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翁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

  • 八十老翁证实法

  • 信师信法救度众生

  • 八十老翁证实法

    文/北京大法弟子口述,同修执笔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北京大法弟子,今天借明慧平台向师尊汇报一下自己的修炼情况。

    一、大法造就的生命

    我和老伴都是八十岁的人了,我们修炼法轮大法近十二年了。老伴以前一天书也没念过,还裹过小脚,得法前脑袋疼,类风湿骨刺无法走路。她是通过亲属介绍开始修炼大法的,炼功一个多月一身病都没了。我感到这个功法很神奇,认识到这不是一般的功法。我当时是快七十岁的人了,患有冠心病、胆囊炎、前列腺炎、全身皮肤病,腰疼的也直不起来,腿疼得无法走路。我看到家中十几口人得法修炼后都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尤其老伴的变化最大,我自然而然也走進大法中来。学法后,我知道我的生命是为法而来的。

    我曾在战场上拼杀,十几次死里逃生。我工作了几十年,落下一身病,痛不欲生。如今学大法我的病很快都好了。我一个八十岁的老人独自养种了十二亩山地,一千多颗果树,种了很多庄稼,供众多人吃菜,可是我浑身轻松,满面红光,腰板硬朗,耳聪眼明,只读过半年书的我不仅能通读所有大法书籍,连《明慧周刊》、《明慧周报》期期不落,别人都说我象六十岁,我说不只,我的身心非常年轻,我多次大难不死就是为等此大法,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

    二、坚定的信师信法

    在中共打压法轮功初期,警察到处抓我们,逼我们“转化”(即放弃信仰),我们为了不進转化班,离家出走,老伴说:“谁也转化不了我,我有师父保护,谁也动不了我。”于是我们在雨地里东奔西跑。山路不好走,摔了多少跟头,脸都摔破了,就是不疼。要是没有大法师父保护我们,早就没命了。虽然我们法理学的不多,可是我们心里知道不管邪恶多猖狂,我们就是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们就是信师信法。不管中共怎么打压,我们心里就是装着大法。

    在众多同修被所谓“转化”后,我们家就成了大家交流的场所。原来我们家就是一个学法炼功点,经过一个短暂的停滞后,同修们又都回来了,我们互相切磋,我从自己和老伴身心的神奇变化中确认这部大法是一部正法,是我们亿万年等待的最珍贵的大法,我们不能放下,于是家中十几口人在我和老伴的影响下在法中坚定的修炼着。

    十个女儿中有五个真修,另外五个虽不修炼,却是常人中的好人也在做一些证实大法的事。第三代的十几个孙子辈虽不能象我们精進实修,但都能去讲真相,劝三退,我们这个家族中的全部成员都坚信大法,紧跟师父走正法的路,我们家也成了我们村十几年来一直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的场所。

    三、救度众生显神威

    由于我们坚信大法,十几年来,我们由这个家族中的十来个人,扩大到全村的近二十个人,每天白天我下地干活,我都带着随身听听法。晚上吃完饭大家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们这个村子是个一千一百多户的大村,象我这个年龄的老人有一些,但都是老病号,唯有我们老俩口不用吃一片药但却身体健康。所以村里人都愿意把在生活中遇到各种各样困难的人介绍到我们这里来。虽然我们住在离村子较远的山上,也时常有各种朋友或什么人慕名而来,聊一聊,讲一讲真相,明白了真相,他们就退出中共的党团队,没有一个放空的。邪党中央电视台的某导演来了,我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天安门自焚是中共造假,是欺骗老百姓的,我们百姓中流传着一些歌谣:“天安门自焚汽油烧 王进东火中稳坐自逍遥 厚厚棉衣都烧掉 头发没少一根毛 演戏诬陷露馅了”;“贵州平塘掌布一巨石 裂开断面现六字 ‘中国共产党亡’ 景点请你来参观 天灭中共是真言 快快退党保平安”。导演水没喝完就退了,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有个收破烂的听说山上有我这么个人也来了,老伴给他做饭,我就给他讲真相,讲《九评》和《江泽民其人》两本书中的内容,他不但自己非常痛快的三退了,后来还跑来给他的亲朋好友做三退。以各种心情到这里来的人都被救度了。我和老伴年岁大了不能象年轻弟子那样到处跑,去讲真相救人。但我们俩也去了天安门七次,我们的协调工作做的很好,村里的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三退了。不管什么敏感的日子都没有恶人来找我们的麻烦,我们展现的是大法的威力,是大法弟子的神威!

    正法还没有结束,我们已经走过了最艰难的路程,闯过了病业关和各种心性关,我们要跟随师父在救度众生的最后的正法过程中走正走好。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信师信法救度众生

    文/北京大法弟子 云云(化名)口述,同修执笔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我是北京大法弟子,七十一岁,我要向您汇报一下我的部份修炼体会。

    我原来一身病,九八年看到炼法轮功的人都受益了,我就想去炼。当时五月的天气,山里还很冷,我就参加了她们的炼功活动。刚去那天我的耳朵疼的受不了,倒出了很多小黑豆,辅导员告诉我是好事,说是消业,我按照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的法理,我忍着疼痛,只喝一点白开水,喝下去就舒服了,好了。于是我就去附近的山村洪法,叫山里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中共打压法轮功后,派出所挨家挨户抓大法弟子,我丈夫本来有病,看到他们这么坏,被吓死了。我办完丧事就离开了家,往山里跑,钻山洞,有时连饭都吃不上,在崎岖的山路上奔波,站不住脚,碰的鼻青脸肿。最后悟到应该去天安门证实大法。我在山里生活了几十年从没有出过山沟,为了证实法,我去了天安门三次,被中共警察非法关押十几天。在被关押期间我不签字、不妥协、不承认旧势力对我们的这场迫害。警察利用各种方法欺骗我,我都不上当,做到一切不配合邪恶。当他们知道我丈夫刚死不久时,他们都很佩服我,就连警察都伸大拇指,说这老太太真棒。因我听师父的话,放下一切人心的执着,特别是最大最难去的情,坚决走师父安排的証实法的路。

    师父叫我去“抢人救人”我放下人心,也就没有了怕心。每天除了学法炼功,就是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劝三退,村里的人百分之九十我都劝退过他们,其他同修都说我胆子太大了。我觉的有师父保护我,不然我是做不到的。

    在做的过程中也有很多困难,说什么的都有,明白真相的人都说:“谢谢,帮我退了吧。”不明白真相也不坏的人说“你回家忙干活去吧”,不怀好意的人说:“你家儿子叫什么名字?”我不怕这些,我就是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就没错。这些只不过是为了提高我的心性,我照样去救人,村里人都明白真相了,我就去外村、去班车站、去小学校门口讲真相。凡是能讲的地方我都去讲,我遇到什么魔难都不怕,我都把它当成是我修炼提高的机会,把握好我的心性,不让一切邪恶钻我的空子。正念正行,时时刻刻不放松自己的正念,就是听师父的话,抓紧时间救度世人。

    当然我也有做的不当的地方,我还要更加精進,紧跟师父正法形势,走好最后的路。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