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秀芝在唐山开平劳教所遭受的洗脑摧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唐山市钢铁公司二炼铁厂郑秀芝,一位八级工伤致残的妇女,修炼法轮大法获新生。然而,在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后,她由于坚持说明法轮功真相,遭唐山开平劳教所残忍迫害、暴力洗脑险丧命后失去心智,像白痴一样完全受这些折磨她的人操控污蔑法轮功、参与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她表示当时她的灵魂被窃取,“说白了,已经被他们迫害成了傻子、白痴。”

下面是郑秀芝恢复理智后诉述她的经历。

修大法获新生

我叫郑秀芝,女,四十九岁,是河北省唐山市钢铁公司二炼铁厂(原北区动力厂)给水一车间废水回收站室的职工。一九九四年我在热网车间小空压站室上零点班时,因一氧化碳中毒,留下后遗症,鉴定为八级工伤残。除了一氧化碳中毒后遗症,我还有肌肉萎缩、风湿性心脏病、胸椎变形、颈椎增生,双眼视力不到0.1(0.08),头痛、头晕,上吐下泻,心脏每分钟跳五十五到六十下,并伴有间歇。为能坚持上班,在厂附近租房住(我家离工厂较远,坐不了班车)。

我的丈夫为照顾我不得已辞退了工作。我因为不能正常吃饭、喝水,抵抗力下降,腰弯成了九十度,做CT也没有检查出什么病,无法医治。到一九九六年几乎不能进食,喝一点水洇洇嗓子也要引起上吐下泻、头晕头痛,心脏病也开始犯,上吐下泻出来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夏天穿着毛衣,几乎不能自理,不能照顾幼小的孩子,父母双亲和弟妹还要照顾我和孩子。我给家庭造成了极大的负担和痛苦。

一九九六年八月底,我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我第一次听到“法轮功”三个字时,心中一震,嘴里重复着“法轮功”三个字,似乎看到从左上方无限远的天际有一个圆东西旋转的很快、很稳,由远而近,在我左上方离我二米远的地方消失了。从那以后我上吐下泻的次数明显减少,腰也在不知不觉间直起来了。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跟着别人去炼功点,到那也不会炼功动作,也没有看书,只是在那坐着看着别人炼,等别人炼完功,我也好了,一切病症全部消失!

神奇的功法使我真正感受到“真正没有病是什么滋味”,比我年轻时没病身体最好的时候还要好不知多少倍。其实根本就没有语言能表达那美好的感受。第二天,我就上班了,身体一身轻。到了班上主任和工友都问我是怎么好的,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和身体好了的经过,他们都为我高兴,也给他们减少了许多麻烦。

从那以后,我开始按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领导分配什么活也不挑、不怨,兢兢业业的干活,善待别人,工作中不等、不靠、不攀,考试也不抄了。有一次厂子里考试不抄的人奖励二十元钱,我们车间那时一百多人,听说不抄的就三个人,一个是大学生,另一个是老工人,再一个就是我。“真、善、忍”大法使我变得真诚、善良、宽容、忍让。在此仅举一例,班中有人搬弄是非、对我不好,连别人都看不过去,并想帮我打抱不平时,我用“真、善、忍”的法理解开他不平的心理,使矛盾化解,避免了在工作中打、吵、闹的现象,使其他职工和作业长都能安心工作与休息,也给以后在一起愉快的工作打下了好的基础,心态稳定,精力集中,减少了差错事故。干好工作,给家庭和领导都减少了麻烦、痛苦。大法师父教导我们:在哪里都是个好人,事事处处替别人着想。

遭迫害险丧命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出于对好人的妒嫉,独断专行,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学员。为了证实法轮大法给世人带来的美好,我二次进京上访,都是为了说一句真心话:“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因为这一句真话,在唐山钢铁公司某经理及动力厂厂长张毅刚、动力厂党委书记张威、给水一车间主任王春德和书记张少平(现为二炼铁厂劳资科长)及唐钢公安处及北区动力厂保卫科的直接参与下,先后非法强行绑架我到唐山拘留所(路北区长宁道),唐山市精神医院,丰南看守所,石家庄市精神病院,唐山开平劳教所等地方,遭到非人的折磨与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我被绑架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开平劳教所(河北省第一劳教所)是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刚到那时,我被非法搜身,内衣内裤从里到外翻一遍,连衣服都要用洗衣机搅一遍,饭盒里的饭菜也要搅和一遍,卫生纸也要从新卷一遍。甚至有的法轮功学员的棉被、褥子都被拆开,连棉花也被揭开、搜查,有的鞋帮也被拆开。每个屋(他们叫班)关着六、七个或十来个法轮功学员,每个屋都有普教日夜轮流监视、看守,而且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上厕所得每个班轮流去,有特殊情况互相之间碰到都会遭到恶警与普教的恶语中伤。每个屋都是封闭的,一个屋的法轮功学员互相之间都不让说话,不许闭眼睛,强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大法的电视。如果有人不看或说是假的,就会遭到恶警的拳打脚踢或电棍电;有法轮功学员说“不许打人”时,也会遭到警察殴打。

二零零一年六、七月份时,我也遭到了这样的殴打之后,被强迫继续看电视并被警察和普教重点监视,不许我的头和眼睛离开电视,当我眨下眼时,普教都会用拳头或手捅一下;日夜不许去厕所,在大屋子(教室)里得坐直了,身体不让放松,双手放腿上不许动,又累又乏又困;不知不觉稍微放松一下,就会遭到警察和普教的拳打脚踢。后来他们又找来不少人渣、骗子把法轮功学员围一圈,欺骗、威胁、恐吓。我们开始绝食抗议,恶警魏涛欺骗我们说:“先吃饭,然后有话可以说,好好谈谈。”结果他一开始是找来几个人(帮凶,多是已经被转化的学员),后来是找来十几人,再后来是二十几人,把每个坚定的大法弟子都围的三圈两圈的,有的大法弟子冲出这种包围圈,都会被警察或普教抓住、追回,双臂被狠狠的拧着。当我说话时,他(她)们就都一起七嘴八舌的说歪理,不让我说话。我想闭眼背师父的讲法静静心,她们就连拽带捅、连喊带叫的大声说:“你想静下来不听我们说话?你几天几夜没睡觉,还不吃饭、不喝水的,你不想听,也得往你脑子里灌。不听也得听,就从你耳朵往你脑子里灌,都得给你灌进去!”

刚开始两天恶警对我说:“现在都一百人轮过来跟你说了(你还不转化),那也不怕,还有四、五百人呢,都给你轮着说过来。”当时我已经几天几夜没吃饭、没喝水,还不允许睡觉,在这种杂乱、高声、极其邪恶的因素渗入灌输下,在遭到野蛮灌食和不许睡觉的精神与肉体双重迫害中,头脑出现昏沉、发胀,身体极度奇异的烦躁,心开始散乱,眼神模糊不稳。在这种里外双重邪恶因素高压下,又出现心跳加快、忙乱,脑神经衰退、脆弱,说不清(大脑)是膨胀、崩裂还是收缩,思维就象停滞了一样。这时脑细胞就象不存在了,没有了思维活动,已被伤害的不会思维,已没有了对事物的正常的思考能力。迷迷糊糊的我只记的恶警魏涛先是一只手,好象握着东西似的在一侧脖子上下的比划着,嘴里说某某某在什么地方拿什么东西往自己的脖子上,说到这就见魏涛一边说一边又换了一只手用同样的动作在另一边脖子上比划着,接着说是怎么不让她炼就自杀等话。从这以后,在被他们围攻迫害中,我的脑子里总是出现魏涛所说的话和他的那些举动。随着影像出现的次数的增多印象也越来越深。有一次,反应的特别强烈,我的右手不自觉的握起了身边喝水的玻璃瓶,往下一蹾,不知怎的自己已躺在了地上,右手举着半个玻璃瓶就往自己右边脖子上使劲来回划动(当时也没破皮,也没出血),不知怎的又换到了左手,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上、下、左、右不知来回划动了多少下后,也不知怎么停了下来。之后,好象什么都停止了,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知道,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一小阵儿过后,我渐渐听到忙乱、惊恐、嘈杂的好象是在为我忙什么的声音。好象有人说把我抱小屋去,出血太多,快点送医院。我没有思维,也感觉不到我的身体在哪里,渐渐的感觉身体软软的,也好象不是我自己的一样,也没有任何伤和痛的感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一点痛都没有,嘴里不知说着什么。到小屋后我才知道自己被别人抱着。到医院后,听恶警魏涛跟医生说我是炼法轮功炼的,想自杀,自己割脖子。听到这,我跟医生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但)我这样(抹脖子)不是炼‘法轮功’炼的。”

到病房后,我才发现自己右手大拇指肉几乎整个往外翻着,有半个乒乓球大;中指和无名指也有伤口,肉有点外翻。脖子有两道伤,还有手上伤,我都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痛。

缝完针又绝食了两天,恶警魏涛欺骗我说先配合治疗,然后送我回家。结果不但未送我回家,反而把我强行关进了小号。

神智失常

小号就是在一间房里有两个小屋,各有铁栅栏,外面还有一层铁栅栏窗和防撬门。关在里面不让出来、不让洗漱、不给水喝。我再次绝食抗议。灌食的恶警几次咬牙切齿、阴险狠毒的抓住我的肩膀说:“别给我们找麻烦!”

这次,他(她)们再次找来人渣、骗子轮流围攻、迷惑、诱骗。在极其邪恶的精神与肉体的最残酷的迫害下,我再次失去心智,头脑被邪恶因素所侵蚀,再也没有一丝的支撑能力,完全没有了真正的自己,神智不清时放弃信仰。这时的我已分不清好坏善恶,完全丧失了神智,反过来还感谢他们。恶警让我入党,我就想入党(别人告诉我别入我就没入),说我“自杀”是炼功炼的,我就认为是炼功炼的。他们还恶毒的找来电视台记者采访、录像,特意让我扬起脖子,露出伤口,长时间的录像,并让我承认“自杀”是炼法轮功炼的,我就麻木不仁的承认是炼法轮功炼的;他们跟我要锦旗,我就给他们买锦旗,完全站到了邪恶的一边,欺骗着不明真相的世人,成了它们利用的工具,成了他们的帮凶。说白了,已经被它们迫害成了傻子、白痴。

这就是中共邪党对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身体健康的人,强制洗脑,最阴毒、恶狠、极其残酷的精神与肉体的迫害的结果。这时,放弃信仰之后,我的身体健康状况开始逐渐下降,又出现了一氧化碳中毒后遗症的症状。二零零一年底,我被丈夫接回家中。

回家后没多长时间,唐钢公司的于国普(原动力厂的,现在唐钢纪委)等人,带着几个同样被转化的人,来到我家,让我帮着劝说另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赶快“转化”,放弃信仰,利用我继续迫害其他的大法弟子。但是对于我的工作问题却只字未提,也没提让我上班的事,也没有给我发放一分钱工资,对我的生活不闻不问。

清醒

回到家后,离开了那充满邪恶毒素的环境与空间,我的头脑开始清醒,理智的思考使我明白了自己被迫害的原因,明白了信仰“真、善、忍”完全是对的。当我明白过来时,心情极度悲伤,根本没有语言能表达那极度的痛苦。

对一个人来说,不能用真正的本性主宰自己,是多么的悲哀!我深感自己愧对大法师父,我用师父恩赐的“真、善、忍”构成的本性,向师父说一声“师父,对不起!”

我也愧对自己的生身父母,我用师父所赐予我真诚、善良、忍让的本性,对我的父亲、母亲(已过世)、亲戚朋友、大法同修、世人众生,真心的道一声:“对不起!”

从那以后,我又开始了修炼,身体逐渐恢复了健康。

长期监视、骚扰

二零零六年六、七月份,给水一车间的刘景春(现泥浆作业长)、于国普(现在唐钢纪委)和二炼铁厂的一个干部来到我家,企图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说唐山地震三十周年,胡锦涛要来唐山,不让我出家门。

二零零八年七月份,唐钢二炼铁厂党委书记史少辉(现在唐钢宣传部)指使给水一车间党支部书记张金林(原在唐钢纪委工作)、给水一车间安全员高顺喜找到我,以八月份开奥运为名,企图限制我人身自由,并派一名男职工在我家门前长期监视,直到奥运会开完为止。

二零零九年九月份,给水一车间书记张金林,让我丈夫在一张表格上签字:保证“十一”我不去北京。同时,二炼铁厂书记朱连喜和给水一车间书记张金林都签了字。

从一九九九年至今,一直没有给我回复工作,一分钱工资没发过,伤残补助一分钱也没有,也没给过生活费。十多年来,每次他们都以我是厂里职工,假冒“关心看看我”为名,干扰我安宁的生活。我曾经找过史少辉(原厂党委书记),后来多次找到朱连喜(现厂党委书记),告诉他自己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告诉他“真、善、忍”的美好,同时要求回复工作,他都几次搪塞与推托。最后三次我找朱连喜(现厂党委书记)时,第一次,他和门卫通话后,门卫不让我进厂,就连我去厕所都有一个女门卫跟着,从厕所出来时,又发现有三个穿警装的男门卫在等着。他(她)们既不让我进厂,也不让我出厂,更不让我去找朱连喜(党委书记),我要求他(她)们和我一起去,那也不行,非让我去门卫接待室,原来是让我等他们的队长。这期间,我给他们讲真相,讲找朱连喜的原因,最后,他们队长说:“书记开会,没时间。”这样我就走了。

第二次,朱连喜以上班也得办手续为由,让我去劳资科。劳资科长张少平(一九九九年时给水车间书记)根本没提办手续的事,直接告诉我去门卫接待室,并说有人管这事。第三次,朱连喜以所谓的已经开除为由,又让我去劳资科,劳资科长张少平又让我去门卫接待室。

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朱连喜、张少平、刘景春、张金林、于国普、史少辉、魏涛等人,真心希望你们都能理智、清醒,静下心来认真的思考一下,炼法轮功的人伤害过你们没有?没有。你们在物欲洪流中迷失心智,在被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其实你们也是在被利用你们的人所迫害,层层级级,从上到下,都是如此。该警醒了,你们也都是被洗脑了,只是方式与程度不同而已。都知道:欠债还债,欠命还命;欠人精神痛苦的债也得还,而且还有父债子还的说法。真心希望你们找回纯真、善良,找回本性纯真的自己,给自己选择一条正确的人生道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