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将法轮功学员劫持进精神病院迫害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由于精神病院在对精神病人的治疗中所具有的封闭性、强制性、隐蔽性与所谓的合理性,早已被中共发展成为迫害异议人士的理想场所。其中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最为全面、系统、彻底和没有人性。最近人权组织公布的讯息显示,在中国有超过两百所精神病院参与使用药物折磨和谋杀异议人士。

将法轮功学员劫持进精神病院,是在精神病院对他们实施迫害的前提,没有具体的发布指令的部门或个人以及具体的实施者,就不可能实施这种没有人性的迫害。我们通过真实的事例,来看看是谁把法轮功学员劫持进精神病院进行迫害的。

一、罪恶的“六一零”及凶险的上层领导

“六一零”是中共专司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对法轮功的迫害几乎全部与它相关。没有它的指令或默许,就不可能有这么大规模的在精神病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山东省胶州市法轮功学员谈桂华,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一日从北京因上访被绑架回来后,直接被“六一零”强行拖进胶州市精神病院。在那里她被八名男护士用推葡萄糖的大针管打上毒药,原来身强体壮的身体马上感到五脏六腑一齐向外涌,心脏加速跳动达到了极点,舌头跳,嘴唇跳,心肝肺都在往外跳,眼前发黑,头要裂碎了一样痛苦,想大小便却又便不出来,想呕吐也吐不出来。可是,稍有好转,第二天早晨她又开始了炼功。

上午上班大夫查房,一位戴眼镜的女大夫魔性大发,对着谈桂华咬牙切齿地说:“谈桂华!你说你没病?不打针不吃药不服从大夫!给你打了那么多药你都没反应,你不撞墙?你没病?你病得太重了!你今早还炼功?你的胆气还真不小!明天还炼不炼功了?”当时“六一零”头目李延喜也站在那里。谈桂华说:“炼!信仰是自由的,炼法轮功使我有一个好身体,学真善忍没有错,你们不了解法轮功。”女大夫听后气急败坏地说:“你四十五岁白活了,连点道理都不懂。党和政府不叫干的就一定不能干,干了那就是反党反政府。你闯了大祸了,你两次上北京,青岛市长要向上层写检查,胶州市长挨批评要撤职,你们厂子破产的工作组班子不能提拔干部,现在又轮到我们大夫,如果你再去了北京我们大夫的饭碗就彻底砸了。你还要炼功,你气死我了,你这个神经病!谈桂华你不信你试试,有你说不炼的时候!”说完后没好气的对一个护士说:“拖她去过电针。我回去再给她开上小针,开上药,如果谈桂华不服从,就捆起来打针灌药。”

从那以后每天查房都要问谈桂华炼不炼了,谈桂华说炼就过电针,加倍打小针,加倍服药,从两片到十片,一次服一大把,一天三次都有护士看着服药,每次都要张开嘴让她们看舌头下面是否有药,如果不服从就捆起来灌。到两个月的时候谈桂华浑身发抖,手拿不住筷子,脸色青紫,心痛,头痛,关节痛,浑身发紫,眼睛散光,例假也不来了,腰弯着,背驼着,眼皮发紧不会动,记忆力明显衰退,神志不清,真完全痴呆了。

这个案例比较详细。当然,我们从她被“六一零”绑架进精神病院时就知道了,直接把她劫持进精神病院迫害的就是这个“六一零”。可是大夫的一番发作也把迫害指使者的老底给抖搂了出来:“你两次上北京,青岛市长要向上层写检查,胶州市长挨批评要撤职,你们厂子破产的工作组班子不能提拔干部,现在又轮到我们大夫,如果你再去了北京我们大夫的饭碗就彻底砸了!”

可见,劫持谈桂华的表面上是“六一零”,可是“六一零”的背后是谁呢?那是青岛市的市长和胶州市的市长。在对法轮功迫害之初,中共的确就是向它的各级党委及地方官员这样要求的。而且,这个挂靠在各地政法委的“六一零”又是由各级的党委直接掌控的。虽说“六一零”主任大都是政法委的副书记担任,但是它实际的操控权却都在各级的党委手里。中共中央给各级党委下的硬性要求,实际也就是唆使他们利用“六一零”这个非法组织针对法轮功学员展开迫害。

那么,这是市长的命令吗?也不能这样说。作为中共的高级领导人来讲,向来是只表态度不做具体指示的。这样的小事都让市长去下指示,那还要他的手下干什么?市长有了态度,鹰犬们自然就能拿出相应的具体办法来,这样,出了任何问题责任都是手下的。但是,“六一零”敢于这样把法轮功学员绑架进精神病院进行迫害,中共的各级党委都推脱不掉干系。

把法轮功学员劫持进精神病院进行迫害,可以说遍布全国,可它却没有一个统一的指令。就象中共的腐败一样,是全国性的,也是系统性的,这都是由中共的本质和体制决定的。中共在把法轮功学员绑架进精神病院进行迫害时也是这样,当中共中央“六一零”允许地方采用非常方式打压法轮功学员上访的情况下,这种迫害方式也就应运而生,而且迅速的传开。

从这个女大夫的发飙中,我们知道了中共对相关各级人员的胁迫。由此我们也可以得出另一个结论,是中共邪恶的株连机制,逼使各级“六一零”做出如此举动的,这同时也与“六一零”的本性和职责完全一致。

二、狠毒的执法部门

有了“六一零”的前车之鉴,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执法部门就更可以为所欲为了,这就是中共体制的“上行下效”。

湖北赤壁市赤壁镇八宝刀村大法弟子刘晓莲,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赤壁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八日,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长蔡金平伙同看守所的邓定生、钱玉兰、宋玉珍等恶人,把刘晓莲老人劫持到了妇幼保健院强行注射药物,致使老人家头部出血,双耳像爆炸一样阵阵地痛,上吐下泻多次昏死过去。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刘晓莲在家中被赤壁镇政府及赤壁镇派出所一伙恶人绑架并劫持到赤壁市蒲纺精神病医院摧残。刘晓莲老人遭受了毒打、毒针注射、灌毒药丸子、高压电、男精神病人污辱她等种种迫害。进去不久,就被迫害得不能说话了。

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有的是在看守所,还有的是在监狱和劳教所,因为大法弟子坚持信仰不妥协,警察们就把他们强行劫持到精神病院进行迫害。

三、阴险的政府机关

并不是只有执法部门能够做出如此灭绝人性的迫害,有时法轮功学员所在的单位也会成为劫持大法弟子进精神病院进行迫害的元凶。

原胶州市法院庭长肖志端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进京上访,被胶州市阜安派出所警察绑架。为了躲避迫害,肖志端从派出所二楼跳下,致腰椎骨折。警察不愿承担责任,就把他送回胶州市法院。法院院长祝臣利伙同前院长王福林竟然私自将肖志端非法拘禁十余天,然后又将其秘密送进精神病院。

以前的同事,只是因为人家修炼个法轮功,就这样恩断义绝,中共的官场可真够黑的。还有比胶州市法院更黑的呢,能连续多次把人劫持到精神病院进行迫害。我们看下面这个案例。

一九九九年底,江氏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不久,湖南省妇幼院护士贺祥姑,就被省妇幼院的不法人员强行关进省脑科医院,对她注射什么癸酸酯长效剂,导致她身体发僵、坐卧不宁、恶心、呕吐。二零零零年下半年,贺祥姑第二次被单位不法人员关进精神病院三个多月。二零零八年四月,在家休息的贺祥姑被伍家岭派出所警察以“持有法轮功书籍与资料”为由,非法绑架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七月上旬,劳教所将被折磨得极度虚弱的贺祥姑送入株洲化工医院抢救,并通知其单位与亲属接回。孰料,贺祥姑刚被接回长沙的当日,即被省妇幼院不法人员第三次投入精神病院。

四、被蒙蔽的家人

中共爪牙在精神病院惨无人道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对外却极尽欺骗之能事。要不,一些不明真相的家人也就不会把自己的亲人送到精神病院了。

河北保定大法弟子王新凤一九九九年曾依法去北京信访局上访。家人受中共株连政策的高压毒害,在二零零一年的一天,将她骗到保定精神病院二楼的一个房间里。大夫逼她吃药,吃完后还让抬起舌头检查药扔没扔。一次,四五个男医生把她摁在床上,强行打针。她被迫害的神志不清,坐不住,躺不下,不停的走动,心脏发颤,手哆嗦,浑身发麻,心烦,狂躁,感到墙上钟表的指针都不走了。最难熬时,不停地在床上翻跟斗,撞墙。

她被迫害四十一天后才得以回家,家人看到她精神失常、生不如死的样子,才知道上了中共邪党官员的当。

当然,有的家人也不是不知道精神病院的邪恶,好好的人送那去干啥?可是经不住邪党人员的威逼,昧着良心把自己的亲人推进了火坑。

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大法弟子倪英琴,经常不断的受到迫害。有一次走在路上,片警韩智敏突然抱住她的腰抢夺她的书包,还让围观的人打电话报警,说她是炼法轮功的。围观的人没有一个人帮恶警打电话,反而让倪英琴快跑,她乘机走脱。韩智敏就带着办事处的人到她家去抓她,并威胁她的家人说:“是你们自己送,还是我们送,反正得送走,不能在家。”倪英琴的丈夫和儿子都是老实人,被单位、街道和派出所逼得没办法,精神压力太大,就把倪英琴送进了安康医院。可是等他们想把亲人接回来就不容易了,安康医院说必须得有派出所开的证明,派出所不给开证明,安康医院就不放人。

通过上述案例,我们不难看出,对大法弟子迫害的罪恶核心就是中共的恶毒迫害政策。“六一零”正是迫害政策的罪恶执行者,而其它单位的为虎作伥,以及自己不明真相亲人的作为,也都是使得邪恶更加猖狂迫害的原因。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范围之广,民众受毒害的影响之深,以及在社会上的疯狂迫害程度,都是史无前例的。法轮功修炼者在精神病院受到的虐待充份暴露出中共的凶残、虚伪和没有人性。

让我们记住那些将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精神病院进行迫害的绑架者。他们的所为同样是不可饶恕的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