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教师九年冤狱 凸现中共邪恶本质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明慧通讯员福建报道)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是福建永安市幼儿园教师左秀云六年冤狱的到期日。然而令家属意料不到的是,永安市“六一零”人员也在这一天赶到福建女子监狱,企图第三次劫持左秀云回永安洗脑班继续迫害,这个非法企图遭到左秀云亲属的坚决阻拦而破产。

“六一零”再次劫持未遂

永安市“六一零”、政法委、公安局、街道、居委会等一帮人,六月一日开了两部车到福州,企图以所谓“两劳(劳改、劳教)人员要回访”为由,要在六月二日一早将左秀云从监狱劫持回永安洗脑班继续迫害。左秀云在福州的亲属也于六月二日一早来到福建女子监狱,要将左秀云接回在福州的亲属家。

六月二日早上,左秀云的亲属在福建省女子监狱大门外等候两个多小时后仍不见左秀云出来,原来那帮来自永安的不法之徒已将左秀云强行留在监狱门卫内不放人,他们出来对左秀云家人说要对左秀云进行所谓的“回访”。左秀云亲属当面质问其:“左秀云做了什么要坐九年的大牢?左秀云现在是自由人!”

左秀云亲属坚持要知道对方是哪里的、姓名及联系方式。然而这伙人始终不讲自己的单位、姓名及联系方式。其中一个永安来的恶警杜某甚至用黑社会的手法威胁左秀云亲属说:“你不要去永安!”左秀云的亲属正面答道:“你别把话说大了,你告诉我你的姓名、电话,我到永安去找你。”后来福建女子监狱副监狱长说,他们是永安“六一零”的。

在左秀云亲属坚决坚持下,永安“六一零”那伙人只好无奈地将左秀云送到福州亲属的家中。

第一次非法判刑三年

左秀云原为永安某幼儿园教师,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于二零零一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她初到福建省女子监狱四中队就被罚站几天几夜,但她没有屈服。接着就被叫到招待所去毒打,由监狱长陈招弟亲自主持,把狱中凶恶的罪犯召集去连续毒打她。左秀云被迫无奈违心的写了“保证”。过后左秀云醒悟过来,向狱警要她所写的所谓“保证书”,这招来更大的报复。

恶警找来最凶恶的罪犯毒打她,她几次被打得昏迷不醒,但她坚决不屈服,恶警又连续几日几夜的逼她干奴工,不让她睡觉,逼她拔海绵片,她手拔得肿了起来,都烂了,恶警仍逼她干活,甚至残忍地不准她上厕所,左秀云因此昏迷过去,被送到建新劳改医院抢救,连医生都说会出现生命危险,怎么能这样折磨人。尽管邪恶使尽了招数,左秀云都坦然不动。

再次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零四年六月初,才从福建女子监狱回到家中八个月的左秀云,再次被永安市“六一零”恶徒绑架。两个多月的时间,左秀云就被送至福州福建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永安市中共法院在同年八、九月间秘密判左秀云六年徒刑,既不通知左秀云的家人,也不让其会见。当左秀云家人得知后,找到法院质问时,法院一位陈法官却说“是法轮功就是重判。”

左秀云近八十岁的老母亲及亲属多次不远数百公里,前往福州福建女子监狱,希望能看望自己的女儿,女子监狱总是以左秀云被严管为由不给接见。

福建省女子监狱为了逼迫左秀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把她强行关进洗脑班虐待,采取各种手段迫害,失败后,将她定为“一级严管”有专人监管名为包夹,并每天做记录。二零零七年,监狱为达到洗脑目的,将左秀云押至福建西部清流监狱强行“转化”。

在各种邪恶的手段遭到失败后,福建省女子监狱将左秀云定为“一级严管”,有专人监管名为包夹,并每天做记录。不准左秀云与家人亲属通信,不准会见家人亲属,每月只能买物品二十元(主要是女性用品),每时每刻都有三个服刑犯人看管。今年三月初,左秀云的女儿特意从外地赶到福州,希望能看上一眼自己已五年多未见面的妈妈,也遭福建省女子监狱无理拒绝。

福建法轮功学员左秀云的遭遇,只是千千万万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遭遇的一个缩影。中共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已近十一年,其间犯下的罪恶可谓罄竹难书、天人共愤。从左秀云遭遇九年冤狱的始末我们不难看出,中共各级司法部门是如何肆意践踏法律、残酷迫害一个善良的女性公民的:非法拘禁、非法洗脑、暴力殴打、剥夺睡眠、强迫奴役劳作、非法剥夺亲属探视权、非法劫持等等,其手段邪恶残忍,普通中国民众难以置信这样的罪恶竟然发生在中共政府整天吹嘘的所谓“和谐社会”中!试问:如果和谐社会是这般的暗无天日和邪恶残忍,只怕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希特勒法西斯政府也要自叹不如。

这一切地地道道反映出了,中共恶党的本质。它是邪,它是恶,它象发疯的毒蛇一样,叫它不咬人是办不到的。中共恶党执政几十年,杀人如麻,坏事干绝,“假、恶、斗”党文化横行华夏大地,导致当今中国人道德大滑坡。人不治天治!这几年中国大陆频频出现的天灾人祸早已预示天灭中共的那一天即将到来。

法轮大法弟子讲真相劝说大家退出中国共产邪党及其附属组织,是为了每个中国人的未来有个好归宿,请不要和邪党绑在一起,快快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解开绑在身上的可怕的绳索,不做中共恶党这艘即将覆灭的破船的陪葬品,这是自救的唯一希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