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相互配合中共同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这段时间要请《转法轮》的同修多起来,要的数量大,要的还很急。我跟大资料点的同修打了招呼,让他们帮着做一些。以前十天八天书就可以拿到手的,可这回一等、再等,催一次、催两次,两个多月过去了,一本书也没拿到。外地的同修来电话催,周围的同修也急着问。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好多掉队的同修回来了,新学员也跟着進了门,要请大法书,谁不着急啊!没办法,我一路抱怨着来到了大资料点。

为了安全,大资料点是从来不去的,就是转交资料都不在就近,这回是急了。一進屋,我就愣住了,一肚子怨气立时就没了。只见墙边堆放了一摞子打印机,桌子上、地上摆着正在维修的机器,同修围着桌子、蹲在地上正忙着。我什么都明白了,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做大法书。这段时间挺特殊,几个很专业的维修机器的同修出事了,一下子有好多机器等待维修,大家用着最顺手的几个型号的打印机又停产买不到。大资料点的同修做的时间长,维修技术逐渐成熟,所以维护设备的任务就落到了他们头上。

回来的路上非常内疚,原来一直在埋怨他们,太拖沓,不当回事,资料数量越来越少……其实我根本就不了解情况,没帮着做什么,还给同修加负的物质。修炼人要善意的理解别人,事事先想到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可我有多不善啊!

我试着帮他们分担点别的任务,减轻些压力,希望他们腾出时间来做《转法轮》,可还是没解决实质问题。怎么办?等?那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资料点压力大造成的损失还少么?那就找另外能做书的同修吧,可谁不都是一样的忙啊!只有一条路,那就自己做,不会也得学着做。资料点的同修也鼓励我们自己做,他们负责教技术。

下面围绕学做《转法轮》的过程,谈谈我们是怎样配合提高的。

我当时要做的事很多,要学做《转法轮》,除非把有些事停下来,那么就牵扯到周边一些同修,最直接的就是资料供不上。怎么办?衡量来衡量去,从全局的角度看,还是把其它事放一放,分散一下,先做《转法轮》。为什么呢?一个掉队的同修回到法上之后会起多大作用;一个常人得了法能起多大作用,这是最重要的。

我先去找一位老同修,商量咱们自己做《转法轮》。老同修非常赞同,原来他就有这个想法,因为承担量很大没有时间,我告诉他一位刚从外地回来的同修可以打印,他就说:“把我这台拿走!”这是一台最好的激光打印机,他帮我抬下楼,送到出租车上。这打印的事就安排好了,非常简单。

原来就有同修反映,我们使用复印纸做《转法轮》,纸很白,刺眼,尤其老年同修,看时间长了流眼泪。既然做书,这个问题就得解决。我去咨询一位非常专业的朋友,他告诉我:纸的漂白指数不应该超过7.6,现在人们寻求刺激,以为纸越白越好。厂家为了利润,不管消费者的眼睛适应程度,漂白指数超过了8,黑字白纸对比度大,很伤眼睛。是的,看看正规出的大法书还有精装本,都不是复印纸。问题摆在这就得解决,师父讲法开篇就讲“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从我们手中做出来的,就要对任何一位能看到大法书的生命负责。于是我找一位同修大姐,她对纸张市场非常了解,我们到商店里挑选,终于选到了一种轻型纸,是专用来印制经典书籍的,纸色柔和,重量稍轻,手感轻软,一算账,比复印纸便宜了一半,太好了!但是,这种纸比复印纸略薄,我们用的打印机能不能适应,还得试试。我把钱给了大姐,让她听我电话,试好了没问题就买下来,同时联系了裁纸的地方,商家出车直接送过去。晚上大姐告诉我,做《转法轮》,她额外加了钱,比原来的量增了一倍。

我感动的同时有点担心了,那位帮着裁纸的同修心里有准备吗?裁出来的纸有存放的地方吗?他能承担得了吗?我们好长时间没见面了,他的修炼状态怎样?我知道是自己有漏了:在商店的时候,大姐就说出这个意思,她要出点力,可我就没当回事,没告诉她这是试做,不要大量,还没有存放的地方,没说明白没劝阻。差在哪呢?做事粗心大意不周密,也没真切的体谅同修的心,有机会为大法做事,谁想落下呢?真是遇到的件件事情上都是修炼,不修就有漏。

第二天早晨发完正念,我就去找帮着裁纸的同修,见面就认错,我错了,想的不周到,给你这增加压力了。那位同修说:“大法的事,啥说没有,啥说没有。”一个老弟子对法的正信坚实,修出来的纯正无私令人赞佩。我们很快的把大部份纸分散开存放。

天天读法,大家都反映用订书器装订的书中间分不开,尽管装订的时候尽量靠边,书还是展不开。最好的办法就是做线装书。网上有这种版本,早期出版的《转法轮》都是线装的,大家很喜欢也习惯用。我想应该给大家提供最好的,不是精美,而是方便耐用。于是我试着缝,第一本用了四十分钟,第二本用了三十五分,第三本半个小时。我推算着,如果是成手,二十分钟缝出一本书没问题。正好有两位老年同修退休前就是干这行的,自然就承担过来。

大家能自己做《转法轮》,高兴啊!买线,磨钩针,最好的家什儿,效率高,质量也好。

可还有一个问题没解决,就是线缝的书页看时间长了掉页。装订的同修反复琢磨,一遍遍试验,在工艺上加以改進,用最细的钻头钻眼,再用线穿过来系好,然后用锯在书脊上拉几道沟,再用胶把沟涂满,其中选用了好几种胶進行试验,最后还是选用了雪花胶,牢固还干净。

本来书皮、师父法像、法轮图形我都能打印,再跟资料点的同修学学封皮的冷裱就成了。资料点的同修说他们做的很熟了,说个数就行了。

就这样,打印、装订,分工合作,自然的形成了一条流水线,非常顺畅。小组学法时各工序转交一下,也很方便。每个人负担不重,速度快,需要多少本,几天内准能做出来。平时存放几本,随请随有。看着自己印制的《转法轮》,大家非常愉快,更加珍重,转给同修,捧给众生,那是一部宇宙大法。

其中值的珍惜的是过程中大家都在提高,凡是参与的同修都感到非常神圣、幸运。在邪恶迫害期间,我们自己做《转法轮》,只要大法弟子需要、众生需要,就自觉的、自然的做着自己应该做的,没人安排协调,默默的配合别人,而且尽全力做好。过程中整体协调配合的默契、顺畅。

谢谢师父引领我们逐渐走向成熟,谢谢同修们在相互配合中共同走向成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