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救度有缘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我是个上班族,每天早上参加全国法轮功学员同步炼功,晚上下班还想学学法,所以我只好利用中午下班时间讲真相,劝三退。下面是我和母亲回到南方老家救度有缘人的经历。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们都认识到:正法已接近尾声,救度众生很紧迫。学法之余,我们谈到南方的亲人还没有得救,真的该回去救他们了。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父亲(同修)给母亲(同修)买去南方的火车票。第二天,我和母亲说了这个梦。于是母亲决定尽快动身。我向领导请了十天假,六月二十七号晚上八点多上了火车,十四个小时的火车没有卧铺,我和七十一岁的母亲一晚上没有睡觉,用大法弟子特有的祥和与慈悲,向有缘众生讲真相劝三退。

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多,下车五个多钟头后,我们又踏上哈尔滨直达南昌的火车,这期间,南方不断有短信发来,“你们真的要回来吗?”“我们已经在火车上了。”“怎么让人难以相信呢?我们这儿可是三十六度,你不怕热吗?”母亲说,“你忘了,我是南方人了吗?”

这趟车,我们买到了两张上铺。我说,母亲,你能行吗?母亲说,我是大法弟子,没事。开始的时候,我还留心看着她上下铺,后来就睡着了。早上起来,母亲的脸肿的很严重,眼睛只剩一条缝,鼻梁都平了,我们就一直发正念,铲除一切干扰,铲除一切阻碍我们救度众生的邪恶因素。第二天母亲的脸基本恢复。我们利用一切机会救度有缘人,两趟车下来,有二十人左右明真相,做了三退。

三十号十点半到达南昌,母亲状态非常好,没有因为坐了四十二小时的车而疲劳,表嫂一家来接站,因为我们来的突然,表哥在外地,没有赶回来。表哥在电话里做了三退,表嫂和两个女儿都退了,他们都说不是你们来,说什么我们也不会相信的,尽力挽留我们,也只能住一个晚上。

第二天,万载县的表姐夫和七表妹来接我们,一路上大雨瓢泼,看不清前方,路旁有一小轿车翻在那里,一百多里的高速,我竟然晕车晕的不行,吐了两次。母亲和他们谈笑风生,我一句话也不能说,闭着眼睛不断的发正念。一打盹,看到一个拇指大小的黑壳虫从胃里出来,胃就不那么翻腾了。

到了七表妹家,我们就给来看母亲的人做三退,母亲的一个外甥(退休)是原某某县商业局局长,很是顽固,最后被我们的慈悲与大善所感动,他说:“就冲你们不远万里来救我们的这番诚意,我就退出中共的邪党团队,收下了护身符。”

七月三号,我们来到母亲的出生地(黄矛),黄矛和湖南只一道之隔,(老区众生几乎家家都挂毛魔头像,当时没有把握好,没有告诉众生摘掉毛魔头像,现在想起来还后悔。)因母亲那一辈份的人就剩她和一个二嫂,她那个二嫂很凶悍,母亲小的时候没少受她气,她现在卧床几个月了,不能自理,母亲看她很可怜。我第一次回南方,她们说方言,很难听的懂,我坐在她的床前自说自话,我说:母亲经常说起你,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现在身体不好,应该多保重,我希望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将来就会有美好的未来。我们回来一个多月以后,她就去世了。表姐们都说:就是等我们去救她哪,她没有遗憾的走了。幸亏她知道了法轮大法好。

母亲很受敬重,好多亲人都来看她,谈话间,发现好多人都是党员,有四十年党龄的,二十岁左右就有四、五年党龄的,邪党真是害人不浅,那里几乎没有听过大法真相,如果我们不是他们的亲人,他们很难相信真相,很快就会成为邪党的殉葬品。舅舅家的表姐夫去过香港,看到了大法弟子讲三退的洪大场面,我们说的话,他都非常相信。他提出了好多问题,都得到了满意答复,又要了几个真相护身符,用真名退出了邪党组织。来看母亲的人基本上都做了三退。

由于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六号在他们的爆竹声中离开了他们(当地有放炮竹迎接、欢送远方亲人的习俗)。中途到沈阳我叔叔、伯父家,给他们做三退。在三叔家,母亲在南屋给我哥哥讲三退,他很是顽固,去年父亲给他讲,他说,头痛,就去睡觉了。他学过很多气功,身上的信息已经乱套了,干扰非常大,最后也退出了邪党组织,那天天一直在下雨,下午四点多,我们还要上火车。我在北屋给三叔讲,这时是下午两点左右,屋里黑的都要点灯,外边电闪雷鸣,坐在四楼看到楼前碗口粗的树几乎成九十度。这时,忽然一个炸雷在对面高楼顶上炸开,当时三叔说,很像手榴弹爆炸,砖头瓦块都飞起来了。我们知道另外空间的邪魔烂鬼在干扰我们救人,这真是正邪大战。在师尊的加持下三叔也退出了邪党组织。

母亲张罗早点走,看外面的情况很难打到车,我们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神奇的是一辆出租车停在楼前,不敢走了,因这时路面积水很深,三哥说,我来给你指路,我们顺利上车了。坐在车里,更是险象环生,水几乎没了车轱辘,司机一会就要下车看看他的车牌是否被水冲走了,不断的有声音告诉他,哪一路段不能走,哪一路段水没膝盖,哪一路段塞车,这样的场面只有在电视里面看到。我们不断的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十五分钟的路,我们走了半个多小时,顺利踏上了回家的火车。

这一趟车我们买了两张下铺,南方之行在师父的加持下,救下八十四人。有好多有缘人都是师父给推到我们面前的,在似睡非睡中,看到一个真丝的卷轴外写《万事如意》。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我也希望有远方亲人的同修,我们一定要去救他们。不要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任何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