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奶奶终于退党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

  • 姑奶奶终于退党了

  • 为他人明真相而高兴

  • 我们晚上都在念“法轮大法好”

  • 姑奶奶终于退党了

    几年前我去过姑奶奶家,给她讲真相,她极力反对,说什么也不听。我没有气馁,又去了好几次,最后一次我拿了《九评共产党》光盘想让她看看。没想到她一看,马上蹦了:这不是反党吗?赶紧关了,关了,我不看。这一次,我对姑奶奶彻底失去了信心,下决心再也不去她家了。

    去年搬家,搬到了离她家不远的地方。我却再也没有了去她家的愿望。

    一天,父亲出门,正巧碰上姑奶奶和另外一个老太太遛弯。姑奶奶一下子看见父亲了,高兴的喊了起来,紧接着和父亲来了我家。既然碰上了,不是偶然的,借这个机会,又和她讲起了真相,希望她能明白真相。这次出乎我的意料,姑奶奶爽快的答应了退党,并说:这些年听的、看的法轮功的消息,资料太多了,现在终于明白了。

    这时我的心里不是滋味了,看到了自己的不足。险些又把一位众生推出去,我做的太不够了,缺乏耐心、恒心,没有慈悲。

    过了不长时间,姑奶奶又来我们家了,坐在床上她就一番感慨:哎呀,是哪路神仙保护我呀。前些日子,我们去旅游,也奇怪了,在平地上走着就突然来了一个跟头,摔的那个结实。在场的人都吓坏了。我都六十多岁的人了,这一跤摔的够狠的,我当时就爬起来了,啥事没有。我当时就想:是哪路神仙保护我,要不然,这一跤还不摔瘫了。

    听姑奶奶讲完,父亲就对她说:这还不明白吗?是法轮功啊。因为你明白了真相,退了党,是师父保护你。

    姑奶奶非常高兴,随即又把逝去的姑爷爷给退了党。


    为他人明真相而高兴

    文/山东大法弟子

    一天我和母亲上街买东西,我骑车带着孩子,母亲自己骑个车子。买了一个挂表,本来我想拿着,母亲见我带着孩子,就不让我拿,非要自己拿着。

    过了一个路口,前面这段路车辆特别多,路还坑坑洼洼不好走。我带着孩子在前面骑,骑一段回头看看,母亲没跟上来,就停下来等。等了好长时间还不见来,心里犯了嘀咕,怎么还不见人影,拐回去看看。

    骑回去一看,不远处母亲在那站着,一个摩托车停在那,一个小伙子在和母亲说话,走近一看,见母亲胳膊也破了,腿也破了,裤子摔了个大洞,买的挂表也坏了,母亲正把表蒙子的碎片扔了。见我来了给我讲她摔倒的经过。

    母亲本来岁数大了,骑车不如年轻人,这路上车一多,后面骑上来一个小伙子,离母亲很近,母亲一慌,车把一歪,蹭在摩托车后尾,摔倒了。摔的够狠的,但母亲想到自己是修炼人,心想没事,马上爬了起来。小伙子马上停下车,回来给母亲道歉,并执意要赔表钱。母亲就给他讲真相: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教人“真、善、忍”,让我们做好人,我不能要你钱。正说着,我来了。

    我一看,小伙子手里还攥着钱,再看小伙子,一看就很面善。我想: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也许这小伙子就是有缘人,借此机会明真相。于是我对他说:“小伙子,今天你也就是碰见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如果是一个常人,你今天走不了,摔的好坏还不去医院吗?这钱你就拿吧。”小伙子连连点头。“我真是碰上好人了。”

    我随即给他一盘神韵晚会,他高兴的收下了,并用真名退了团。

    回到家,就这事我和母亲又交流。虽然摔了一跤,坏了条裤子,坏了块表,但却救度了一个众生。我们都没有为受到的损失而惋惜,只为得救的生命高兴。


    我们晚上都在念“法轮大法好”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天近傍晚,凉风习习,暑热渐消。我点开正见网,读了几篇心念“法轮大法好”而得到福报的文章,勾起了印在我心底的往昔,时光刹那间回到了自己曾被邪党非法关进看守所的岁月。黑暗的监狱,虽然苦,却也留下了不少欣喜的回忆。

    看守所,一间狭小的房间里关着因各种原因等待受审的人。室内没有多余的空间,最宽敞的地方就是那张差不多占据屋子三分之二的木板床。平常所有的人都被要求在床板上一排排地坐着。我和一位同修坐在最后一排,盘着腿做着单手立掌的姿势。

    有一天,后面多了一位年轻女孩,因贩卖毒品三十克进来的。她坐在我们的前一排,可能好奇,不时地回头看我们打坐,嘲笑地说了几句对法轮功不敬的话。我想,得让她明白真相。便轻声地对她说:“你对法轮功不了解,就不要乱说。因为你没炼过法轮功,不知道这是佛法。对佛法不敬,会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的。就算不相信报应,人也要讲个运气。说大法不好之类的话,运气就会变得不好。以后不要说了。”那个女孩想必是感受到我们的一番好心,静静的听没说话。

    一天,她被通知上法庭,回来了,监室里的人问她判了多长?她喜出望外地说:“半年。”大家都说她的结果太好了。以往贩卖五十克毒品都要重判,三十克,至少也要坐几年班房。可是,想不到她很快就要出去了。那时,她已在看守所关了还差一个星期就半年了。

    那天晚饭过后洗漱时,正好和她挨在一起,我对她说:“你的判决结果不错呀。”她把头凑过来感激地说:“你不知道,晚上我们都在念‘法轮大法好’。”

    原来如此。晚上七点收监以后,我们学法,监室竟悄无声息,没有人喧哗,原来她们心里也在想着大法好呀。是因为人有了善念,大法师父替他们承担化解了灾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