼功直到炼功点成熟起来。张志云一个月在自己家的日子少之又少,好在,张志云的先生虽不修炼但很支持她,儿女也很支持她。有一次张志云的先生和女儿跟她一起到松江去,真真切切体会了她一天的奔波。

在那段时间,在她的协调下,很多早期市内炼功点同修组成一个个洪法小组,分赴不同郊区不同乡镇,自费吃住去建立炼功点,有的小组一出门就在乡下呆半年之久。

主持培训,无私付出

随着越来越多的有缘之士走入大法,上海辅导站和各个区县的辅导点也建立了起来,但是随着队伍的迅速发展,辅导员人数不够,对大法的理解和认识也不够。为了避免偏离法以及乱法行为的出现,张志云开始组织辅导员培训班。为了能够尽量减少学员的负担,她联系了有条件的学员家,大家轮流做饭节约开支。就这样上海的所有辅导员都接受了培训,有条件的就参加九天的培训班,没有时间的就周末过去。在培训班上,大家每天炼功学法,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然后切磋交流对法的理解以及炼功点上碰到的问题。大家都觉的通过培训班进步很快。虽然培训班的辅导员一直在换,但是张志云却一直留在那里,办班的间隙时间才会回家看看。

每天面对着不同的同修,认识的不同,观念的冲撞,真的对人的心性都是考验;甚至会遇到误解:觉的她文化水平不够,不应该担任站长的职位;她在学员中的威望大,有人说她有干事心、有显示心;还遇到有人写信去研究会说她如何如何。她说:“如果有人心,意识到了一定要改,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很坦然。辅导员培训班是很重要的。”

她也经常说:“修炼是自己的事情,不是为了别人而修。师父把这么好的大法传给了我们,我们就应该按照法的要求去做。”

因为辅导员培训班的效果很好,所以后来不仅覆盖整个上海地区,连江苏,浙江的辅导员也都到上海来参加培训。

大法使生命变的高贵。你经常会看到,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太太,因为修炼的缘故,说出的话充满智慧,洋溢出来的慈悲善良,会令人肃然起敬,让人不由自主而生敬重的感觉。因为张志云人正、心正,做的在法上,处处事事考虑关心别人,所以大家都亲切的称呼她“张姐”、“张阿姨”,大家也都非常愿意和她切磋交流。

另一方面,她也积极维护法,如果任何地方有偏离法或者乱法的地方只要让她知道,她都会立即阻止。她自己说:“我其实做常人时,最不愿意跟人发生冲突,心底很渴求跟人妥协平和。”是责任感促使一个原本柔弱的生命去义无反顾的面对人心与观念的冲撞。

再后来也有海外的同修来参加培训班,在培训班结束以后,海外的同修邀请张志云去国外洪法并且愿意承担所有的费用。张志云谢绝了同修的好意,她说她很愿意帮助同修一起去洪法,但是修炼是严肃的,我们是不动钱、不动物的,所以要出去也一定要用自己的钱,她知道她目前还没有这个经济能力,如果以后有了她一定会考虑的。

因为她的一言一行都走得很正,都能够在法上看问题,所以她赢得了大家的尊重和爱戴。即使在以后被迫害的日子里,恶人只要提起她的名字也没有不钦佩的。她不为名,不为利,也不畏强权,所以即使在她被迫害去世一年以后,上海的大法弟子都还是这么怀念她。恶人迫不及待地在对法轮功长达十年迫害之际将她毒害致死,与她在上海以及江浙的影响力和凝聚力大有关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