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失时机 收救有缘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和同修们就积极主动的做起了传《九评》促三退的事,从二零零六年九月以来,几乎每天出去把退党保命的真相讲给众生。在讲真相的过程中,面对众生的各种态度和各种疑问,我坚持学法,不断加强正念,使自己保持祥和心态;同时,反复听看《九评》,并从大法网站上吸取相关的资料和经验,基本可以灵活的回答对方提出的问题,使他们了解真相。

有时候还打迫害案例电话,这是对邪恶的震慑,也是对遭迫害的大法学员的救援,更是对直接行恶者的救度。我经常给警察讲真相,劝三退。有一个警察绑架大法学员并勒索钱财。我连续三天打他家电话,他姐姐接。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家打电话吗?”她说:“你们大法弟子给谁家都打。”我说:“那都是为你们好,天要灭中共,让你们赶快退党保平安。但我今天重点是解决你弟弟绑架大法学员的问题。你弟弟不但上了恶人榜,而且阎王爷那儿也挂了号,太可怕了。”

有一个派出所绑架了四名大法学员。我连续两天挂过去,几个警察接了电话,一次对方以为掉线了,可我听到了他们讲:“她提到某某(被绑架的大法学员)了。”说明他们是非常害怕曝光的。最后一个警察找来了所长。我说:“您是某某所长吗?(答:是)您千万别干迫害大法学员的事了,罪孽太大了。你上网吗?网上恶报的人太多了。”他说:“你信吗?”我说:“当然信,给你个电话可以问。”接着我又讲了文革后期杀人的警察被秘密处决当替罪羊的下场,还讲了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的“亡共石”。最后,在我的劝说下他退出了邪党。

我把救度众生贯穿在日常生活中。随身携带真相资料,走路、等车、购物等都在搜寻着有缘人。一次去学法坐过了车站,想坐回去,一想反正不远,走过去吧。没几步一回头看见三人,我从包里迅速拿一份退党资料递过去,笑着说:“请看看这个,对你很好的,老天要灭亡中共,快退出保平安吧。”接着给他们讲为什么要抹去兽印的道理。又一个人说:“我还想入党呢,听你这一说,我可不入了。”我说:“你太有缘了,就给你个李太缘的化名吧。”他和女儿退了团,妻子退了党。我一路记住他们的名字,明白了为什么坐过站,心里连连谢谢师父把他们领到了我的跟前。

在市场的早晨有很多人,我抓住这个时间劝退。尽管有的人不接材料,有的不理睬,但我不退却,相信一定有要救度的有缘人,即时的劝退了十一人。临走了,看见一位先生走过来,我赶紧走过去,给他一份资料,劝他退了党。他友好的说:“谢谢你。你的同伴上车了,快走吧。”我祝福他好运,挥手和他再见。

一次在操场遇到了一位女士,给了她一份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资料和光碟。她问:“是真的吗?真有这事吗?”我说:“千真万确。好几位证人都公开做证了。而且国外记者和国际调查迫害法轮功真相委员会都向国内各大医院做了电话调查取证,有的医生亲口承认的。这碟里全有,好好看看吧。”我还向她介绍了修炼法轮功的好处。她的小儿子(十一、二岁)过来问我一些问题,于是我们谈了很多,还到人类的起源和飞碟,对实证科学给予证本清源。最后他们拿了一些大法真相资料,高兴的走了。(以上这一段中有对一些问题的解释,请看看是否在法上。不是师父说的,不能说是师父说的)

在推《九评》劝三退的过程中,开始我很看重劝退人数。有时讲了半天,对方也不退,就不想再打电话了。学法时我看到《转法轮》中一句话:“我们讲整体提高,整体升华。”一下点醒了我。我悟到:推《九评》促三退,犹如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大系统工程。在劝退过程中,需要大法弟子整体配合,体现着大法的慈悲和修炼的艰辛,感悟着救度众生使命的重大。

法理的升华,使我不再执著自己劝三退的数量。只要对方听,我就讲。有的人需要多次听真相才能醒悟。这个生命虽然不是在我手里退的,只要他最终得救,我就应该持之以恒的做下去,这就是在发挥了大法粒子的作用。

在传《九评》促三退过程中,不时有人心暴露出来,自己知道那是旧势力的干扰,用法破除它,用正念解体它。有一段时间劝退效果不好,打了好多电话,讲了一个多小时,甚至受到戏耍辱骂。一天早晨打了四个,就是一个也没退。放下电话找自己,发现自己有欢喜心,有时退的多时,真的为众生得救高兴,但也夹杂着证实自己的欢喜心,坚决去掉它,决不让邪恶钻空子。有时还正念不足,当劝退不顺时,脑中不自觉的浮出不好的念头:邪恶做了大量反宣传,劝退难,常人太迷了。早晨在去发报纸的路上,师父的法闪现在脑海中:“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我悟到正念真正的内涵:那就是不能有一声叹息、一丝沮丧。这一声、一思,实际上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它就是让你有挫折感,让你灰心。救度众生的心要坚如磐石,也不能怨有的人痴迷不悟,只能说自己的慈悲心不够。虽然对方有时火药味很浓,但如果一个神站在他的面前,那强大慈悲的能量场会立刻解体他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这样的人也是要救度的,正法没有结束,每个生命都有机会。去掉了埋怨心、挫折心,又平和耐心的讲了起来。

在讲真相时,曾有过争斗心,发现后修去它,保持祥和的心态。但这次又暴露出来了,在街头发资料给一个司机,他说:“去,去,走开,别在这儿打搅我。”我说:“不是打搅你,是告诉你赶快退党保平安,你看到了几千万人都退了,你别落下呀。”他说:“我不用你告诉,赶快走,否则我报警找警察来。”一听这话,立刻想到了恶党的罪行,心里就不平了,争斗心一下就出来了,马上一跺脚说:“我今天就站这儿了,看你能把我怎么样?”他看没有办法就嘟囔着钻進了车,车上的人在笑。我马上意识到没过好这一关,自己很懊悔,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人怎么还和人争斗?他是受共产党毒害的人,很可怜呀,也是我们要救度的对象。这一跺脚,那一刻不是把自己降到常人的层次了吗?

让我们牢记师父的教导:“这一瞬间,值千金,值万金。走好这一段路,那就是最了不起的。”(《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稳健的走好最后的路。我要继续做好传《九评》促三退,救度更多的世人,让师尊多一份欣慰。

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