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帮同修的过程中去掉显示心和不修口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我于一九九四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直以来,师尊就安排周边的同修与我接触、沟通的比较多。就是在邪恶迫害最猖狂的时候,我们也一直联系着,我与同修在交流中形成了比学比修的环境,同时也暴露和修掉了我的显示心和不修口。

在我们互相交流各自的做法、悟法时,谁一有事就来了:我看到什么景象、做了什么梦、悟一点什么,毫不保留的都说出来,意在鼓励同修共同精進,其实包含了严重的不修口。说同修这个不对,那个不足,总是“苦口婆心”的说个不停,几乎全包了,好象自己知道的多,什么都明白似的。有的同修修口修的好,我心中非常羡慕,可是,自己的嘴就是闭不上。下决心不说、坚决不说。可是,同修一来就控制不住了,口若悬河,过后又后悔。我想起九九年之前有个辅导员交流时说:天上飞来个锁头把她嘴锁上了。我诚心的向师尊说:“师尊啊,请把我嘴也锁上吧。”有一天,发正念时看到一张大嘴,突然缩小一半。我悟一下:师尊没给我全锁上,留下一半让我讲真相救人的。现在才悟到,那是让我自己修的。

那段时间,师尊先后点化我三次:一次看见一个瓶子敞着口,里面空空的,瓶子和瓶口一样粗,瓶口下面写着一个“羡”字。又有一次,看见法船来了,我在平台上安排大家上船,最后,就剩我还在平台上站着。还有一次,我在饭厅里安排大家吃饭,一桌一桌都摆好饭菜,每个同修進来就给安排座位。我急忙吃几口,回到旅店一看都走了,一个人也没有,我又急忙收拾东西准备赶火车。后来一悟,我震惊了:我根本没修口,什么也没剩下,都倒出去了。总去修别人,没修自己。欢喜心、显示心、在学员之上的心,支配我闭不上嘴。通过学法,我牢牢的记住:“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转法轮》)我明白修炼是修自己,不能放松、不能懒惰、不能懈怠。我把师父的法“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放在床前,时刻警醒自己。随着修炼的不断升华,注重修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学法时基本上能静下心来了,欢喜心、显示心也随之淡之又淡了。

同修是一面镜子,看同修时就是在照自己,就能找到自己的不足。因为我基本上能在法中正念正行,所以同修一直以来对我有某种依赖。我就和同修交流要多学法,不能学人,学人不学法是害人害己的。我还送给他们修去依赖心的明慧文章汇编的小册子。提醒同修加强发正念,多学法,不但要学《转法轮》,还要经常学《精進要旨》和师尊的各地讲法。同时我也修去了爱面子的心,以法为师,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凡是来我家的同修,大多数是遇到困难想让我帮帮的,我都尽量引导在法上找自己,学会修自己。远处来的同修住几天也不影响我,学法、发正念、炼功、发真相资料、挂条幅、讲真相等等,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敞开心扉的切磋、交流,达到共同提高的目地。

在帮助同修的过程中,增加了学法和炼功时间,法理更清晰了,暴露出的执著心能很快的修掉,提高了悟性,增强了忍耐力,更坚定的信师信法。我深刻的体会到,帮助同修的过程,其实就是在修自己。

度人的是无边的大法的威力,我们从善升华到慈悲、大慈大悲、无量慈悲,修成无私无我的觉者,伟大的师尊付出了多少艰辛,承受了多少苦难啊!我无法报答师尊的慈悲苦度,只有精進再精進。师尊给我安排的修炼之路,要走正、走好,回报师尊给予我的所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