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罪恶(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

一、基本情况
二、勾结街道、派出所、劳教所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手段
四、迫害法轮功学员典型案例
五、背后黑手——吉林省和长春市“六一零”
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悟者
七、恶警与恶报

吉林省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实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私设监狱,下称长春市洗脑班)和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黑嘴子女子监狱、朝阳沟劳教所、苇子沟劳教所、奋进劳教所、第三看守所、铁北看守所一样,是中共在吉林省长春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它比劳教所、监狱、看守所更邪恶,因为它对外严密封锁消息,强化洗脑的手段更残忍、邪恶,完全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是由吉林省、市“六一零”(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直接操纵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

近十年来,长春地区约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绑架到长春市洗脑班,遭受残酷的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给上千家庭带来了莫大的痛苦。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无论从法律上说,还是从道义上讲,都已经构成了犯罪。

一、长春市洗脑班的基本情况

长春市洗脑班位于长春市东部长吉北线九号,吉长公路零公里东荣收费站附近,长春机电工程技术学校院内。学校大门口挂着“长春市机电工程技术学校”的牌子,院内有一座五层红楼,挂着“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牌子,这就是长春市洗脑班所在地。这里地处长春市区最边缘,只有门前一条公路,交通不便。因为靠近兴隆山,所以也习惯叫它“兴隆山洗脑班”。(见图)

'长春市机电工程技术学校院(长春市邪恶洗脑班所在地)正门'
美其名曰“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洗脑班
'长春市邪恶洗脑班所(右侧)'
长春市洗脑班(右侧)

长春市洗脑班出现于二零零一年初,在净月潭宾馆租用房间,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转化(即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二零零二年五月,由长春市财政出资大约一百多万,租用长春市农业学校图书馆楼,对外始称“吉林省法制教育学习班”。大约在二零零三年初租用了长春市机电工程学校教学楼,就是现在的这座五层红楼,对外称“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铁窗森严,除了高墙电网,与监狱别无二致。

长春市洗脑班隶属长春市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工作人员主要是从司法局、公安局和巡警大队抽调来的,分别从事精神洗脑 、暴力迫害和非法关押。常年在长春市洗脑班的所谓“工作人员”分成两组,一组称为“教育组”,专门负责洗脑,主要来自司法局下属的三个劳教所和一个监狱(即朝阳沟劳教所,苇子沟劳教所,奋进劳教所和净月监狱),每半年轮换一次;另一组称为“管理组”,专门监视法轮功学员、实施暴力迫害,由司法局所属劳教所和监狱警察、狱医以及从公安局抽调的警察组成。每组设组长、副组长各一名,组员十多名。这些人由一名主任,两名副主任具体负责。加上找来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的犹大、勤杂人员和食堂工作人员,这里约有五、六十人。

长春市洗脑班之所以维持十多年,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六一零”和长春市政法委的财政投入,及其本身对法轮功学员、家属、工作单位的肆意敲诈勒索,为某些利欲熏心的人提供了升官发财的机会。据了解,洗脑班租用长春市机电工程学校教学楼,耗巨资装修,大楼一年租金是六十万元人民币。楼内设有食堂,上班的警察都在楼内吃喝,工作人员五六十人,一年下来就得一百多万元人民币。来这里的警察有的提“处长”,配专车,安排去香港、澳门“考察”,花费的都是公款。另据洗脑班雇佣来的犹大讲,每强迫一名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上面就奖励洗脑班三万元,而这些犹大每天从洗脑班得到一百元。这些费用再加上警察的薪资,花费巨大,而这些钱都是从国家财政中出的,实质是百姓的纳税钱,却用来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洗脑班除了挥霍国家大量财物外,还以食宿费、培训费的名义,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以及工作单位的钱财。仅伙食费就每人每天四十元,有单位的扣单位的钱,没单位的或农民就由当地派出所和乡政府或街道到法轮功学员家强行收缴。没有钱就拿粮、拿物资、拿房子做抵押,如不配合,就暴力抢夺。

二、勾结街道、派出所、劳教所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长春市洗脑班里的法轮功学员有的是派出所警察、街道“六一零”人员从家里或工作单位绑架来的,有的是在劳教所里拒绝“转化”,期满后被“六一零”人员直接送到洗脑班的。街道、派出所实施绑架,洗脑班、劳教所实施洗脑、关押,形成了一个超越于公检法之外的、完全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迫害程序。洗脑班在长春市政法委、“六一零”的直接指示下,不经任何法律程序,任意绑架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一关就是两个月,甚至更长,有的长达七个月还不放人。洗脑班的这种行为在法律上已经构成非法拘禁罪,再加上非法关押期间的种种酷刑迫害,严重触犯了刑法。

二零零一年以来,粗略估计约有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绑架到长春洗脑班遭受迫害。仅二零零一年二月到九月,就有两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关押在这里。长春地区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拒绝洗脑,坚决不屈服于邪恶,直接被“六一零”劫持到劳教所,在劳教所拒绝“转化”,期满后又被“六一零”绑架到洗脑班,还是拒绝洗脑,又再次被“六一零”劫持到劳教所继续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六一零”在洗脑班和劳教所之间反复多次劫持,过程长达四年以上。

二零零二年一月, 东北师范大学教师白晓钧在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超期关押七个月之后,拒绝“转化”,被送到兴隆山洗脑班,因拒绝洗脑被直接送入朝阳沟劳教所继续迫害,零三年七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三月到二零零四年三月,法轮功学员张健被关押在朝阳沟劳教所三年。他不配合恶徒的转化,零四年三月被长春市“六一零”送到兴隆山洗脑班,非法关押长达七个多月还不放人。其间不让包括家属在内的任何人接见,还让家属交纳高额费用。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到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李志玲被非法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身心受到极度摧残。她不配合恶人的转化,又被超期关押一年。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六日,李志玲被家人从黑嘴子劳教所背出来,她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回家不长时间,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六一零”、派出所、街道办等二、三十人来到李志玲家,强行把她再次绑架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插播法轮功真相后,长春“六一零”对长春法轮功学员进行地毯式抓捕、抄家、迫害。三月中旬,法轮功学员王桂琴在家被三、四名恶警绑架到长春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遭受上大挂等酷刑。王桂琴被非法关押两年后送到劳教所强行洗脑。在黑嘴子劳教所,王桂琴坚决不配合恶徒,二零零四年两年期满后被“六一零”劫持到洗脑班,王桂琴仍拒绝洗脑,“六一零”又把王桂芹劫持到劳教所迫害二年。二零零六年期满后,王桂琴不写放弃修炼的“五书”(悔过书等),又被“六一零”绑架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三个月。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通化法轮功学员田桂英、陈美秋也是因拒绝“转化”,非法劳教期满后被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直接送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三年九、十月间,长春洗脑班劫持了很多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的知识份子,大都是懂电脑技术的工程师、研究生、教授、导师等。中共“六一零”的目的是把懂电脑的法轮功学员都绑架来非法关押,企图借此切断大陆法轮功学员与明慧网的联系。恶徒把这些法轮功学员一个人一个房间分别关押,每隔大约五分钟就找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谈话洗脑,轮番换人,不间歇,不让休息、睡觉。

二零零四年四月中旬,长春地区农安县法轮功学员潘刚,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被迫害,身体非常虚弱,但他始终不屈从。劳教迫害到期家属去接人时,得知潘刚已经被送到长春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零五年一月六日,长春市“六一零”到长春市幼儿艺术学校,在工作岗位将法轮功学员孙晓秋老师绑架到兴隆山洗脑班。新年前,长春市朝阳区政法委、朝阳区永昌街道办事处、市“六一零”分别到孙晓秋工作单位去骚扰,还用影响女儿考研究生来威胁。孙晓秋抵制洗脑,过年后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七年,孙晓秋在被迫害中离世。

二零零五年初,长春法轮功学员崔容雪、二二八厂一姓刘法轮功学员在工作单位被“六一零”绑架到兴隆山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五年四月,法轮功学员吕平地被“六一零”从黑嘴子劳教所直接送入洗脑班。

二零零五年七月八日早晨上班时间,东北师大外国语学院李海珍老师被公安局警察绑架到洗脑班。下午,长春法轮功学员李岩被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与长春市“六一零”绑架到长春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七日,吉林省四平市铁西区“六一零”到四平市水利局河道管理处,在不明真相的领导积极配合下,把正在正常工作的本单位职工、法轮功学员鲍淑琴强行绑架到长春市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上午,政法委“六一零”头目李奉林带领两个警察到榆树市地税局,把正在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刘凤鸣和泗河镇文明村小学正在给学生上课的法轮功学员张振莹老师强行绑架。当“六一零”和泗河派出所人员在绑架张振莹老师时,全班同学都哭了。

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榆树第四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张秀娟正走在街上被政法委“六一零”人员绑架,都直接送往长春洗脑班迫害。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