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参加师父成都讲法班前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我是九三年在贵阳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听了师父第一场报告会后,我被师父的高深法理所折服,因而师父在贵阳办的三期班我都参加了。通过学法炼功,不长时间内,以前曾八方求医以及练各种“气功”都无疗效的多种疾病,如“脑震荡”、“胃下垂”、“肾炎”、“失眠”等,不治而愈了,我的内心对师尊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九四年五月,原贵州辅导站站长得知师父近期要在成都办班的消息,大家听说后非常高兴,都想去参加师父的讲法班。当时师父正在重庆传法,我与站长乘火车先到重庆,找到办班地点,师父正在讲法。师父讲完法后见到我们很高兴,招待我们在路边饭店吃了饭。随后在师父的住处,我们向师父汇报了贵州大法弟子学法炼功及洪法的情况,以及我们想提前到成都的想法,师父很高兴。师父要我们在重庆再住两天,我们谢谢师父的关怀,于第二天赶到了成都。

由于当时成都了解大法的人不算多,我们就想找气功协会的人帮助宣传。因环境不熟,加上魔的干扰,我们坐了一天公交车也没找到气功协会的所在地,头脑昏昏沉沉的,总是在一个地方转来转去,人搞的很疲劳。第二天总算找到了气功协会一位姓汪的负责人(某功法的头目),我们向他说明来意,那人却很不友好,我们明白了不能依靠他们来帮助宣传大法。

我们就组织贵阳去的学员每天一大早(上午6点),在文殊院等许多公园里挂上法轮图和各个炼功点的标志,学员们身穿黄色炼功服,打开录音机放法轮功炼功音乐,整整齐齐地炼功。这样,一下子就引来了很多围观的人。为了让人们更多的了解大法,各个炼功点的辅导员安排一些学员炼功,同时,安排一些学员搞咨询,回答人们的疑问。当地人都感到很新奇,他们都说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更不知道有法轮功办班的事。贵阳的学员就热情地向他们宣传大法,并告诉他们这期大法学习班在当地办班的时间、地点,告诉他们大法的珍贵,机缘难得。为了使成都更多人能够得法,贵阳学员每天都坚持到各个公园去炼功、洪法。

重庆办班结束后,师父立即赶往成都给成都有缘人传法。师父不顾休息,生活也很简朴,每天都是一碗面条或两个馒头。师父对弟子言传身教,严格要求自己,每天都是提前到会场门口等着工作人员来开门,从不迟到。

在成都办班期间,从开始到结束,每天都有新学员进班。他们开始是坐在后面,而且还从自己家带来各种花和矿泉水放在讲台前(其它功法叫作“接信息”)。他们听师父讲法,听着听着就逐渐往前移。怕干扰师父讲法,贵阳的学员就阻止他们,可是师父慈悲,叫住了贵阳的学员,让他们往前坐。开始了解大法的人不多,许多人都没有报名参加师父的讲法班,只想来听听热闹。一节课听下来,原来很多没有报名的人,都纷纷报了名,正式参加了学习班。通过专心听师父讲法,他们都明白了原来师父传法是真正来度人的,根本不象他们想象的那样,什么接信息啊,治病啊等等。

由于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人传人,心传心,整个成都九天班都不断的有有缘人来得法。原来由师父身边的弟子带去的大法书,起初没有多少人要,剩下了很多,准备让我们带回我们当地。后来参加班的人多了,把我们要带回来的书又要了回去,结果还不够,很多人还没有请到书。他们就着急打听师父还要在哪里办班,他们要去参加。后来听说师父要在郑州传法,他们就跟去郑州进了班。

此次成都办班,使我深切体会到,正如师父说的那样:“果然有缘能悟者,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师父经文《悟》)那情景太真实了,给我印象太深了,至今仍难以忘怀。

成都讲法班结束后,师父把远道而来的大连、北京、武汉、贵州等地辅导站的站长,以及几位学员都安排在一起,开始了青城山、峨眉山、乐山之行。我们先到青城山,师父在前面走,手里拿着一张交通图,一边走一边摆动,我们想是师父在清理那里邪恶的东西。一路上师父象慈父一样关怀着我们,我们同师父合影留念。下山休息时,师父又亲自给我们每个人拍了照片,这些照片我一直珍藏着。

到了峨眉山金顶,那景观漂亮极了,象在云彩里一样,师父站在那里看,也叫学员看,开了天目的学员看到了佛、神、菩萨,还有龙等许多东西。最后到乐山,我们同师父乘一条船绕大佛游了一圈。又从大佛顶下到大佛脚下,走完了乐山之行。整个行程所有的吃、住、行一切费用都是师父花费的,没有让弟子出一分钱。

回到成都的第二天,我们告别了师父和功友准备返回贵阳。临行前没见到师父,当我们在挤乘下一趟汽车时,突然又见到师父。

在我来说,这些跟随在师父身边的往事,象发生在昨天一样清晰,一样生动,永远都不会磨灭!因为他已经铭刻在了我生命的最深处,师恩大过天、深过海,弟子无以为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