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罪恶(三)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四日】

五、背后的黑手——吉林省和长春市“六一零”

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下称“长春市洗脑班”)是吉林省和长春市“六一零”直接操控办起来的,它们是洗脑班的主谋和上级,是隐藏在洗脑班背后的黑手。

省、市“六一零”把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列入黑名单,指使派出所、国保大队、各劳教所、监狱、洗脑班以及街道办事处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关押、洗脑迫害。这些部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包括各种酷刑和体罚手段,都是“六一零”授意的。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包括扣发工资、洗脑班勒索的各种费用,也是“六一零”操纵的。法轮功学员能否从洗脑班回家,还是直接送劳教所,在洗脑班关押多长时间,也都是由“六一零”决定的。它就是这样一个凌驾于公、检、法、司和一切行政机构之上、比文革中的“文革领导小组”、希特勒的“盖世太保”权力更大、更邪恶的黑手。

洗脑班里被利用的犹大,也是由“六一零”一手扶植的。“六一零”给犹大开工资,把他们组织起来,灌输歪理邪说,然后再派他们到全省各地洗脑班去迫害法轮功学员。吉林省“六一零”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一日至十四日在长春召集了一次会议,召集去的有全省各地从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和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出来的一批走向反面的犹大,在长春把她们集中在一起。“六一零”找来王志刚给她们灌输他自己编的邪说歪理。王志刚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不久,和他妻子宋剑峰一起写了一套攻击法轮功、诋毁法轮功创始人的书,被各个监狱及劳教所当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还有一个是从黑龙江来的什么心理学教授,给她们讲的是在洗脑班如何针对法轮功学员的人心钻空子,“转化”法轮功学员。她们学完后回到各地,配合当地“六一零”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她们则成为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

吉林省、市“六一零”勾结各地“六一零”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三月,在全省范围内开办洗脑班多个。例如,舒兰市“六一零”与公安局于五月三十一日在舒兰市粮食局招待所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指使各乡镇、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赵义广医生、李玉萍、天德乡中学教师姜跃军、舒兰十五中学教师殷丽梅、田凤举、吕燕平、王志秋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

从五月中旬开始,四平市铁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郁见春与国保大队常虹等人,到多名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用花言巧语欺骗法轮功学员去四平市洗脑班,目的是强行灌输歪理邪说,迷惑学员放弃修炼,所谓的“转化”法轮功学员。现在已有张静秋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在位于四平市人民警察培训学校院内的四平市洗脑班。

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起,吉林省延吉市“六一零”和公安局国保大队在省、州“六一零”恶人指使下,在延吉市办洗脑班。在洗脑班不肯“转化”(违心地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就被关入劳教所继续迫害。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不同程度地遭到酷刑折磨,王淑华受酷刑折磨几天后走路还一瘸一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酷刑迫害致使王淑华身心受到了强烈刺激,最终导致精神失常。张兴财被恶人打残了,送劳教所拒收,警方又把他劫持到长春公安医院继续迫害。赵学顺被迫害得高血压复发,关押在长春公安医院继续遭受迫害。在这期间,还发生了殷凤琴为抵制洗脑迫害意外坠楼身亡事件。为掩人耳目,延吉市洗脑班先是从延吉市工业学校转到延吉市兴安,后又从延吉市兴安转到龙井东盛的黎明大学。

二零一零年五月,榆树市“六一零”办公室以及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社区街道,层层召开会议,下达指标任务,各社区街道还有名额,欲分批把黑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送往设在怀家乡旅游区秀色山庄的洗脑班实施迫害。被欺骗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王学品、谢庆林(夫妇)、李艳波、王士芹和未修炼的丈夫被分别关押六到十天。榆树市“六一零”指使当地社区、派出所、街道相继到法轮功学员满淑杰、郑丽艳、高秀兰、张红宁、孙连荣、金淑君、王国华、袁铁梅、杨淑芹、刘志华、徐秀华、小白、徐雅轩、于东辉等十多人家里进行骚扰,还有的派出所、街道以查房为名到法轮功学员和普通百姓家骚扰,搞的整个榆树市百姓生活不得安宁。

近十年来,参与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吉林省、长春市“六一零”主要负责人和工作人员有:

1.吴兰:长春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女,四十岁,原籍吉林省扶余县三岔河镇人,毕业于吉林工业大学,曾任长春市邪党共青团长春市委书记,长春市二道区委书记。


吴兰(左一)

2.李继元:长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六一零”)主任,男,五十多岁


李继元(中)

3.李申学: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4.秦利明:吉林省政法委副书记、省综治办(“六一零”)主任、吉林省公安厅副厅长


秦利明

5.王吉:男,五十七岁,原长春市政法委副书记。

6.张忠:男,四十岁左右,长春市公安局“六一零”工作人员。每天上网详细观看、分析、收集明慧网络有关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活动的报道,推测当地法轮功学员活动规律和动向。他建立并掌握全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的名单和档案,每一次残酷迫害,都少不了他的详细建议和策划,甚至每次刑讯逼供效果的分析,下一步迫害的安排,包括积极主动为专案组增添补充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名单,都是出自他之手。

7.王海英:吉林省榆树市综治办(“六一零”)主任


王海英

8.刘国艳:男,吉林永吉县口前镇非法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岔路河镇“六一零”人员,手机:13341549329

9.张明久:吉林省“六一零”人员,电话: 13604440111
10.于国强:吉林省“六一零”人员,电话: 13159560251
11.邹军:吉林省“六一零”人员,电话:13159640070
12.张德祥:长春市“六一零”人员,电话:13804319596
13.王连东:吉林省“六一零”人员,电话:13904307749
14.邹宝力:吉林省“六一零”人员,电话:13943099696 0431-8991022

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犹大

在长春市洗脑班里,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除了“六一零”人员、警察、街道工作人员之外,还有一种特殊人物,就是专门用一套歪理邪说迷惑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放弃修炼的犹大,这些人都曾经接触过法轮功,并从中受益,但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承受不住压力,走向了反面,成了迫害帮凶。他们从洗脑班领工资,每人每天一百元,把洗脑当成了职业。除了长春洗脑班,他们还到长春市以及吉林省各地的劳教所、监狱去散布他们的歪理邪说,协助恶警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多时候,他们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力。据黑嘴子劳教所的劳教人员讲,劳教所每月发给他们每人二千元工资。在吉林省九台劳教所,“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给五百元奖金。这些犹大出卖良知,不分善恶,助纣为虐,做出的事比恶警还坏,他们面临的结局更加悲惨。

吉林省、长春市“六一零”把这些犹大当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拿金钱利益做诱饵,随意调遣使用。犹大不仅给“六一零”等迫害机构提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名单,而且在监狱、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出谋划策了很多阴损邪恶的刑罚方式,加重了迫害的残酷程度。例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对刚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立即隔离,集中三个犹大围攻“转化”。这个隔离迫害的主意就是犹大提出的,他们心虚地说: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一个眼神,都不能让新进来的法轮功学员看见。还有让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坐小板凳,天天一动不动的坐着,保持一个姿势;不许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和别人说话等等迫害手段,都是祝家辉等犹大提供给劳教所的。对法轮功学员什么时候打,什么时候骗,什么时候电棍电,什么时候强制不让睡觉等等,都是他们出的主意。他们有时自己直接做,有时给恶警出主意,自己躲在幕后。

吉林省“六一零”还把祝家辉、李淑英在二零零五年的发言刻成光盘,在劳教所反复播放。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犹大配合迫害法轮功学员,威胁、恐吓、欺骗、谩骂、嘲讽、伪善,什么手段都使。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刚开始是由一个犹大洗脑,后来就两个、三个往上加,最多时竟有十来个人,一起围攻一名法轮功学员,灌输邪理,并凶狠地恐吓说如不“转化”,就劳教判刑,有工作的开除公职、停发工资。

在舒兰洗脑班,祝家辉对法轮功学员用手狠推肩膀,口出秽语,污蔑大法师父和法轮功学员;邪悟的恶人潘兆瑞更是不甘示弱。吉林市“六一零”头目史宽松和祝家辉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半宿不让睡觉,灌输邪理,并威胁恐吓。被迫害“转化”、写放弃修炼的“五书”的还得继续迫害一到两天,并由舒兰的犹大李科举“把关”,认为可以了的再由吉林市“六一零”史宽松亲自“把关”。最后由舒兰国保大队非法审问、写材料后,才能回家。回家之前,还得唱劳教所里的歌和“同一首歌”,再次进行精神迫害。

所谓“洗脑”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概念灌输,对法轮功学员来说,法轮大法的修炼是理性思考后的选择,什么歪理邪说都改变不了。所以,为了强制“转化”,只有依靠流氓暴力。洗脑班、劳教所、监狱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洗脑迫害的同时,也进行着肉体折磨。这个时候,犹大表现的和恶警一样,手段残忍邪恶。不是春风化雨,而是腥风血雨,仅举一例。

二零零六年七月,四平石岭子监狱在吉林省“六一零”的旨意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攻坚战”,用各种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曾经参与插播长春有线电视网向民众传播真相的长春法轮功学员梁振兴为坚持信仰,绝食反迫害。犹大祝家辉以及以监狱恶警沈全宏为首的狱警们,为了折磨梁振兴,对他进行粗管子插鼻灌食,每天竟达十遍。一次在暴力灌食中,恶警差点把梁振兴的气管弄断。在残酷的迫害下,梁振兴一度因无法承受而撞到窗台水泥尖角和瓷砖上,被送医进行开颅手术。即使在梁振兴生命如此危险的境况下,祝家辉、沈全宏等还每天不停地对梁振兴威逼、恐吓,企图洗脑。梁振兴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在公主岭监狱被迫害致死。

犹大对修炼法轮功的家人也不讲基本的人伦情理。犹大王淑兰的女儿是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劳教迫害三年。王淑兰作为七十多岁的老人本应爱护子女,子女也孝敬她,颐养天年。可是,沦为帮凶的她曾两次带领恶警去绑架女儿。女儿原本敬她、爱她,每周要看她两次,却不得不远离了她。犹大马艳也曾带领警察绑架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亲姐姐,造成家庭悲剧。

近十年来,在长春市洗脑班帮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犹大主要有:

1.祝家辉

祝家辉,男,一九六二年生,原长春市朝阳区公安分局刑警队警员。二零零二年曾被关押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一大队,后被送往长春市洗脑班而走向反面,之后祝家辉主动配合当局迫害法轮功学员,被吉林省和长春市“六一零”当作“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工具,成了罪恶的帮凶。“六一零”要哪里办洗脑班,在哪里搞什么“转化”,都会去找他。

祝家辉参与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非常多,除了在长春市洗脑班、黑嘴子劳教所、黑嘴子女子监狱、奋进劳教所、朝阳沟劳教所、苇子沟劳教所等地参与洗脑迫害之外,他还经常到吉林省各地的洗脑班、劳教所、监狱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迫害,影响极其恶劣。因为他当过警察,熟悉各种软硬兼施的整人手段,又从其他犹大那里学了一套歪理邪说,所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程度超过那些恶警。即便在邪恶的严重迫害中,一些法轮功学员仍然本着慈悲之心对祝家辉劝善,其人非但不听,反而助恶为虐,在自我毁灭的路上越走越远。

2. 王淑兰,女,一九三七年生,退休前是吉林监狱会计,现家住吉林市东北电力学院附近。
3. 张静旭,女,一九六零年生,吉林农业大学毕业,在长春市生物制品研究所工作。
4.范淑珍,女,一九六三年生,长春人。
5.马艳,女,一九六九年生。
6.马春林,男,家住吉林市船营区欢喜乡下洼子村。
7.康凯,女
8.陈玉英,女
9.陈亚岩,女
10.王明利,男
11.张中山,男

以上是目前经常在全省各地到处乱窜,影响极其恶劣的犹大。

13.王立娟,女,一九六八年生,辽源市人
14.王凯红,女,蛟河人
15.王培顺,男,吉林九站农业研究所
16.梁国中,男,桦甸市人
17.潘兆瑞,男,舒兰市人
18.李红,女
19.李科举,男,舒兰市人
20.于淑忱,女,六十多岁,吉林市人
21.李淑英,女,双阳人
22.李全英,女,七十岁,原中学教师。
23.张婷,与李全英住在一起,毁过大法书。
24.雷艳萍、袁洪伟夫妻二人被劳教迫害后都放弃了修炼,走向邪恶。雷艳萍还协助迫害法轮功学员。
25.王玉琦
26.李冰
27.代春梅
28.段树霞
29.姜丽荣
30.赵爱国 吉林九站农业科研所
31.李淑贤 吉林市昌邑区
32.李朋辉
33.吕文华 吉林市昌邑区
34.张淑华 吉林市船营区
35.李兰,吉林市龙潭区
36.何玉华,长春人,在二道区活动频繁
37.斯雪莹,四平人
38.于洪荣,德惠人
39.刘凤荣,吉林市人
40.刘双会,辽源人
41.王艳兰,松原人
42.陈明辉,松原人
43.宋秀芹,延吉人
44.李凤霞,吉林市人
45.吴茜,长春人
46.张立英,农安人
47.徐配,男,五十七岁,长春人。
48.李克龙,男,四十七岁,舒兰人。
49.宋亚玲,女,五十八岁,吉林市人,原来做教师工作。
50.齐某某,女,五十九岁,吉林市人。

长春市洗脑班帮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犹大电话:
祝家辉:13154357536
张静旭:13596026510,13604313985
范淑珍:13159535243,13596032563
王淑兰:04324-4888094
陈玉英:13331751216
陈亚岩:13079794437
马艳: 13596242150
于淑忱:0432-2013805
李英杰:0432-4111864
王立娟 13766029891
李淑英:0431-5271633
王玉琦:0431-5380932
李冰:0431-2629549
代春梅:0431-5309294
陈玉英:0431-5388480
段树霞:0431-5302472
姜丽荣:0431-2977194
李全英:0431-5397667
张婷:0431-5397667
雷艳萍、袁洪伟:0431-5918815
李朋辉:0432-3951760
吕文华:0432-3950659
张淑华:13834325584
李兰:0432-3980306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