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新学员:信师信法,坚定不移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四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得法修炼的新学员。当看到明慧网的同修的文章写的那么好,同修做的也好,很受感动。我修炼四年了,体会很深,虽文化水平有限,不会写,写不好,也想借明慧一角,把自己修炼过程中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与共勉,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救度。

修炼前我是个疾病缠身的人,从小就病的死去活来,强活着,身体特别虚弱,全身无力,胆小,怕事,还做了两次手术,一个是甲状腺瘤,一个是子宫肌瘤,后来,甲状腺瘤又犯了,上医院检查是多发性甲状腺结节,医院告诉住院手术,不能说话,插管,然后我就不敢做了,回家了,回家后,吃了不少药也没好,如果真的手术后不能说话了,我不就成了废人了吗?痛苦一辈子呀。

后来,我的一位老邻居给我介绍法轮功好,真是有缘,我得法后,通过学法炼功发正念,师父给净化了身体,身体逐渐好转,越来越好,无病一身轻,干起活来有使不完的劲,胆量也大点了。刚得法时,怕心很重,真相小册子都不敢发,现在敢发了,身体的好转使我对大法坚定不移,得法晚,做梦也没想到有这么好的大事,得法多幸运啊。我今生得到大法修炼这万古机缘,在这么伟大的大法中修炼,有这么伟大的师父度我,真的太幸福了,心情无以言表。

刚得法时,我就感到法轮的旋转,全身象充电一样,“簌簌”的,当时不明白,也不懂,我就问老同修,她就给我讲。后来我就学法炼功发正念,一点一点明白了,她给我拿大法书看,总是帮助我,对我帮助很大,提高快收获多,身体的变化也快,我就说感谢的话,她说:你就感谢大法师父吧!

我在得法的第四个月时,正在炼功,突然来难了,心脏跳得不得了,象小孩玩的拨浪鼓一样,当时我有点害怕了,不知怎么好,我心里说,师父我错了,不知说什么好,一连好几天,都是这个状态,后来就难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瘦的很吓人,心里总象没底似的,到晚上天黑时,就更有点害怕了。白天,我就天天到老同修家去,老同修就告诉我别害怕,把心放下。这样给老同修添了不少麻烦。

我的儿子不在家,在外地,就我自己住,丈夫已经去世好多年了,我的邻居看我瘦的这样,就让我上医院,我没说什么,心里明白,我学大法了,信师信法,信到底,我就没去,那时,法理明白的不多,只知道这是消业,消业不是病,是净化身体。我明白修炼是严肃的,修炼是要吃苦的。有一天半夜,觉得自己不得了好象一下子要过去了,心里明白,就念起“法轮大法好,”当时就过来了,就这样持续了一个半月好了。

还有一次,得法的当年十二月末,晚上做饭时,眩晕症昏倒了,不知道,当时儿子正好在家,把儿子吓坏了,把我抱到炕上,醒来后,儿子让我上医院,我没去,我说没事,结果三天就好了,消业中没去医院没吃药好了。我悟到,自己是修炼人,无论过大小关难都得悟到,悟到就要做到,坚信大法到底,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新的未来,我的生命已离不开大法了,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在师父的加持下,修炼半年后,我能双盘腿了,刚开始时,单盘都盘不好,通过炼功,每天多坚持一会,开始时脚脖了又疼又麻,疼肿了也舍不得拿下,不久好了,能坚持四、五十分钟,晨炼改点时,就能跟上一个小时了,直到如今。

我天天坚持学法,发正念,晨炼,有时发正念增加次数。二零零九年三月,我又认识了王姓老年同修,天天在他家学法,每天两讲,有时读法有错字,他就给我纠正,现在很少有错字了。在他的带动和帮助下,我学法多,收获多,提高快。还有其他的老同修,这些老同修对我帮助都很大,我很感动。

自从修炼以后,我很敏感,炼功和发正念时,觉得身体象悠起来似的,有时,半悠半飞似的,学法看书时,感到法轮转的非常快,震动全身,有时眼角还有法轮转的影,有时发正念时,眼里有蓝色的法轮在转,也就几秒钟的时间,最近又发现眼皮下面有豆粒大的玻璃球在转。这都是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佛恩浩荡,师恩不忘,师尊的慈悲苦度,无以言表,我经常感动的流泪。

我性格内向,老实,话少,所以面对面讲真相对我来说难度很大,和陌生人很难张口,亲朋好友有“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有没退的。我在救人方面还有怕心。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突破怕心,多救人,今后要多学法,学好法,按大法的要求去做,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