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法制培训学校”长年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明慧通讯员甘肃报道)“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开办,是甘肃省兰州地区臭名昭著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下称“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了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兰州豫剧团演员刘植芳(女,48岁)、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高级工程师钱世光(男,65岁)在龚家湾洗脑班被迫害致死。

下面是几位长年被劫持在“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遭强制洗脑等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介绍。

一、杜文慧,女,四十多岁,兰州市七里河区五星坪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她体弱多病,性格孤僻,很少与人来往。通过学炼法轮功,性格开朗了很多,各种顽疾不翼而飞。兰州龚家湾洗脑班中共恶徒因杜文慧拒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三书”(即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之类的东西),一直非法关押她,并将她关小号迫害。杜文慧在龚家湾洗脑班,多次被邪恶的管教人员打骂,甚至不让家人看视,现在又把她关押在一楼阴暗潮湿的地方。

杜文慧 于二零零一年被兰州七里河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伙同上西园街道、政法委、上西园派出所等一道以问话为借口,强行非法劫持到兰州韩家河洗脑班非法关押半年。当时她一对双胞胎儿女才八个月大。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三日,兰州七里河西园派出所副所长魏东、七里河区政法委、“六一零”、七里河西园街道等数人,从安宁区新兰路口将杜文慧劫持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日早九点,杜文慧的丈夫领着幼小的孩子,再次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探视妻子时,恶警杨文泰不让见,气急败坏地赶家人走,说:“东西放下,往外走。”杜文慧的丈夫非常担心妻子的安危,坚决要见人,说:“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必须要见!”恶警杨文泰大吼大叫,但只好让两个陪员把杜文慧扶着出来,杜文慧看上去非常虚弱,对家人说:“他们要我写‘三书’,我不写,他们就把我关小号,但我不会写的。”

家人先后去了七里河区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七里河西园街道等处要人,他们互相推诿,就是不放人,七里河区“六一零”头目张安庆竟说:“我们没判她刑就够好的了,如果判她几年你上那要人。”家人问他:“那你们以什么来作为判刑的依据?”他竟说:“对法轮功没有依据,想判就判,是上面的意思。”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三日,杜文慧的家人又被迫停下花店的生意,去兰州市“六一零”办公室找范兰琴,范兰琴仍推辞,并说:“上面有文件,必须写(三书)才能出来。”

杜文慧被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至今已两年多。杜文慧十岁的儿女,有一顿没一顿,经常吃着方便面,苦苦地期盼着母亲能早日回家。

二、苏锦秀,女,四十五岁,兰州市红古区平安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九月,无故被乡政府、乡派出所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被非法无限期关押已近三年,家中繁重的农活仅靠丈夫一人劳作,其丈夫曾去乡政府要人,但中共恶人以苏锦秀不写所谓的“三书”,至今被非法无限期关押在龚家湾洗脑班。

二零零七年十月底,邪恶之徒以苏锦秀炼功为由,王东、杨文泰等把她关进禁闭室背铐半个月,迫害的精神恍惚,脸上被打的青紫,手腕肿烂,脚腿浮肿。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日,洗脑班恶首祁瑞军喝醉酒后,无缘无故搧打苏锦秀。苏锦秀被打伤,眼睛被打的青紫,后被法轮功学员牛万江看见,询问缘故。保安人员乔厚全、陪员廖永田看见,两个恶徒出手就打牛万江,法轮功学员关龙山出面阻止恶人行恶。第二天,牛万江、苏锦秀、杜文慧、关龙山、张春莲、董秀兰等绝食抗议迫害,三天后,苏锦秀、杜文慧被恶人强行灌食,牛万江被强行输液,输液期间,恶医马欣拿毛刷子打牛万江。苏锦秀、杜文慧、牛万江三人被非法灌食六天。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兰州龚家湾洗脑班恶人又强迫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打扫卫生。当法轮功学员出号室后,恶警刘鑫进屋搜走了法轮功学员苏锦秀的经文,并直接交给恶首祁瑞军。法轮功学员苏锦秀要求归还经文,于四月二十三日开始绝食抗议,法轮功学员牛万江、董秀兰、杜文慧、侯燕清、陈桂芳也绝食抗议迫害。四月二十七日,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被恶徒残忍灌食,牛万江、苏锦秀、杜文慧、陈桂芳等被铐在洗脑班的一楼床架上,铐到下半夜三点,苏锦秀、杜文慧、陈桂芳被放出。

三、张振敏,女、四十七岁,兰州城关区法轮功学员,原是兰州市肉联厂职工。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上午,兰州市城关分局的一群警察以检查煤气的名义把门骗开,非法劫持张振敏,非法关押到西果园看守所,后又转到华林山第二看守所。恶警强迫她做苦工,她绝食抗议,恶警给她戴上脚镣,把双手反铐,用大约长四十厘米的八号铁丝,把脚镣手铐固定住,名叫后穿刺。这种酷刑使人站不起蹲不下,只能跪着,昼夜铐,吃饭、喝水都是犯人帮忙,就连上厕所也不开手铐,由犯人帮助大小便。

张振敏被后穿刺酷刑迫害长达三十九天,手脚全肿,全身浮肿,铁铐卡在手腕肉里,铐子打开都取不下来,打开脚镣手铐后,几天之内腰直不起来,腿抬不起来,胳膊抬不起来。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权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秘密判张振敏八年重刑。张振敏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四监区,强迫每天做苦工,但“真、善、忍”的理念永远在她的心中坚守着。二零零四年七月,张振敏擦掉恶人办的污蔑大法的板报,遭恶警毒打,恶警就把她吊起来,用电棍暴打。张振敏惨厉的尖叫声,其它监区的人都能听见。之后把她关起来,戴着刑具吊铐在四监区的水房里,迫害长达7、8天,致使她的一只胳膊往起抬都很费劲。

五月二日这天,本是张振敏家人盼望已久的一天,是亲属们想着能和亲人团聚的一天。家人连夜赶到甘肃省九州女子监狱苦苦等着接人,没想到凌晨四点五十分却开来四辆警车,后得知是兰州市政法委、“六一零”、城关区公安分局政保、国保科等机构人员,直接将警车开进监狱大门内。此时女子监狱保卫科长亲自频频动手连喊带骂,推打张振敏年迈的母亲、丈夫牛万江及家人,并带领十几名男狱警和七、八名女狱警在门口手持警棍兴师动众,深更半夜面对深受迫害的善良百姓如临大敌一般,不但不让接人,还蛮横阻拦、驱赶,连门前都不让站。

七十多岁的老人半夜在监狱大门前大声哭诉:“你们谁没有亲人哪,我的女儿做好人没错,在这里给你们干苦工八年了,你们还不放人,你们还有没有一点善心?”然后大声呼唤:“张振敏,我的女儿,妈妈接你来了。”可是,就是听不到女儿的回音。就这样老人的呼唤不但唤不来狱警的善念,反而遭到保卫科长的叫骂声:“你再喊,我就收拾你。”

天亮以后,家人四处打听张振敏的下落,到城关区政法委后,大门紧锁,好不容易找到城关区政法委副主任高丽娜的电话,才得知是兰州市“六一零”与城关公安分局把人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了。家人问:“你们执法机关,按照法律规定,今天是所谓的刑满日,为什么不放人回家,还要执法犯法,非法劫持,而且动手打骂家人,到底是惩恶扬善,还是惩善扬恶呢?”高丽娜说:“可能是监狱反映张振敏‘转化’不充份。”家人说:“‘转化’是把人从坏往好里转,那么把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人‘转化’,到底是怎么个‘转化’法呢 ?是不是需要把‘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转化’成象女子监狱保卫科长那样打骂象他父母一样年迈的老人的人呢?”

直到下午五点,家属艰难的赶到龚家湾洗脑班要求见张振敏时,门卫请示后说:“上面有指示,不让家属见,等待电话通知后再接见。”

现被非法关押在龚家湾洗脑班的张振敏,其丈夫牛万江不被允许探视张振敏,张振敏年迈的父母拖着沉重的脚步,重复着同一路线,骨肉分离的一家人,何时才能团聚。

“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龚家湾洗脑班)地址: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坪北路136号 邮编:730050
书记:祁瑞军   剡永生
甘肃省委政法委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昌路932号邮编:730030
甘肃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罗笑虎
兰州市委政法委地址: 兰州市城关区南滨河东路735号,市委大楼三楼。8482771
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李森洙
兰州市城关区委政法委地址:兰州市城关区中街子57号 邮编:730030
兰州市城关区委政法委书记: 高丽娜
兰州市七里河区政法委地址:兰州市七里河西津东路262号
电话:0931—2331000  邮编:730050
兰州市七里河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许 斌
兰州市七里河区“610”办主任:张安庆
兰州市公安局七里河分局地址:兰州市七里河西津东路538号
电话:0931—2349686   邮编:730050
公安七里河分局局长:张江武
兰州市红古区委政法委地址:政府大楼内
邮  编:730084
电  话:6211680
兰州市红古区委政法委书记:冯月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