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家人的经历证明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七日】

一、丈夫的巨大变化

我丈夫一九九六年五月左右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他三十四岁,身患类风湿、乙肝及神经官能症等疾病多年,每天我听到他说得最多的话就是“难受”,下班回到家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都累。每年我们俩个人的医药费都不够他一个人用的。为了治病,他曾去过北京、山西等专门治疗风湿病的医院,也进行过各种体育锻练,练过其它的气功,但都没有什么起色。看到他每天生活在痛苦之中,我也很着急。

九六年五月左右,在我家孩子武术班的对面有人放法轮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他当时就问放录像的人:这个功法是否治病?当时那人告诉他:治病算什么?我们这是修佛的。他一听就回来跟我说,当时他不相信有神佛。我说:“你管有没有神佛呢?能治好你的病就行呗。”(因我们上大学时学的是生物专业,学过达尔文的進化论,再加上党文化的毒害,根本不相信神佛的存在)在我的劝说下,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看法轮功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

第一天看完第一讲他一夜没有睡觉。他患有严重的神经官能症,严重时自己不敢呆在家里,我走到哪里他跟到哪里,最怕的事情就是晚上失眠。结果看完师父讲法一夜没睡,就担心这一天怎么过。可是第二天上班,他的精神状态比自己每天正常睡觉的效果还好。第二天他又去看李洪志师父讲法的第二讲,结果回来又是一夜没睡。有前一天的经验,虽然有些担心,但不太严重了。

第三天他又去看完李洪志师父的第三讲讲法录像,结果回来后睡得特别好。他讲:自己从来没有睡过这么好的觉。结果睡醒之后,他就觉的自己一身轻。当时就觉的特别舒服,后来才明白,原来是师父把他的身体给净化干净了,使他无病一身轻。他原来是走路都抬不起脚,拖着两条腿走路,头抬着好象都费劲。

从那以后他身体健康,一片药没吃过,而且精神状态非常好,至今已整整十四年了。他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已经八年多了,身体仍然非常健康。二零零二年他被非法绑架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曾绝食五十六天抗议中共的迫害。在他绝食到第七天的时候,被送到医院检查身体,当时说他肾衰竭。两年前我去看他,他所在监区的监区长问我:你们法轮功就那么神奇,得病不用吃药?我说他在你们这已经呆了那么多年了,他是否吃药你还不知道吗?反正他没被关到你们这之前身体健康,是一直不用吃药。而且他得法后,有一次腿上长了个很大的疥子,直径有十多厘米,他每天正常活动,甚至还打篮球,几天就好,如果是普通人能行吗?他有一次打排球,把脚葳得脚心朝上,疼得他当天晚上都没睡着觉,没有用任何药、三天就好了。而单位的另一个同事,脚葳得还没有他重哪,又是吃药,又是理疗的,结果三四个月才好。他说你们这功是厉害,我说你也找本《转法轮》好好看看,不就明白了吗!

二、在我的身上发生的神奇事

丈夫修炼法轮大法后就让我跟他一起修炼,可是自己是一个争强好胜之人,还想在常人社会奋斗一番,名利心等都很重,也知道大法好,但考虑到大法对人的要求太严,自己也做不到,就想等退休再炼。但由于他不敢去炼功点,我每天就陪他去炼功点,到那里也跟着看书,炼功,但不修心性。可是就是这样,在我的身上仍然有神奇的事情出现。

第一天去学法,晚上做梦自己就在天上飞,那种美妙的感觉真好,当时大约能飞五十米高左右。一个月左右,炼静功结印后,法轮就在结印的地方转。当时我只能单盘腿还翘很高哪。就这样带炼不炼的,就到九九年大法被迫害的时候了。那时由于自己没有很好的学法修心基础,受党文化的毒害就怕自己真的上当受骗,就停了一段时间没怎么看书。可那时只要自己静下来或睡觉前就能感觉到小法轮在脸、鼻子或者是手的某个关节处在转。大约半年后,我利用假期时间把手中有的师父的所有的书都看了一遍,终于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正法,电视、报纸上都是对大法和师父的诬蔑诽谤。也知道了大法弟子進京上访是对的,但是自己还不敢走出来。

二零零零年六月中旬师父发表经文《走向圆满》,自己拿到手里读了几遍,竟然一个字也没有读明白。后来给其他人念,眼泪唰一下就下来了。几天后参加当地的大型证实法活动,当时自己身处那种环境中,眼泪就不自觉的往下掉,那种场面太壮观了,太令人震撼了。结果自己与一些参与活动的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关到拘留所里五十多天。在那里接触到许多真修的大法弟子,听着她们讲進京证实法的故事,自己觉的很惭愧,也才真正知道了什么是修炼,也才读明白了师父的经文《位置》。

二零零零年七月上旬,非法关押我们的看守所将一个同修迫害死,当时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我平时最怕饿了,那时就是最坚定的一念,要么把我抬出去;要么就是无条件释放;反正是不吃拘留所里的饭了。当时天气非常炎热,绝食的当天一些同修的身体就出现胸闷、呼吸困难的状态。而我的精神状态非常好,第二天感觉有点饿,中午睡觉时梦到一小盆面片就送到我的嘴边,我吃下了;第三天感觉有点渴,晚上做梦到老婆婆家,一進屋厨房锅里烧着一大锅茶水,我又喝了。当时不明白,后来跟同修说,同修说师父时刻在看护着你。当时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很多执著心特别是情放得不好,被关押在拘留所期间最担心的就是十二岁孩子和将近七十岁的母亲。结果每次做梦,都是说孩子非常有能力,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得非常好。回家听到同修讲孩子的表现,真的跟做梦中相差不多。而曾有心脏病、高血压的母亲,不仅没有因为担心我们夫妻安危而病倒,反而症状减轻,真是师父所讲的那样:一人修炼,全家受益。

三、在孩子的身上的神奇事

我丈夫一直就想让孩子修炼,当时自己对大法认识不深,没有让孩子跟着一起修炼。当自己提高上来之后,很为自己当初阻挡孩子修炼而后悔,从拘留所回来后就开始带着孩子一起看书学法。但孩子一直很少炼功。

大约是二零零八年四五月份左右,孩子高考前的一天半夜,我被孩子的哭声惊醒,他说他的身体已经疼了很长时间了。我说那你是上医院还是听师父的讲法啊?他说不去医院。然后要听普度、济世的音乐,我就给他插上耳机听。大约半小时就听到他睡着了。当时已经是凌晨三四点钟了。六点多他睡醒了,描述了当时他身体的症状,他说就象有人用锯斜着锯他的身体似的。我说这可能跟你这段时间学法的状态有关吧?另外空间的邪恶在迫害你的身体。那天上午他没有去上学,我跟他看了大约两个小时的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将近十点他就一切恢复正常了。

我弟弟家的孩子二零零三年五月出生后一直住在我家。他出生一个多月我回到家中的。那时我只要抱着他就给他背师父的《洪吟》。他会坐着就是盘着腿,而且双盘非常好。但他说话比较晚,等他会说话就教他背,现在他已经能背一些诗了。去年下半年,当时我地甲流非常严重,前一天他班有一个发烧的,第二天就有九个发烧的,他们就放假了。我把他接回来后,感觉他也有点发烧,心里就不太稳了。中午就想给他量一下体温,可是没找到体温计;跟他躺床上休息一会儿,心里还是放不下,就领他到诊所去量。结果到那里也找不到体温计。这时才想明白怎么回事。就把他送回家,我去上班了。等我下班回家一看,我妈已经给他吃过药了。找到自己的问题后,马上发正念清除,而且当他有些清醒时就让他念“法轮大法好”,我帮他发正念。大约经过四个小时,孩子的体温正常了,而且第二天就跟没发过烧一样。

今年前段时间孩子又一次发高烧,当时烧得手脚冰凉。我家孩子小时烧到这种情况就会出现四肢抽搐、牙关禁闭的情况,我特别怕孩子发烧的。当时我还没有下班,孩子放学回家就哭着给他父母打电话,要回他家。等我下班回来,他已经睡着了。我妈又要给吃药,他说不吃,结果药就没买回来。我到家就问他是吃药还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念“法轮大法好”,不吃药。我妈当时不理解,还说:就这么挺能行吗?我也没法跟她多解释,就还像上次一样,帮孩子发正念。但这次孩子比上次的高烧严重,睡一会儿就哭着醒来了,还直说梦话,这种情况以前他从没有出现过。但不管表象多么严重,有了上次的经验,我坚持长时间发正念。直到晚上十点多,他的手脚才有点温乎,十二点左右才开始出汗。体温就逐渐降下来了。早上六点半孩子起来说:“老姑,我好了。”

经过孩子这两次的神奇降温经历,我妈对大法也深信不疑了。但她以前信基督教,总怕不信基督教神会惩罚她,迟迟没有走進法轮大法修炼之门。但最近的一次意外摔倒,她将近八十岁的人只是摔成骨裂,医生说真是幸运,我告诉她是师父保护了她,她也走進大法修炼之门。现在她每天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恢复很快。四天就能在人扶着的情况下坐起来了。

从我们一家人的神奇经历就可以证明,法轮大法就是好。希望更多的人能明白大法真相,能够象我们一家人一样从大法中受益,不要再错过这万古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