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些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中共官员

山东冠县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遭恶报实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山东冠县县委、公安局不法人员一直采用种种下三滥的手段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的罪恶罄竹难书。冠县法轮功学员也一直劝他们不要迫害良善,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可是有些人好象已经没有辨别是非好坏的能力,仍然被中共当棍子用。他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早已开始自食恶果,且看下面几个实例:

1.孔繁英,原冠县县委副书记,一九九九年七月她首当其冲督导迫害,是中共在冠县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先是其小儿子在县城西大转盘处开车,钻进停在路边的大汽车底部而死亡;接着她大儿子无证驾车,把北陶镇的一位农民撞死,死者的家属几十人穿麻戴孝,到她家哭丧,她急忙把大儿子送进“监狱”保护起来。两个儿子都出事看似偶然,实因其迫害法轮功给家人带来灾祸。可是孔繁英不醒悟,继续参与迫害。二零零零年冬天,她刚开完迫害法轮功的会议,在冠州宾馆小会议室南边的平地上,把腿摔断了。

2.潘秀章,县政协主席,孔繁英遭报在家养病时,潘秀章代管迫害法轮功。因积极迫害,也步了孔繁英的后尘。他因得脑血栓到济南住院后,仍不思悔改,二零零七年七月,他全身浮肿又得了尿毒症,靠昂贵的透析维持到二零零九年正月十五一命呜呼,时年六十岁。

3.刘明星,原冠县县委副书记。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刘明星多次在大会上造谣诬蔑法轮功,拼命督导迫害,用冠县人民的血汗钱建法制学校关押法轮功学员,致使冠县有上千人被绑架,非法关押,二十九名在职人员被停发工资,多人被非法劳教。

刘明星因迫害法轮功得到中共的赏识,升为聊城市民政局局长,但是这时医生查出他身患肝癌。二零零五年十月,他给医生磕头,求医生一定要挽救他的命,说自己有的是钱,不想死。他花一百多万元的医疗费换了两次肝,但无济于事,于二零零六年五月结束了罪恶的一生,时年五十八岁。

4.张海清,县委副书记刘明星的秘书,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被提升为东古城镇镇长。他以六千元的奖金鼓励陈保柱等人跟踪盯梢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四月一日,绑架了徐增霞、徐学记、王风芝,后来他三人被非法劳教。由于他不知悔改,三十六岁即遭恶报,得了高血压和糖尿病。

5.许兰岭,高唐人,自二零零一年初到二零零七年夏在冠县任政法委书记,积极镇压法轮功,罪大恶极。在他任期内,冠县先后有近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十多位被迫害致死,数以百计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数以千计的学员被绑架、非法关押,尤其在二零零二年春天,他连几岁的孩子和八旬高龄的老人也不放过。冠县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劝他不要迫害好人,他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地对劝善人打击报复。

二零零五年中秋节,不知许兰岭听到了什么内部消息,还是怕迫害法轮功的罪责有一天真会落到自己头上,他多次洗白自己,说冠县所有被报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县委书记宋文明签的字。但是,罪责是推脱不掉的。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晚,许兰岭年仅二十二岁的独子许林晓在一饭店门外和人斗殴时,身中十一刀,有一刀直入心脏,当场死亡。二零零七年底,人们看到许兰岭已脱相,几乎认不出来了。

6.马国强,公安局刑警队副队长,他母亲炼法轮功,而他却积极参与迫害,曾电击法轮功学员张广宝。他在交警队当临时工的长子马赛也是个横行霸道的顽劣之徒,经常勒索司机的钱财,很多司机都很讨厌这个仗势欺人的毛头小子。二零零六年一天晚上,一辆三马车将马赛撞死,他年仅二十三岁。

7.孙秀敏,祖籍南陶镇张查村,原是冠县广电局一名普通职工,曾练过法轮功,为了表白自己与法轮功脱离关系,迫害法轮功学员更甚于他人,为此,她成为当地“六一零”办公室副头目。她迫害好人,殃及家人。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八日晚,她的丈夫王书刚骑摩托车回家时,在路上发生车祸当场死亡,可怜她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她的妹妹孙秀君是法轮功学员,劝她赶快清醒别再助恶为虐了,她却执迷不悟,仍给恶党卖命。

8.杜斌,男,三十五岁左右,原梁堂乡派出所警察,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在二零零八年下半年升为公安局治安大队副队长,这几年,他把梁堂乡搞得鸡犬不宁,特别在零八年奥运期间,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他绑架。

杜斌结婚后妻子多年不孕,经多方医疗,好不容易生下一子,他不知为后代积福,疯狂地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三月二日上午,公安局长石宝生在公安局召开会议,要加大对法轮功的迫害力度。杜斌又准备甩开膀子大干一场,殊不知一场恶报正在等着他。三月三日晚饭后,其妻子带着儿子外出散步,在建设银行南与汽车相撞,他妻子被撞出十几米开外,当场死亡,儿子头部被撞成重伤,送济南医院抢救。三月五日,在他将妻子遗体火化时,同时收到了济南医院下的儿子病危的通知书。昔日疯狂迫害,今日哀嚎恸哭,这就是迫害法轮功的下场。

9.许长进,一九九九年时任县检察院检察长,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将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不仅自己股骨头坏死遭到了现世现报,其独子许刚于二零零四年得了肠癌,花三十多万元做了手术,几个月后死亡,年仅三十岁。

10.苏连春,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在公安局刑警队当临时工,积极开车拉着刑警抓捕法轮功学员,遭现世现报,其二十三岁的独子于二零零七年三月和人斗殴时,被人连捅数刀,当场死亡。

11.任谦元,冠县县委副书记、人大主任,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得胰腺癌,他疼痛难忍,彻夜哀嚎,二零零九年三月一日死亡。

12.赵晓东,冠县电视台女播音员,在电视上攻击法轮功长达九年,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她在家中做饭时灶具无故起火而毁容,做了三次手术还不敢见人,再次上镜已无希望。中央电视台广播员罗京被中共利用在电视上放毒攻击法轮功,罪业弥天,现已成为“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牺牲品。万事皆有因缘,赵晓东和罗京一样都是被中共利用的工具,都遭恶报,这怎能说是偶然的呢?

13.朱继武,甘屯乡党委书记,迫害甘屯乡法轮功学员还没几天,在二零零一年阴历正月底,朱继武在开车往济南的路上被碰伤造成骨折,车辆报废。

14.许正师,检察院副检察长,分管起诉科。二零零零年他曾参与将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二零零四年,一天晚饭后,他到西环路散步时,被车挤到路边撞倒,多处骨折后又得脑血栓,只得慢慢品尝他因迫害法轮功而种下的恶果。

15.梁法中,县公安局刑警队警察,四十来岁,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晚上开车钻到一辆大货车底下,当场死亡。

冠县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实例还有很多,今天就列举这几例。

可能有人不相信这些人的恶报是迫害法轮功所致,因为没有迫害法轮功甚至看上去很好的人也会得病也有遭难的。其实每个人遭的难都是今生或者前世做的恶,没有迫害法轮功,做过其它的坏事也会遭报。天理是公平的,所说的因果报应其实就是平时人们常说的“因为……所以……”。而迫害法轮功是最坏的事,他们的恶报与迫害法轮功有着必然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