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王明光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王明光,临沂市运输公司的退休职工,一九四九年生。多年来,不遗余力地参与对众多法轮功学员直接的精神摧残、洗脑迫害,罪恶累累。

王明光由于家庭的影响,以及在中共邪党六十多年的统治下不断洗脑,所以王明光本人受中共邪党的毒害很深。她虽然一九九五年接触法轮功,但是她一直不实修,不真修心性,不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镇压法轮功,王明光堕落成为犹大,本来是相交很好的昔日法轮功功友,她都能狠下心,把他们迫害的家破人亡。王明光的恶行给临沂地区乃至山东省的法轮功学员的修炼造成了一定的破坏和损失。

二零零零秋,因印真相传单,王明光和几个法轮功学员被邪党抓捕入狱,非法劳教。被劳教期间,王明光主动邪悟、配合恶人“转化”其他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王明光被减刑释放。服刑期间,她向邪党保证回去后把本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都“转化”。在她的策划、建议、鼓动下,市“六一零”于二零零二年一月开始办洗脑班,由于王明光善于狡辩、很会煽情表演,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干将”。

在第一期洗脑班结束后,由于部份学员平时学法不深,法理不明,违心地写了“保证书”。一次偶然机会,王明光看到了师父的经文《建议》,在经文中师父批评指正的就是她的谬论。但是她并没有努力改正自己的错误。她对修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妒嫉的发狂,她一拍桌子一摇头,忿忿的诅咒:“我非要把那些在家炼功的都挖出来!”她的险恶用心可见一斑。八年来,她为邪党不遗余力的卖命,分期分批的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罪恶累累、罄竹难书。

二零零二年末,王明光向省劳教头们写汇报信,吹嘘自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成绩”,深得邪党的青睐。她这封信后来被作为“典型”向全省推广。洗脑班有很多折磨人的方法:强迫不准睡觉、罚站、向探视的亲人下跪。为了迫使不“转化”的坚定的大法弟子“转化”,她亲自往大法弟子的身上、胳膊上、腿上写谩骂师父的恶毒语言等。

刚开始,本着对大法、对王明光负责,有法轮功学员向她劝善,她不但不悔悟,反而把向其劝善的法轮功学员诱骗到洗脑班,强迫“转化”。第一期洗脑班,她竟把自己的女婿(当时很坚定)骗进洗脑班,强行“转化”。有法轮功学员劝她悬崖勒马,但她无耻地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把自己的罪恶行径美其名曰“帮助学员考试”。

王明光曾用心险恶的多次向临沂市“六一零”建议:只要练过功的人人过关,都进洗脑班过一遍。但是,她的请求没得到批准,于是她怀恨在心,悄悄组织了全省各地几名邪悟者到省委告临沂市“六一零”的状。结果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几人当场死亡,面目皆非,现状极惨。一名被王明光诱骗的邪悟者头部被撞的粉碎、脑浆迸裂、惨不忍睹。

十多年来,临沂市被虐杀的法轮功学员都与王明光直接或间接的迫害有关系,如:蒙阴县的张德珍、吕震,兰山农村合作银行的周向梅,沂水县的王永东,兰山区的刘汉友、侯爱卿等法轮功学员。

下面仅举几例:

1、临沂市河东区法轮功学员刘永进被绑架到洗脑班,遭受了王明光等“六一零”邪恶之徒七天七夜残酷折磨。后被关押在人间地狱─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山东临沂市十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迫害

2、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蒙阴县坦埠镇下东门村包西菊和未修炼的女儿梅遭绑架,包西菊被判非法拘留一个月,约八月十五日,包西菊被送临沂市洗脑班。包西菊被单独关押,遭王明光等十几个恶人围着她轮番进行精神摧残强行灌输邪党的歪理邪说,包西菊始终坚持自己对 “真善忍”的信仰,恶徒们枉费心机。(蒙阴县“六一零”头目李宝元等迫害法轮功学员实录

3、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日左右,孙茂芹、赵小伟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临沂市洗脑班。洗脑班不法人员苏伟、李媛、崔梅、吴琳及邪悟者王明光、孙茂兰等参与对孙茂芹的迫害。(一位好人遭中共迫害的事实

4、二零零二年,法轮功学员刘本华、裴琳英被诱骗到临沂市沂州宾馆“转化班”。犹大王明光、段好渔、李俊卿等被“六一零”阎志刚等人利用,用伪善谎言迷惑“转化”刘本华和裴琳英,妄图逼迫她们放弃修炼大法。

王明光宅电:8360816 (区号0539)
820958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